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鬼不女體R18] Feel so close to you right now,上 :: 2011/09/24(Sat)
9/27 update

感謝 Miroo 桑借我轉來當插圖!!!Miroo大大的女體不動好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動的回眸瞬間殺死我...哪來的小妖精(yay)
可惡好想偷偷寫一些不動妖精跟悶騷鬼道喔(跟閃電十一人完全無關的OOC)
不動不光ㄋㄟㄋㄟ讚,屁股才是菁華喔(超級問題發言)
好想捏好想揉我也想當一日鬼道

Miroo's blog : MIROO噢啦一下
Miroo's pixiv : 51917


03f.jpg

(Miroo假想對話)
「猜看看我有沒有穿胸罩www?」
「......」>> 有護目鏡在完全視ㄐ得心安理得的的KD醬


============================
9/24

自立更生往奇怪的地方發展了。

第一次寫BG的H耶,感覺...比寫男男更丟臉是怎麼回事!!!

雷不動女體的不要點,千萬不要拜託...

幹隨便寫就快三千字,我真是...神經病 <艸>

============================

一覺醒來發現世界跟自己認知的完全不一樣時,第一個反應該是什麼?

不,正確來說只有枕邊人的差異---鬼道暗自訂正,目不轉睛的瞟向擱在自己腰間宣示主權的藕臂。手臂各處點著青青紫紫的淤痕以及牙印,烙在白嫩嫩的皮膚上有種病態美,尤其他不需比對也知道那肯定是自己傑作---手腕那道到咬痕幾乎見紅,這是他每次做愛時最喜歡咬的地方之一。

那麼,問題究竟在哪呢?

同樣的人,同樣的味道,同樣的吻痕......不同的是「他」卻是女人。

而鬼道十分確信自己的伴侶---不動明王是個貨真價實的臭男人。

線不客氣的將身下人的軀體全部掃一遍。涼被勾勒出的腰線凹凸有致,皮膚較男人時白了許多,尤其那張精緻鵝蛋臉摸起來的觸感就像布丁一樣細嫩,害得鬼道情不自禁又多摸了幾把。

最重要的是------審視的目光盯緊緩慢起伏的胸前,鬼道嚥了一口口水,思想鬥爭了一下後理直氣壯決定:這我老婆,有什麼好不給摸!掀吧鬼道,有老婆不上的人不是男人!

「嗚...」不動(女)的身體彷彿感應到危機似的瑟縮一下,涼被遮不住清晨的低溫,她下意識靠向熱源,挪動後的結果是整個身體幾乎貼上鬼道的下半身,大腿還致命的勾纏著對方......

鬼道!冷靜!雖然這也是不動,但不是你家那個...不對,還是其實這是我家的?

啊啊啊啊啊啊搞不清楚了啦!

心跳聲在腦中隆隆作響,鬼道硬是發揮超人的忍耐力壓制蠢蠢欲動的下半身,思緒瘋狂運轉自己在這床上前究竟作了些什麼。

昨晚他和不動到雷雷軒和円堂他們聚餐,喝酒是肯定,但說好自己開車所以他只淺嘗幾口,不動這傢伙倒喝的開心,還沒心沒肺的點了好幾道下酒菜卻只和円堂共享,差點沒看得他一口火氣悶到內傷------不是因為円堂,而是這混蛋邊喝邊朝自己露出「誰叫你賭輸?活該啊活該~」的笑容。

場景轉到回程的車子裡,不動醉醺醺的在隔壁座說著胡話,有些露骨到他聽了都不好意思。

然後...不動出了個餿主意:

「鬼~道~君?我們好像沒試過在車上口交吧?」

......幹!

鬼道完全想起來了,不動說完就湊過來駕駛座,自己必須專心開車一時間也沒能阻止,不動乾脆俐落的拉下他的拉鍊,剝開內褲,眼角餘光只看到男人的黑髮在身下晃動,接著下身被一股溫暖含住,鬼道腦中轟然乍響,全身血液似乎都逆流到那話兒上去了。

缺失的記憶流了回來,鬼道忽然氣急敗壞的扣住不動肩膀猛地搖晃,咆哮道:「你這個白癡!車禍了啦!」
被硬生生地從夢中搖醒並不是件令人愉快的經驗,尤其不動正好夢當中,想當然對害自己離開美夢的始作俑者沒有任何好臉色看。

「你......搞什麼!」

睡意甚濃的女音用煩躁口氣阻止鬼道發瘋般的舉動。

不動抓住鬼道手腕翻過對方掌心,讓腕上掛的價值不斐的機械錶錶面對著光源。

他盯著錶上指針,凌晨四點半。

「有人你發什麼瘋,我三點才睡著啊!你鬼吼鬼叫什麼!」

...有人?

「她」叫我有人?

