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円豪,十年後短文) 來自FELIX的點文(上) :: 2011/04/13(Wed)
今天寫作業寫到腦筋發燒,看到大家都在玩點圖遊戲於是心癢也弄了個點文。
阿葬速度超快XD 我剛PO她就馬上回鬼不www
第二名是FELIX的円豪,好恐怖喔我根本沒寫過ㄇㄇㄌ耶囧
最後是NEKO千鈞一髮的不鬼!

跟大家討論後劇情後大概會是這樣:

円豪-->十年崩ㄇㄇㄌ監督VS豪炎寺醫師 in 教職員宿舍
鬼不-->喝醉酒的鬼道VS不動 in 賓館浴室HAPPY
不鬼-->雖然是討論說用披風遮眼綁手但我還在想別的可能性(對不起NEKO)

先挑戰円豪吧!H是中or下篇
有用法上的重複 or bug我哉只是懶得改...大家將就(毆)?


----------------------------

(上)

「豪炎寺醫生今天真早下班。」

時間是傍晚,一名護士經過豪炎寺的辦公室時,有些意外的看到平常總是晚餐時間過後才回家的豪炎寺已經換上便服,手握著車鑰匙準備離開。

「嗯,有事。」豪炎寺辭別還想詳問的護士,匆匆趕到稻妻醫院的停車場。時間還充裕,他先前往熟悉壽司店領取一早預定的壽司錦盒和兩瓶日本酒、順道跟店家借了兩個小酒杯後,方駛往目的地---雷門中學。

豪炎寺看著窗外飛逝的景色,思緒隨之回溯至早上突然聽到的驚喜,嘴角忍不住微揚。

円堂結束世界巡迴的比賽,回到稻妻町來了。

「…啊,對了…」円堂跟自己通話時聲音有點沙啞,似乎是想了很久才說道:「我會暫時接替久遠監督,擔任雷門中學的監督。今晚就會搬到學校宿舍…豪炎寺,你有空幫我搬家嗎?」

他不可能給円堂否定的答案,更何況是這麼一件小事?

豪炎寺瞄了一眼包裝精緻的壽司盒,那是他祝賀円堂搬家的小禮物。他邊想像著兩人見面的情景,不知不覺車子已經抵達雷門中學。

在警衛的指示下,豪炎寺很快便找到教師宿舍。從宿舍的位置可以看到足球場,被草皮覆蓋的場地上有數個孩子在練習傳球,他望著那群小小身影,想到這些孩子明天都將是円堂的學生,感覺有些奇妙。

抬手想敲門時,他發現門已經開了一條縫隙,豪炎寺沒怎麼遲疑的直接推開。円堂八成知道自己會來才沒關門,他是這麼認為的。

「円堂,我進來了。」豪炎寺推開門,傍晚的夕陽鑽過門縫,在木質的地板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影子。裡面很暗,他靠著橘黃的陽光勉強看清房內的景象,狹窄的玄關擱著一堆未開封的紙箱,只留下一條半米左右的空間供人通過。豪炎寺小心地側身通過玄關,走幾步就聞到一陣霉味,他不著痕跡的皺了眉頭,有些不滿雷門竟然給円堂配置這種老舊的房間,當下決定明天請假一起幫他大掃除。

房裡一片漆黑,豪炎寺喃喃唸著「燈不會壞了吧」,一邊尋找燈的開關,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發出啪嚓聲響,閃爍了數次才完全亮起。冷白色的燈光讓他聯想到今早開的手術,應該是習慣的色調,但這種顏色出現在円堂的房間裡就是讓人覺得不對勁。

明天載他去添購家具吧,尤其是這個燈,一定要換掉。豪炎寺默默在腦中的行程表上註記一筆。

客廳只有一套沙發和方桌,其他空間都讓円堂的私人物品佔據。幾套健身器材和一個眼熟的輪胎被擱在地上,這是在眾多紙箱中唯一被拿出來的東西。豪炎寺「哈」的一聲,完全不感到意外。

