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毫無顧忌的我們(五) :: 2011/09/21(Wed)
希望今天報告平安順利>"<|||

度過今晚,晚上再寫完作業就可以來寫文了

喔幹我忘記作trading...明天再研究ㄅ(幹

明天他媽的好忙,打工完要殺去銀行,不順的話還得殺去學校

殺殺殺,殺了那些煩死人的王八蛋!!!

雖然是舊文新貼,還是謝謝點閱進來的人,希望今晚能更新苦命的阿廣(我在考慮要不要把CP改成基円基)

==============================

第五章

傍晚向來是商店街最忙碌的時刻,不管是賣菜賣魚的小販吆喝著最後的限時特價、站在超市旁討論晚餐菜色的主婦,或者主廚罵著學徒加快備料動作的餐廳,這些由日常構成的普通光景卻讓離開日本多年的鬼道由衷懷念。

今天是鬼道兄妹與中學老友們暌違多時的見面宴,他們先在車站與佐久間會合,結伴搭電車前往商店街。音無一踏入商店街便雀躍地蹦蹦跳跳,拉著鬼道四處比對商家的擺飾與記憶中是否相符。

「街角那裡,原本是模型店,被連鎖電器百貨買下來。這間美式餐廳開了蠻久,之前重新裝潢,現在生意還不錯。」
佐久間從善如流的擔任導遊的角色。大學四年的訓練讓他處事手腕更為成熟,在帝大不失為一名風雲人物。即便如此,他最敬重的人依舊是鬼道,光那份離鄉背井到義大利的勇氣就讓他深感自己的不足。

鬼道回來前寄了封電子郵件通知,他掃了其他收件人一眼,不外乎是世界盃的朋友和帝國前隊友,獨缺不動的郵件地址。

身為少數瞭解鬼道和不動五年前那段不愉快的知情者,他在聽不動說要去機場接機時嚇了一跳,下意識地迸出『你確定鬼道不會一看到你就掉頭買回程票?』的失禮疑問,免不了遭受不動一頓奚落。

距鬼道回來已過了三天,這期間他跟不動究竟有什麼互動?好奇因子在腦中遊說自己去問答案,理智則拼命阻止,勢均力敵的結果就是――繼續保持沉默。

鬼道經過一家速食餐廳時放慢了腳步,視線有瞬間膠著在垂掛於屋簷下的紅白招牌。塑料的材質看起來總像剛掛上去的樣子,不管堆積多少灰塵或污漬,只需輕輕一抹表面馬上煥然一新,彷彿從沒來沒被弄髒過。

