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毫無顧忌的我們C.3 R18 :: 2011/08/06(Sat)
情人節應景lol

這是毫無第一個R18場景...我算過了,如果我寫五萬,肯定有一萬在做(幹

ㄏㄏㄏㄏ幹死線快到了我在幹嘛...

總之情人節快樂!!!

希望今天有很多H圖可以看(野望)
======================================



床板晃動了一下,不動張開膝蓋跪在鬼道腰間,偏著頭看他;鬼道從鼻間發出嘶嘶鼾聲,小小的干擾構不成打擾他睡眠的要素。

不動趴下身,把臉貼進鬼道散開的捲髮內,輕描淡寫地含住他的耳垂。不動沒注意到自己變長的頭髮掉到鬼道臉上,貓尾巴似的驚擾著他的好夢。鬼道終於百般無奈的睜開眼,還不確定是否拜託對方不要再搔他癢時,不動已捧住自己的臉頰,遞出軟軟薄唇表達再也明顯不過的意圖。

「嗚……嗯……」鬼道攬過不動後頸,張口迎接他帶著消毒水味的舌。

舌頭交纏舔吮,煽動彼此的情愫;鬼道撐住一隻手支起上半身,分擔不動一半的重量到自己身上,加深手吻的熱度。不動扯鬆皮帶,引導鬼道的手進入牛仔褲內,解放那兩瓣繃了一整天的臀部。

唇舌交咂出的水聲下是迫不及待掙脫布料的粗暴動作,制服才被不動解了幾顆扣子就慘遭硬扯的命運,不動將雙掌貼上鬼道還殘留被窩溫度的胸膛,男孩強壯的心跳聲從掌心傳遞進體內、直達自己心臟,一股莫名的感動從心房開始擴散,不動從喉間溢出滿足的嘆息。

鬼道拉下不動牛仔褲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他在兩人換氣時凝視著不動。長長的睫毛半掩住瞳孔,卻藏不住閃爍著迷醉光流的祖母綠;被啃腫的唇讓他聯想起班上女生曾流行一時的豔色口紅,他當時無法理解那種俗豔的顏色如何引起男人的性慾,現在他明白了,這種顏色因人而異。少年情動的模樣該死的讓自己下半身漲大到發疼的地步。

「看什麼?」不動伸舌舔去嘴角邊的唾液,右手指節夾住鬼道的乳頭用力一擰,換得後者吃痛的叫聲:「不動!」

「什麼嘛,原來早就有感覺了。」不動輕蔑的笑道:「我還想說出門一趟能不能讓你的獸性減少一點……看來一點用也沒有。」

舌頭一路從鬼道的下巴滑下,在鎖骨間留下清晰的咬痕後才含住那粒尖挺的突起,手裡動作毫不含糊地解開制服褲拉鍊,光從外觀就能看出貼在內褲上的陰莖形狀,最鼓出的地方染了一層灰階,映在白色底褲上特別明顯。

不動一摸,萬分驚訝道:「好硬!你積多久了?」

「啊啊?」下體突然的刺激使得鬼道瑟縮了一下肩膀,他啞著聲音承認:「這兩個禮拜都沒打……」

「哈哈哈||」不動不給面子的咯咯亂笑:「這句話的真實性比円堂不再踢足球還低,幹嘛不承認你是因為我才會這樣?」

不動彈了一下那硬得發燙的東西,在鬼道發作前搶先握住,命令道:「躺下。」

「你想做什麼?」鬼道依言照作,雖然不動的樣子不像是想上自己,保險起見還是問一下:「我比較想幹你……要用騎乘式?」

「騎你個頭!」不動撇著嘴,擠出最不屑的表情:「我都還沒爽到你就想插進來,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鬼道笑著啄他的臉頰後才大字一躺,一副悉聽尊便的模樣。不動三兩下除去牛仔褲,露出同樣鼓脹的包袱後轉身趴下,壓低臀部朝鬼道的臉送了送,鬼道苦笑聲:「69?」

「知道就別廢話!」不動率先隔著他的內褲吞吐起來。

鬼道的莖柱散發著可怕的高溫,不動邊舔邊想著:這傢伙果真沒說謊,依這副架勢看來,今晚大家有得玩了。

他腦中其實還掛念著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舔弄時有些心不在焉;鬼道憋了兩個禮拜,光觸碰他就能感受到觸電般的興奮,更別說口交。