「円堂?」房裡靜得出奇,他又喊了一聲,看到主臥室的門是緊閉的,底下的門縫漏出銀白色的燈光,他笑了下,猜想對方大概是累了正躺在床上發懶。「円堂,你在裡面嗎?」

果然,円堂的聲音從門內傳出:「豪炎寺?進來吧。」

「打擾了。」豪炎寺扭開門把,開門瞬間被強烈的光芒射得有些刺眼。他側頭眨了眨眼,待眼睛習慣後才看清房內景象。出乎意料的,那光芒是從大尺寸的液晶螢幕射出,頭頂上光芒不及之處仍舊被黑暗給籠罩。

円堂背對著豪炎寺,手臂交抵、靠在旋轉椅的椅背上。從豪炎寺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後腦杓,還有那條永遠不離身的橘色額巾。円堂頭也不回的發聲道:「抱歉,房間很亂,你坐這兒吧。」

他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小軟墊,示意豪炎寺坐過來。

電視上正播放著足球比賽,豪炎寺看了一下左上角的隊伍資料,是上個禮拜日本青年隊VS巴西青年隊的決賽,比數是1 : 1。他知道故事的後續,那場比賽異常艱鉅,巴西各種角度的刁鑽射門讓円堂吃盡了苦頭。很可惜的是,巴西隊在比賽前一分鐘踢進決定性的一分,贏得本屆青年世界盃的冠軍。

「比賽…真可惜。」看著日本隊的球員在電視上辛苦奔跑的情形,豪炎寺突然湧上一股罪惡感:他完全將日本隊輸球的事拋在腦後,心中只充滿円堂再度回到自己身邊的喜悅。

「大家都盡力了。」円堂乾澀的說道,語氣十分低落。

「…」豪炎寺一時間不知如何安慰円堂。円堂的聲音毫無精神,向來筆挺的背脊如今蔫蔫的垮成拱狀。豪炎寺本來就不是多會說話的人,円堂反常的沮喪更讓他感到強烈的不安,他默默坐到円堂指定的位置,希望自己的陪伴能讓他感覺好過點。

耳邊除了播報員激動的講評外就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豪炎寺特地把自己的呼吸調節成與円堂同步,試著不讓自己的存在干涉円堂的自我檢討------當大家都還在雷門時,円堂總是在比賽結束後叫上自己跟鬼道,三人有時到公園、有時在糖果店互相討論著比賽經過,期待能找出問題改進。

Break組,由雷門的大家取円堂、鬼道與他的合體技『inazuma break』的後半字,代稱他們三人的好感情。他們曾以為這份友誼將會持續永遠,但在高中畢業、大家正式分道揚鑣的那年,一切都變了值。

壽司跟酒被豪炎寺放在茶几上,醋的酸味開始在沒開空調的悶熱房間內發酵,嘗試提醒兩人必須快點吃掉,否則溫度和時間將破壞它的美味。

想當然爾,沒人去動它。

豪炎寺陪著円堂把重播的比賽看完,在轉播到円堂漏接的那幕時,豪炎寺悄悄轉頭偷窺円堂的表情。

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那是一種揉合悔恨跟不甘、卻又彷彿是如釋重負般的解脫感。豪炎寺第一次看見他露出這般複雜的情緒,此時的円堂陌生得使他無所適從。

円堂用遙控器關掉電視、起身拿出光碟片後,手指倏地捏緊薄薄的圓盤,只聽見『啪!』的碎裂聲,光碟片瞬間被他掰成兩段。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豪炎寺來不及反應,眼睜睜看著円堂把斷成兩半的光碟片扔到垃圾桶,被桶內的廢紙和數片遭遇同樣下場的光碟片給吞沒。

「…發生什麼事?」豪炎寺揪住円堂的衣擺,擔心的眼神藏著一絲狠戾。不管如何,円堂的行為就是在褻瀆足球、羞辱自己和隊友們的比賽,這是豪炎寺不能容忍的。


----> next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Broken(円豪R18)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円豪,十年後短文) 來自FELIX的點文(中) | top | 毫無顧忌的我們07>>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33-ff5836b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