「這家店有什麼特別的嗎?」

佐久間的聲音冷不防響起,鬼道趕緊收回視線,隨口道:「沒,還不就漢堡跟薯條。」

看它還能重新裝潢,味道應該多少有進步吧,他想了想又補充道。

佐久間沒有放過後者眉間那道一閃而逝的落寞,識相的不追問。

「飛鷹剛剛打電話叫我們先去商店街的足球場,說有一場驚喜等著你。」

「驚喜?」鬼道為難的笑道:「還有什麼會比我有一次在酒吧喝醉後,隔天醒來,發現身邊躺了兩個赤裸的女孩子來得『驚喜』嗎?」

「當真?」佐久間被話裡的露骨暗示嚇的不清。

「小聲點!別讓春奈聽見。」

鬼道瞥了走在前方的妹妹一眼,佐久間意會地壓低聲線:「你們三人,有發生……?」

「……沒,我醉得太厲害了。」鬼道的表情乍看之下有些慶幸:「其中一位還是戴蒙尼歐的女朋友,要是發生關係就慘了,雖然她還開玩笑說要補償我一個晚上……」

「噢……義大利人真的是――很熱情啊。」佐久間嘗試想像當時場面有多滑稽,不多久就投降。

鬼道好像大人一樣――一般人對性話題往往難以啟齒、他卻談笑自若,佐久間心情有些複雜。

鬼道與他並肩行走,有點後悔告訴佐久間這些,至少也別詳細到討論那些女孩子。

他腦中浮現數個帶著不同香氣的柔軟身體,她們熱情又美好,像蝴蝶般飛舞在一群思想單純的足球員間,引領這些足球笨蛋進入神秘的花叢,一窺在道德禮儀束縛下的真實。

鬼道沒有擔任聖人的意願,他任由她們在自己身上點燃歡愉。曾以為自己只會對『那人』產生慾望,『那人』卻用最殘酷的方式告訴自己男人的下半身有多不可信。既然如此,他還顧慮什麼呢?沒必要讓那場惡夢阻礙自己尋找幸福的腳步吧?

然而……前天將『那人』壓制在床上、稍一個低頭、就能再次掠奪對方意識的慾念在腦海揮之不去。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對他的影響力只增不減,好想觸摸他、好想吻他、好想進入他……

△ ▲ △

『有人,你真的想聽答案嗎?』

一道溫度蓋上自己的嘴,他回過神來,才發現兩人的臉近得隔不到五公分,不動似笑非笑的讓手掌介入彼此,主動畫出一條界線。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你把接下來的事做完,我就告訴你。』

他移開手掌,鬼道在他瞳孔中瞥見自己放大得畸形的影子,胸口無端抽疼。

赤裸裸的勾引,是想叫他重新臣服在愛他的感覺之下嗎?

太自私了。

『那你中途可別喊停,』他聽見自己降到冰點的聲音,自我催眠地以為話語能冰封住隱隱點燃的慾火:『為了讓你乖乖把事情交代清楚,我不會手軟的。』

△ ▲ △

「哥哥,你還好嗎?」春奈拉了鬼道的衣角:今天哥哥一直心不在焉,果然在意著前天發生的事?

她後悔不該讓他們獨處。她捧著茶盤上樓後便聽見房內傳來奇怪的聲音,忍不住敲門詢問後過不了多久門突然打開,不動前輩頭也不回的衝出鬼道家。

該不會打架了吧?她在看到哥哥下巴四周都是血後更加確定這個看法。

哥哥當時的情況有點糟,他坐在床上、表情呆滯,手指似乎是想抹掉從嘴角溢出的血流,卻讓自己看起來更糟。經她緊急處理後傷口已經結痂,她幫鬼道在貼上肉色醫藥膠布,說好被問起一概用冒痘子蒙混過去。

「沒事。」鬼道心情甚好的拍拍妹妹的肩膀要她別操無謂的心:「看得到足球場了。」

「咦,那些人……莫非!」

「哈哈,原來是這種驚喜。」

「風丸前輩、基山前輩,還有隊長,你們都來了!」音無尖叫一聲,隨即衝向在板凳附近朝己方打招呼的眾人。

第一屆閃電日本隊隊長円堂守笑嘻嘻的環過鬼道肩膀,熱情依舊:「因為想跟大家一起踢足球啊!」

「哈哈,好久沒聽到這句話了呢。」仔細想想,風丸、基山都跟円堂一樣加入國家青年代表隊,三人能排出相同的行程也不奇怪。鬼道相信若給円堂更多的時間,他一定會想辦法把前閃電日本隊的成員都叫上。「但円堂…這些孩子是?」

鬼道有些困擾的看著不知何時聚集在自己身邊的數來個身穿兒童足球服的孩子們,稚氣的樣子估計還是小學生的年紀。他們望著他的眼神一派天真無邪,閃爍著和円堂相同的光芒――那是打從心中喜愛足球的表現。

「喔喔!他們是Kids of Inazuma的球員,都是小五或小六生,呃……」円堂搔搔頭,看似困窘的附耳說道:「其實我也不清楚…聽說是飛鷹和響木監督把稻妻町商店街附近小孩召集起來成立的隊伍。」