不同於以往的稱呼,鬼道再次確信眼前與不動以往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並非錯覺。

不動平時不會叫他「有人」。 讓長長睫毛掩蓋住的綠瞳內藏不了無盡睏意,不動罵完後翻身繼續埋頭大睡,懷中溫度隨著對方動作一併消失。

鬼道突有種說不出的惆悵,身體自然而然地貼近,右臂一張,將不動重新納回懷裡才覺得安心些。

鬼道將鼻子埋進不動的頭髮裡,鼻間充盈著和自己相同洗髮精的味道,撇去手中異常柔軟的觸感,這女子無論長相還是個性,似乎也是貨真價實的「不動明王」。

鬼道將手臂收的更緊,不動沒出聲作任何表示,鬼道卻察覺她的身體似乎更貼合自己了。

嘴角控制不住上揚的力道,鬼道擁著一夕之間變成女孩子的戀人,腦中慢慢讓現實和記憶之間的落差連結起來。

首先,他認識的不動明王是男人,私底下還是個興致來了會不分場合的任性傢伙。

再來昨天他也喝了點酒,加上性器被那個不分場合的白癡叼著玩,他被舔得連方向盤都握不緊,可悲的是卻又陶醉在這種毛孔全數張開的緊張刺激中...

於是,悲劇發生。

他的確注意到隔壁車道的汽車開得搖搖晃晃,猜想駕駛可能也喝醉,鬼道油門一踩打算超車,不料高潮同時襲來,他的腳不由自主的一抽,手瞬間鬆開方向盤,前面不巧又是個急轉彎道,他們就這樣撞上去了。

鬼道記得撞車前他最後一個動作是牢牢抱著不動的頭,然後...醒來就發現不動變成女孩子了。

其實除了不動是女人外,房間的擺飾也有很大的變化。簡單的梳妝台上擺著他看不懂的保養品,兩個男人原先住一起嫌大的空間被兩座大衣櫃擠得狹窄不少,一件女性內衣隨意掛在自己的辦公椅上......他確信自己來到另一個世界,或者用科幻一點的詞,這是一個平行世界。

值得慶幸的是他還在自己的家裡,床上躺著自己喜歡的人。

萬一躺著是不動以外的人...若是年輕貌美的女孩子就算了,萬一是大媽或老男人他還真不知該怎麼辦。

「怎麼,睡不著?」倦怠的聲音從鬼道的臂彎裡傳出。

「嗯。」鬼道老實回答,他第一次面對這種情況,能鎮定回答已經很不容易了。

「你...還想做?」

做? 奇怪的關鍵字令鬼道一怔,不動見他沒回應,語氣無奈道:「不想做就別揉,今天已經做了兩次,你也太有精神了吧...」

鬼道這時才意識到盈握住的柔軟是不動的峰胸......

真的很好捏啊......想著同時他手勁又更大了,不動被他捏的吃痛一聲,卻依舊保持沈默,整個人就是「要做不做隨便你」的任人魚肉姿態

為什麼他依然會對「不是屬於自己的不動」做出禽獸行為呢?她不是自己的不動,自己也不是她的鬼道,這筆糊塗帳若拆穿了該怎麼討?

鬼道在道德和性慾間拉距著,他遲疑的時間太長,還沒找出答案,不動的手已經朝後握住自己的分身,有一搭沒一搭的搓弄起來。


――連知道怎樣會讓自己舒服的力道和位置都一模一樣,鬼道的理智瞬間崩毀,所謂的『無論性別、本人就是本人』這道理他總算體會到了。糾結不過眨眼間,鬼道決定放縱心神、投入與不動的性愛之中。

若確定懷中人確實為己所有,或許能他忘卻對未知的恐懼。

臉湊到不動耳邊蹭了蹭,對方了悟回頭,唇自動張開,迎接撲天蓋地的吮吻。

畢竟是女孩子,吻起來的感覺依舊有所不同。

不動的體毛不多,下巴光潔得程度也叫必須天天刮鬍子的自己羨慕不已。這個優點在女孩子身上更佳明顯,下顎滑嫩得讓他以為自己的手指會溜下去---這就是女人天生吸引男人的地方,誘得男人衝動時仍會下意識地疼愛懷裡似乎脆弱得一壓就會碎的小東西。

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憐惜。唇舌交咂的水聲一點一滴地溶解雙方理智,鬼道的手指狀似漫不經心的挑著撓著不動滑膩膩的腰間,時而逗留在腹中小小的那塊凹陷。不動下肢顫了一下,下意識想避開撓癢,舌卻讓鬼道給含住,甜蜜的熱度讓她不捨分開,只得繼續讓鬼道在她身上一路引燃火苗。

喘息漸高、汗水蒸騰了體溫,熟悉對方敏感處的挑逗是絕佳默契的展現。他們開始焦躁,不再滿足於撫摸親吻,不動撇頭離開他、綠眸水盈盈的眨著情韻,正想開口,鬼道又忍不住覆上紅腫誘人的紅唇,吞下她將出的呻吟及抗議。

她終於轉身面向鬼道,鬼道順勢覆上,舌頭盛著兩人混合的津液一路下舔。先是咬了她尖挺的下巴一口、然後在脖間輕輕呵氣,他聽見不動隱忍的笑聲,那是信任帶來的滿足與快樂,咽喉暴露對任何動物來說都是最高階級的親暱表現。

雖然情動了,不動身體依舊疲憊。她攥起五指圈住鬼道的性器,揉壓點彈,讓他硬得快些,她打著乾脆直接用手幫鬼道弄出來的壞主意,套弄的動作更快、指甲在圓潤的龜頭上一彈一摳,勢必要鬼道快快繳械,還給自己一個好眠。

鬼道如何能不知她的小把戲?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鬼不短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鬼不女體R18] Feel so close to you right now,下 | top | 毫無顧忌的我們(五)>>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96-8794f58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