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Do as I say 01 :: 2011/09/18(Sun)
幹我竟然寫了基円......................

一開始是為了報答OWL醬的鬼不高H,然後寫了一半因為要出本的關係擺了三個月,最近腦筋都混亂所以繼續動筆。

自己寫著寫著也有點認真了。

最近才發現我傾向的CP是円豪,基円,鬼不鬼,源不源,吹染吹......

應該說這些CP比較合我的文風吧:3

這篇丟在OWL的噗洗(又洗)現在重騰放上來,下禮拜應該可以放完,估計可以加長到七千,太好了又一個短篇lol

OWL的円受文很讚,期待她的出本lol

=============================

01

天氣很熱,青年國家代表隊的隊員卻仍然被要求紮紮實實的完成每一項訓練。隊長――円堂守更不敢懈怠,他一邊大聲鼓舞著隊員們再撐著點,同時左右狂奔、握拳打掉來自四面八方的射門。

紅髮前鋒忽地從斜角竄出高速閃過防守,逼近射門範圍時抬腳,打算攻他個出其不意。

對方的小動作被眼尖的円堂捕捉到,他大掌一合,布製手套互擊的聲音比以往都還沈悶――那是大量汗水浸透所造成的:「來吧!浩人!」

基山浩人笑道:「被識破了呢。」語氣卻沒被發現的懊惱,他發足一蹬,進化後的『流星之刃V3』從壓直的大腿斜射出去!

円堂深知此球威力,不慌不忙穩住下盤、擺出God Catch的準備姿勢。他沒發現自己的汗水已經潤濕了腳下的土地,排列的整齊的草皮總是容易使人忽略藏於底下的危機。

『流星之刃』曳著長長的弧度撞進円堂懷裡。

円堂弓著背抱住高速旋轉的球,左腳被逼退一步、不偏不倚踏上泥濘。他重心一歪,手不由得鬆懈開來,尚未化解後勁的球立即擊中他的下巴,使得円堂朝後方重重摔去。

「守……你沒事吧!」基山率先衝上前查看,起先還期待円堂會傻呼呼的笑著爬起,那人卻像斷了氣息似的倒地不起。

「守?……隊長?振作點!」發現隊員們陸續靠過來關心,基山下意識地改了稱呼。儘管大家都知道他們之間的曖昧,他依舊不想讓彼此的關係落為話柄。

他對守,已經不是可以大方直呼名字的心態了。

基山把円堂的頭擱在自己腿上,恐怕是衝擊到腦部了……基山揭開円堂的橘色頭巾,掌心內那道無法忽視的沉甸讓他心驚――那是被大量汗水浸透的重量。再細探下去,從額頭傳遞著不合情理的冰冷,基山慌亂了,円堂的情況非常不對勁。

「是中暑!」醫護員一抵達,馬上判斷出円堂的情況很是危急。「立刻把隊長搬到醫護室裡,動作快!」話未說全、一陣風掠過醫護員的白袍,再度回神時地上的病人已不見蹤影,只留下一攤濕答答的壓痕。

「……基山的動作你有看清楚嘛?」從起身到公主抱的速度和力氣何等誇張!

隊員們七嘴八舌的討論這場意外,訓練因此喊停。大家意興闌珊的離開球場時沒人考慮到憑空怎會出現一攤泥窪?更不可能進一步的聯想,那應是曝曬在烈日下數個小時而未下場休息的隊長耗費多少體力造成的。

醫護室的溫度一口氣調降,白衣人員訓練有素地救治中暑的円堂。護士捏著點滴瓶的針管,彎身向守在病床邊的基山浩人說道:「基山先生,請您不必擔心,円堂隊長只是輕微中暑,但體力消耗過渡才會昏過去。」

「嗯……」

護士看基山表情沒有鬆懈、依舊緊握著円堂左手的擔憂模樣,不知從哪生來勇氣說道:「不僅是對您,円堂對大家、不,對全日本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人,賭上醫療組之名,我們絕對不會讓他有事的!」

紅瞳醞著不知名情緒,基山沉聲道:「對我?」

護士理直氣壯的補充:「還有全日本、所有円堂守的球迷。」

基山第一次正眼看向那名護士,那是名短髮、容貌不起眼的年輕女孩。
「包括你嗎?」他溫溫開口。

「我不否認。」護士從善如流回應:「請別誤會,我――所有醫療組的成員都非常重視隊長的身體狀況,現在隊長最需要的是休息,請您回到場上去吧。」

若有似無的敵意像牛毛般綿密,扎得基山渾身不對勁――又一個円堂的支持者,而且還在醫療組來……這就是所謂敵人就在身邊而不自知嗎?

基山發現自己還有餘力自嘲,果然是習慣了呢。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Do as I say (基円)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Do as I say 02 | top | 毫無顧忌的我們(四)>>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93-774c869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