「Kids of Inazuma?難道是改名後的稻妻KFC?」

比八年前顯得更老態的響木步履不穩的走近兩人,慢慢回答:「不是,這是兩個不同的隊伍。簡單來說就是商店街跟住宅區兩處的孩子各自組隊比賽,而我被邀請成商店街的監督。」

「嘿――這不是很棒嗎?」円堂笑道:「有好的對手,更能使大家瞭解足球的樂趣。」

孩子們不久便被飛鷹叫過去練習踢球,其他人或坐或站,在板凳周遭一邊看著他們練習一邊聊天。円堂三人大致分享國家隊的比賽見聞,鬼道認真聽著同時也提出一些球隊上常見的管理問題,打算回去後和義大利隊分享。

「休息時間!」不久,天空中劃出一道口哨聲,飛鷹喊停的聲音在疲憊的孩子們聽來簡直跟天籟沒兩樣。

「好,大家!」円堂看到球場空出來後擅自中斷談天,從板凳上起身、伸展四肢:「暖身後場上集合!」

「咦咦?隊長的意思是……」春奈瞥了一眼看似不太驚訝的鬼道,恍然大悟:「哥哥你已經知道了?」

「啊啊,這不是很有趣嗎?」鬼道走進場內、展現自信十足的微笑:「四對四的15分鐘Battle,完全可以看出領導者的能力呢!」

音無默默望著他們在場上忙碌的背影,影子在夕陽投射下被拉得很長很長。她想起總是在一起替球員們加油的經理群、每次在場外盯著比數拉據的緊張感、拿到世界冠軍當下大家一起把隊長往上拋的畫面……八年前的回憶一幕幕在腦中閃過,她摀住差點吐出泣音的嘴巴,安靜地讓所有回憶堆積成眼淚從頰旁滑落。

真的好喜歡足球、好喜歡雷門中學,以及閃電日本隊的大家。

「円堂,現在才來了六個。要等人、還是改成三對三?」鬼道隨口問道。

由位置看來,目前還缺少MF和GK各一。雖說四對四不用分得這麼嚴謹,但Battle就像是比賽的縮影,球員在自己熟悉的位置更能發揮出實力。

円堂「啊」了一聲,回頭朝飛鷹喊道:「喂,飛鷹,『他們』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到?」

「還要十分鐘!」

「那等『他』來前我們先踢一場不計分的暖身賽,空缺的部分就從小朋友們之間,可以嗎,響木監督?」

響木監督還沒回話,孩子們聽見円堂的提議立即炸開了鍋!

「我我!我要跟哥哥們踢!」一名男孩率先衝到円堂面前自告奮勇。其他孩子見狀,也通通湧上前、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起來。

「亂講,你又不是中場,大哥哥們需要的是我!」

「你跑得慢、控球力又爛,怎麼可能傳好球?果然還是應該要由我……」

比較強勢的孩子隱隱約約有動用武力決定誰出線的跡象,沒料到自己隨口的提議竟會造成這般局面的円堂完全看傻了眼。風丸嘆了口氣、很是無奈地向始作俑者傳遞著『看,現在該怎麼辦?』的眼神。

大家其實沒什麼哄小孩的經驗,在球場上氣勢十足的大男生們在無理取鬧的小學生面前皆是相同的手足無措,全賴名義上也算副監督的飛鷹居中協調。

最後,円堂抱著球蹲在孩子們中間,獨特的個人魅力立刻吸引眾人的注意力;他望著每一個孩子的眼睛,直率的眼神輕易獲得他們的信任。円堂將聲音放得很輕,孩子們的表情從忿忿轉為羞慚、繼而堅定。

「果然還是『一起踢足球』嗎?」同樣理解的佐久間淡笑著複誦円堂的名言,這句話不管放到那個時間跟地點,永遠有效。

鬼道與佐久間相視一笑,與円堂共同在FFI並肩作戰的經驗讓他們更能理解這句話的意義。『一起踢足球吧』不光是普通的邀約,而是一種更純粹的喜悅。對於踢足球本身,円堂除了打從心底感到快樂之外,他更進一步地將這份感情擴散出去。