鬼道褪去不動的內褲、在掌心吐了口唾沫,稍加潤滑後才把低垂的肉柱放入口中。濕答答的手掌慢條斯理地擼動,手指圈成圓,一路剝下薄嫩的外皮,露出桃紅色的頂端。舌尖曖昧的在凹陷處打轉,對方的分身開始在口中抬頭漲大。他極有耐心地等待,等著窩藏在中央的小孔招架不住而打開閘門的瞬間一改靜默、轉為瘋狂又貪婪的獵人,用眨眼不及的速度搾取每一滴泌出的白濁。

不動前一秒還游刃有餘地分神思考,不料鬼道忽然發動攻勢,又吸又舔又揉又捏||他覺得身體熱得快融化了,他的雙腿陣陣發軟、腰也不自覺的越沈越深……每前進一分,舒爽的感覺又多了一點,不動幾乎忘記包容自己的地方是空間有限的口腔,在快感驅策之下,他搖晃起腰隻,朝鬼道的喉嚨深處推進||

鬼道這下想後悔也來不及了。不動硬梆梆的分身彷彿釘子一樣撞擊他的咽喉,他從少得可憐的空隙中發出細如蚊聲的悲鳴,卻被不動放浪的呻吟全數擠壓回去。無計可施之下他只好努力仰頭、放鬆喉間肌肉,憋紅著臉等待不動結束這波攻勢。

「嗚!呃啊啊啊||」

一道熱流沖進鬼道口中,早有準備的他片刻間硬是停止吞嚥,精液特殊的腥味從口腔溢出來,在腦內蔓延開來……

「呼哈!咳咳咳||」等對方一抽離,鬼道立刻狂咳,吐了一團混合著唾液和精液的濃稠物到床上。不動還沒從高潮的餘韻平復,他翻身躺在鬼道隔壁,只願意挪動手臂側拍鬼道後背。

「沒事吧?」

「噁……不動你這……混帳……」 鬼道的牙關酸得合不攏,一句話分了好幾次才勉強說清。

不動捏住鬼道的臉頰,幫他按摩那些僵硬的肌肉,忍笑道:「抱歉啊,一時間忘了在你嘴裡。實在是太舒服了……」

「廢話少說!」鬼道終於拾回聲音,臉色陰沈的說道:「換我!」

「悉聽尊便。」不動大笑著分開雙腿、跪到鬼道腰間,一手擠了一坨潤滑液抹上肛口、另一手牽著他,引導到自己後方的開口,露骨的說道:「進來吧,為了表達我的歉意……今天特別允許你不戴套。」

鬼道伸進兩根手指代替回答。

不動緊緊抱著他,暴雨般的吻突然落下,打得鬼道有些措手不及。鬼道被動的回應著,心中快速盤算該如何早一步弄鬆他。暌違兩個禮拜的做愛,主導權都讓不動奪走,他總覺得好像在某方面認輸似的,卻又為這種不同以往的變化感到興奮。

手指擴大抽送的頻率,他熟知對方身上每一處敏感點,旋轉、張撐,被肆意玩弄的地方不一會兒就軟得一塌糊塗。剝滋剝滋的水聲是催情的前奏,鬼道捧高不動的臀部,硬得寂寞的東西終於找到接納自己的場所,那樣心急、那樣渴求,直挺挺地埋進不動體內。

「呃!太深了!」不動沒想到鬼道態度如此強硬,一開始竟就打算全部捅進去,他掙扎的抬高腰,卻又被更強的力道往下壓……這場拉鋸的結果顯而易見,不動緊攀著鬼道的脖子,斷斷顫顫的呻吟被撞擊出口,他又痛又爽,迸出一連串無意義的發語詞。

「嗯……!」

睫毛掛著求饒的淚珠,不動神情恍然,喘息聲破破碎碎的從喉嚨深處抖進鬼道耳內,拼湊出來卻是數不清的兩個字……
『有人』。

鬼道的名字。
鬼道心滿意足的射進不動體內,以長吻封住自己的名。



「他們說你要走了。」
「他們?」
「電視新聞。」

各自發洩一輪後,兩人懶洋洋的躺著聊天,沒幾句不動就把話題帶到鬼道要去義大利的事。

「……我不知道。」鬼道坦白道:「在日本也可以踢,我沒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喔||」

