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円豪,十年後短文) 來自FELIX的點文(中) :: 2011/04/14(Thu)
這個苦逼的円堂跟豪炎寺是誰(抱頭尖叫)!!!
那個王八蛋把這兩隻搞得這麼惆悵...(就是你)
人家點文要看開心的你虐個屁!
後面是HE又怎樣?每次都要到下篇才給H,超沒用的你

以上自我反省...

F子對不起 <艸>

----------------------------------

「我…」円堂嘴唇抖了抖,他看得出豪炎寺正在生氣,但他無法遏止破壞與足球有關的一切的衝動。

這是他首次嚐到憎恨的滋味。世界巡迴賽結束後到現在,每一分一秒的呼吸間都能感覺到彷彿有把刀隨著生命的節奏割著自己的心。起初還是淺淺的傷口,但這刀割完下一刀接至,他都疼到麻木了。

但又能怎樣呢?円堂怔怔望著豪炎寺,對方身上仍殘留男性香水掩蓋不了的消毒水味,這味道再度刺激他的精神,腦中再度浮出數天前日本青年隊監督與醫生的對話…





『円堂的腰本來就帶傷,那顆漏接的球還讓他把腰部肌肉拉扯至極限,』德裔的醫生Dr. Hens操著一口德國腔英語跟日本隊的監督和円堂解釋道,怕兩人不明白,他甚至模仿円堂接球的動作,指著繃著一條直線的腰際說道:『詳細情況還要檢查才知道。總之,下一季最好不要勉強出場,萬一越來越嚴重,連日常生活都會被影響。』

白髮的教練沈思了一會兒,轉頭對円堂說道:『醫生的話你也聽見了…剛好巡迴賽告一段落,你先休息一陣子?這段空白時間不妨回雷門當監督,那位女理事長老是跟我們要人呢,哈哈。』

教練乾笑數聲,見円堂完全不理睬自己,趕忙安撫:『沒事的,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一陣子…是多久?』円堂努力讓自己聲音聽起來不那麼沙啞。醫生的話持有太多保留,他不敢肯定自己的狀況到底糟到什麼地步。

害怕問出口的是…我的身體還能踢足球嗎?

『不必擔心,你就聽Dr. 的話好好復健,日本隊可少不了你這個熱血隊長啊!』





円堂猛然吼道:「我不要!!!」

豪炎寺冷不防被吼聲嚇了一跳,正想說些什麼時,円堂驟然沈下身體朝自己壓過來。他身下的矮沙發同時承受兩人份的重量,中間已被壓扁到幾乎能碰到硬梆梆的地板,沙發內的棉花全數往兩邊擠去。豪炎寺整個人陷在沙發裡,円堂伸臂將他攬得死緊,兩人身體密合的不留一絲空隙。

円堂的臉頰就貼在他的耳畔,初中時期那圓圓的嬰兒臉早已在長年征戰的歲月下磨得有稜有角;反觀自己高中畢業後,最終聽從父親的安排到德國習醫,雖然也是足球校隊的一員,練習強度終究不能跟職業相比。

過去,他有比円堂更矯健的肌肉、更深黝的膚色。他是雷門的王牌前鋒,背負著眾人的期待,不管多麼疲憊他都從來不曾在比賽中下場。

然而,屬於他的場合已經結束了。十年後的足球界,找不到豪炎寺 修也這個曾經叱吒FFI的名字。同樣的,他也僅能在財團主辦的明星賽裡見到鬼道、佐久間、不動、源田等人的身影,他們用自己的方式繼續維持著與足球的牽絆。

唯獨他被留下、但卻得到円堂。命運儘管殘酷,總會讓人能得到一點補償。

大概吧……

豪炎寺擁著円堂,在後者看不到的地方露出寂寞的笑容。

「到底怎麼了?」他輕輕問道。

「…沒事。」円堂悶悶說道。

豪炎寺嘆了口氣,這對話怎麼聽起來這麼熟悉呢?

「円堂,你還記得當年我被爸爸逼著要放棄足球時的事嗎?」

他感覺到円堂的手臂放鬆了點,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円堂垂在耳邊的頭髮搔得豪炎寺脖子有點癢,他摸了摸身上人的頭,繼續說道:「現在的你,跟當時的我表情簡直一模一樣。」

「你是不可能放棄足球的,不管情況如何艱辛,我認識的円堂都不曾屈服過。拜託你告訴我,究竟是發生什麼事讓你這麼反常?」豪炎寺將円堂推離,盯著他的眼睛嚴肅說道。

「…」円堂卻抬手覆住那道過於筆直的目光,哀求道:「別問了,好嗎?」

他不希望豪炎寺知道自己腰部嚴重負傷的事情。

在遇見那位Dr. Hens前,他是打算一結束比賽便回到稻妻町,讓豪炎寺看一下自己的腰傷,當然,想念豪炎寺那手勁適中的推拿也是目的之一。最後一場比賽的漏接是太過勉強的結果,巴西隊連綿不斷的攻擊已經讓他的側腰發出警訊、卻遭他徹底忽視,加之無人看出他身上帶傷,就這樣撐著疼痛劇烈的身體迎接比賽的句點。