每個人多少都帶著各種目的去踢球,唯獨円堂是抱持『希望大家一起快樂的踢足球』的目的接近眾人。面對『宇宙第一的足球笨蛋』的邀約時,只要是喜歡足球的人都會被他那純粹的氣質喚醒最初碰到足球那一刻時的瞬間感動。

這次回國是對的,多找円堂出來談談吧。

「喔,看來有結論了。」

円堂牽著其中一名灰髮男孩的手走到中線,察覺到男孩的手隨著前進的步伐越趨冰冷,顯然十分緊張。他傾身到能跟男孩平視的高度,豎起大拇指笑道:「神童君,不知道往哪跑的話,只要盡情的追著足球就行了!至於守門員……哈哈,已經站過去啦?」

鬼道盯著腳邊的小不點,友好的朝他笑了笑。

「加油。」

「是……是!!!」小小守門員在球門前深吸一口氣,朝正在旁邊大聲替他加油打氣的隊友們揮了揮手,銅鈴大的眼緊緊盯著場中的球不放。

手套互擊出只有自己聽得見的噗簌聲――那是一種儀式般的前禱動作,円堂握緊雙拳、感受著從手套擴散的熱度,未知的挑戰總能點燃起他的熱血!對方會怎麼進攻?球從何處飛來?是否開發出新的必殺技?成堆的疑問在聽到哨聲響起時將全部被他拋在腦後。一旦比賽開始,他就僅僅是個守門員,他將用自己的身軀抵擋對手強悍的踢擊、用長年苦練的技巧接下各種刁鑽的射門。絕對不放過任何一顆球!「鬼道,來吧!」

「還是和以前一樣熱血呢,円堂。」鬼道藏在鏡片下的紅眼竄動著不輸円堂的鬥志。「佐久間、飛鷹,配合我!」

「是!」「喔!」

鬼道開球的瞬間,早就蓄勢待發的灰髮男孩立刻朝球滾的方向衝過去。球傳到飛鷹腳下時他已逼近,速度之快讓飛鷹不免嚇了一跳,但也只是眨眼間的怔楞。畢竟是經驗豐富的防守球員,飛鷹當下右腳抬高、用力朝球一踹,強悍的踢力讓球高高飛越中場,直落對方中間球門方向。

「太淺了!」風丸閃到円堂面前往上一跳,用頭把球朝基山接應的方向頂過去。

基山接到球後,正打算帶球從邊角切入,鬼道的身影忽然閃到眼前,他只覺一陣風拂過腳下,回過神來時鬼道已經斷球跑向己方禁區。円堂不敢大意,身體微微朝鬼道奔來的方向靠過去。

鬼道等的正是円堂重心偏移的瞬間!「佐久間!」他厲聲大喊,右腳往左側一推,佐久間轉身繞過風丸、接住鬼道的傳球。就在他蓄力準備射門時,突然聽到一陣雜亂的呼吸聲從背後傳來,來不及多想,佐久間反射性地把球踢回給鬼道,卻被更快一步的風丸凌空捷斷!

可惜風丸沒控制好方向,球越過大家的頭頂、飛出邊界。雙方在響木監督的哨聲提醒中停下動作。

「啊……可惡,就差一……哈哈……一點!」神童氣喘吁吁說道。

「拓人――做得好!」円堂高分貝的稱讚和場外朋友們的歡呼令男孩露出開心的笑容,風丸和基山也上前說了些鼓勵的話。

鬼道走到佐久間身邊,拍了下他肩膀:「正確的判斷。」

「那孩子不錯,」佐久間朝男孩遞了一個讚賞的眼神。「速度在中上,從我們場一路追過來的毅力值得稱讚,鏟球的時機也不差。」

「円堂倒是下了一個好指令。」鬼道不以為意的笑道。「該說是長年擔任隊長的第六感嗎?明明是個連看都沒看過孩子,竟然能用最簡單的方式去激發他的潛能。」

「鬼道,資料收集完了嗎?」

「啊啊,當然。」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毫無顧忌的我們(鬼不)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鬼不女體R18] Feel so close to you right now,上 | top | Do as I say 02>>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95-3243695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