「你母親生病我不想煩你,所以才沒說。」

「嘿,這是個好機會||被義大利的球探相中這種事,我想都沒想過呢。」不動酸完鬼道後伸了個懶腰。「去啊,和總帥的關門弟子一起,在歐洲把影山流的踢法發揚光大。」

「你幹嘛這樣說?」不動的態度令鬼道光火:「別管其他人,我還沒真正答覆他們。瞞著你我道歉,我想等你回來後一起討論……也許我們能一起加入,畢竟你的實力並不輸我||」

「省省力氣吧,鬼道。」不動回過身來,嘲諷他的天真:「你明知道這不可能。」

「那我該怎麼辦!每一個、每一個都叫我去,也不給我想清楚的時間就擅自作決定……這太沒道理了。」

前刻的情動氣氛被現實沖刷得蕩然無存,鬼道坐起身,抓了幾張衛生紙擦拭黏糊糊的下體、套上內褲才說:「連你也認為我應該去?我們在交往吧?難道你能忍受一兩年無法跟我見面?」

「你……這煩惱也太蠢了點!幸福的白癡!」

「沒辦法,我喜歡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現在我隨時隨地可以抱你,我去義大利後難不成只能用視訊對著你自慰嗎?」鬼道咬牙說著只會在做愛時才出現粗鄙的字眼,他煩惱的快要發瘋,不動卻還再說風涼話……他懷疑對方真有雙方已交往三年的認知。

「噗!哈哈哈,虧你說得出口。」不動笑到只差沒在地上打滾。

鬼道臉色鐵青的看著他笑完,想著是否該回床上整治一下。

笑聲嘎然終止,不動忽然嘆了口氣。

「想隨時隨地抱我……你認真的嗎?」

「啊啊,我現在就能證明給你看。」鬼道不懷好意說道。他只有在跟不動獨處時才會脫下成熟的假面具,全心全意釋放自己對不動的依賴。

不動騷騷頭,搖搖晃晃的直起身、露出很複雜的表情。鬼道肯定不動心中有事,他剛剛一吐兩個禮拜的氣,現在換他報答不動了。

「其實……」不動的手探上襯衫第一顆扣子,似是在遲疑是否解開。他的臉色有點蒼白,眼神飄忽不定,有時看看鬼道、有時又移到自己身下,最後還是解開。

接下來的速度就快了,不動掀開衣領,語氣冷靜的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我好像,不是非你不可。」

光裸的身體上有著數不清的紅痕交錯,位置一路從鎖骨、胸膛、直至下腹……

「我在愛媛時跟源田做了……剛好趁這個時機……我們分手吧,鬼道。」

C3.2
(now)

自閃電日本隊拿下第一屆世界盃冠軍,各中學開始注重足球部的發展,那些創造奇蹟的孩子無可避免的在長大之後,名字依然被學校提起,作為招生宣傳。

不動大三那年的寒假,帝國學園的校長開開心心的將印有鬼道、佐久間、不動三人的宣傳廣告發送出去後的晚上,當事者之一的不動慢悠悠的找上門,開口便是索取一筆金額高昂的肖像使用費。不動在對方大發雷霆之前,搶先提出聘雇自己擔任帝國學園教練一職來抵銷。

『很不錯的交易吧?現任監督大可繼續做下去,只要不妨礙我就好。萬一帝國沒踢出成績來也能輕易把我撤換掉。這種穩賺不陪的買賣,聽了我都覺得自己很虧。』

『你有什麼目的?』校長思考一下,從原先的惡聲惡氣到商量口氣的過程不必耗費太長的時間。

『我需要錢。』

校長放心了,能用錢操控的傢伙再也歡迎不過。他不必擔心對方反咬自己一口,因為教練不需接觸到內部運作:「我給你兩倍,無論什麼方法都要讓帝國在全國大賽拿到冠軍!」

『冠軍?那就得三倍了。而且我提出的練習方案一件都不准駁回。』

『哈哈哈,小子,你也不簡單啊||行,明天帝國足球隊的小鬼們就交給你了,可別讓我失望。』

各懷鬼胎的他們掛上電話後,不動低罵了一聲:『哼,老狐狸。』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本子宣傳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鬼不R18小說本宣傳] 毫無顧忌的我們 | top | 裝傻的境界08>>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73-55ae1ff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