他一下場立刻昏倒在休息室內,教練和監督急忙將他送往醫院檢查,並得到當時正巧來看球賽的Dr. Hens的幫助。據Dr. Hens的說法,已經回國的豪炎寺是他的得意門生,也知道豪炎寺跟円堂的關係。

円堂當時還有心情跟Dr. Hens聊豪炎寺在德國的求學趣事,直到他看見Dr皺著眉翻著自己的檢查報告,方察覺自己的傷竟已嚴重到必須長期修養的地步。円堂提了好幾個替代方案,例如穿輔具或接受電療,皆一一被Dr. Hens打回票。

『守,因為你是修也的『唯一』我才這樣建議的。你還很年輕,足球是個可以踢到四十幾歲才退休的運動,耐心復健吧!沒有什麼事會比健康重要。我看過太多年輕運動員透支自己身體的例子…』

他懂,他明白Dr. Hens是為了他好才如此建議。但他害怕…他的一切都是構築在經年累月的努力特訓,他從沒停止過練習。若說爺爺的筆記讓他得以窺視足球的奧秘,那麼特訓和伙伴就是使他體會足球樂趣的要素。復健將限制他的行動,這等於剝奪了成為『円堂 守』的立足點。

円堂想起一之瀨:他究竟花了多少年才恢復原本輕盈的腳步,又是花了多少年去抵抗復發的病症?退個一萬步講,待自己康復後,競爭激烈的職業足球界會有他的容身之處嗎?

不對,円堂搖搖頭。以上變故絕對不是讓他情緒低落的主因。

自己的個性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膽怯?

円堂若有所思的目光集中在被自己壓在身下的人身上,籠罩在答案上的迷霧似乎有了消散的跡象。

房內唯一的光源來自從百葉窗穿過的夕陽,豔橘的光芒灑在豪炎寺的下頷、勾勒出堅挺的形狀,並且在他雙唇上抹過一層金色的碎屑。円堂愛憐的用拇指輕輕觸著那兩片訕訕張合的柔軟,躊躇了半晌,終於低頭貼上去。

嘴唇忽然覆上的溫熱令豪炎寺渾身一顫,然而對方僅是碰一下就分開,但仍然眷戀的在兩人的鼻息之間徘徊。

「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豪炎寺的嘆息充滿遺憾,円堂釋出的情意被他當成逃避的藉口,心在聽見円堂還想隱瞞煩惱時已涼了半截。

「對不起。」円堂不敢掀開那隻剝奪豪炎寺視覺的手掌,更沒有勇氣向他傾訴。

難道要跟豪炎寺說,你的指導教授親口宣布我的足球生涯必須無限期暫停嗎?他瞭解豪炎寺絕對不會接受這種結果,肯定會捉著自己到醫院重新檢查、認真的思考如何在短期復健完全好讓他重回球場。

自己害怕的是,萬一豪炎寺用了一且方法還是無計可施時,他會怎樣的自我責怪呢?還有,當他不再是『宇宙第一的足球笨蛋円堂 守』,把所有對足球的夢想都寄託在自己身上的豪炎寺,還會像現在一樣待在自己身邊嗎?

他沒有留住豪炎寺的自信。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Broken(円豪R18)
  2. | trackback:0
  3. | 留言:3



<<頭像推獎 | top | (円豪,十年後短文) 來自FELIX的點文(上)>>


comment

No title

你好wwwwww這裡是一直偷偷有在關注您的鬼不文的讀者(躺)←
那個很抱歉回應在這篇文章裡面,其實我很喜歡您所描寫的鬼道和不動
雖然看過的閃11文章沒有很多,但是您描寫的真的很到位(哭哭啼啼)←
這次的您的刊物-毫無顧忌的我們,我也有購買真的很令人期待!!!!!!!(哭哭啼啼(夠囉

我不會說我其實很期待肉的。(被揍)

雖然不知道怎麼表達出我喜歡你筆下鬼道和不動的互動www
但是真的很喜歡這樣子XDDDD期待之後的新文章!!

然後這篇円豪沒有下了嗎?(哭躺)←
  1. 2011/08/04(Thu) 01:30:54 |
  2. URL |
  3. 九蓮 #-
  4. [ 編輯 ]

安安我也來幫忙拔草囉、
ㄈㄅ你看大家都忍不住回來催你(哎
圓堂不能踢球想也是會崩潰的吧...
我喜歡足球笨蛋守ˊˋ
然後我也想吃肉ˊˋ抱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ˊˋ
那麼ㄈㄅ的自創文也會放這嗎?
  1. 2012/04/14(Sat) 22:11:23 |
  2. URL |
  3. 啼啼Yoooooooo #-
  4. [ 編輯 ]

自創文通常放blue rose啦...
但之後會重寫,應該會新開網站放吧!感謝詢問你人真好QQ

啊啊...這篇我到底要不要寫完...已經被GO巴了我有點懶...
  1. 2012/04/17(Tue) 23:16:43 |
  2. URL |
  3. ㄈㄅ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34-b3815d0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