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火影忍者 】【ALL佐】專屬!寫輪眼の隱密調教 :: 2016/05/22(Sun)
參加佐耐兩小時拼出來的文,也不知道自己在寫啥。

為什麼我房間有螞蟻啊啊阿崩潰!!!

這種A片標題被我搞得很莫名奇妙真不好意思,年紀大了越不會寫H了。

眼睛刺青梗,怕痛者慎,但其實我貧瘠的描寫不會痛真的

偷渡中年組XD 劇情沒頭沒尾,第一次短時間寫文超級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表達什麼,加減看

======================================

「都想清楚了?」

半張臉攀爬了無數道猙獰疤痕的男人將手裡鑰匙緩緩插入鎖孔,再次向身後穿著白衣黑褲、氣質乾淨的黑髮少年確認道。

「嗯。」少年輕輕應了聲,灰濛濛的瞳孔映不出任何事物。

宇智波帶土不再廢話,少時經歷重大變故後他變得更為隨心所欲,對於自己即將對眼前稱的上自己血親的少年施加的行為毫無猶豫之色。自少年隨他進入通往這秘密地下室的電梯起,他一共只問少年兩個問題,剛剛那是第二個,亦是留給對方反悔餘地的最後仁慈。

你為何而來?
都想清楚了?

宇智波佐助微微扯了嘴角。
少廢話,要做就快點。

宇智波帶土是名刺青師。

他不刺皮膚,不刺私處,他是世上少有的眼球刺青師。

帶土第一件作品問世便轟動全世界,他施術的對象即是自己的戀人。宇智波帶土在戀人瞎掉的左眼球裡刺入紅黑倒勾狀的妖冶花紋,儘管他的戀人長期帶著眼罩生活,偶然間被路人拍到照片上傳至公眾平台,帶土自此之後一炮而紅。

帶土打開地下室的門,冰冷嗆鼻的藥水味撲面而來,佐助瞇了瞇眼,嚴重衰退的視力使他完全看不清門內場景。他深吸了口氣、纖細的腰桿挺得筆直,邁開步伐同時揮開了帶土好意伸出的手。

代表手術中的紅燈亮起。

「依照約定,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我將把『寫輪眼』的變形版本--『萬花筒寫輪眼』刺進你瞳孔裡。」帶土協助佐助躺上消毒過後的高床,調整他的頭部位置。「正常而言瞳孔是無法接受任何墨水的,所以『寫輪眼』只能刺在完全失明的眼睛上。但『萬花筒寫輪眼』--非常特殊的手法,來自你哥的研究結果,刺完後還能將視力保持在一定程度內,術後你就知道了……後遺症的話首先會畏光,持續多久端看恢復狀況,不排除有發炎或眼角潰爛的可能,假如你真那麼倒楣走到這般地步,千萬別找我,去看醫生。」

「知道了,動手吧。」佐助說。

帶土穿戴好消毒裝備,拿起裝有紅色墨水的注射器,左手兩指強硬地撐開佐助的右眼皮,漂亮的眼球暴露在空氣中無法掩飾不安的左右搖晃,帶土惡質的笑了笑,故意朝那脆弱又敏感的地方吹了口氣,趁佐助反射性地繃緊全身的瞬間扎下第一針。

眼淚幾乎是噴著出來,真他媽的疼,佐助想。

他蜷緊四肢,思緒煙花似的炸成一團,恍恍惚惚間聽見帶土在耳邊大吼:眼球不準移動!不想瞎就給我忍著!

佐助咬著唇一聲不哼,下唇瓣滲出一絲血來。

帶土動作十分迅速,不一會兒已然扎了數十針,疼痛逐漸轉為麻癢,佐助慢慢取回思考能力,積鬱已久的哀傷再也壓抑不住,在胸口蔓延開來。

--你為何而來?



『原諒我……佐助。』

宇智波家族遺傳著一種會讓人在18歲前失明的疾病。

哥哥鼬為了尋找治療的方法,身為天才的他13歲便離鄉背井,跳級到著名醫學大學做研究。

或許是太累了吧?鼬的身體出了症狀,是連最先進的醫術都無法根治的絕症,只能用藥物拖著病軀進行研究,鼬心知時日不多,乾脆心一橫,拿自己的雙眼做研究,最終成功開發出一種施打於眼球上的特殊藥水。

『我永遠愛你。』

佐助無法相信自己接獲多年不見兄長的訊息,竟是一封附帶著藥水配方的死亡宣告,以及一個沉穩至冷酷地誦讀自己的研究成果的mp3檔。

Mp3檔的尾段空白後的三分鐘,鼬才用佐助記憶中的同樣的溫暖聲音,告知他對佐助的思念以及愛情。

佐助不吃不喝地把自己關在家裡,因為事先請了假的緣故,三天後才被同班同學漩渦鳴人發現極度虛弱、出現嚴重脫水症狀的自己。

多管閒事的超級大白癡。
試圖擠出最挑釁的眼神想氣走鳴人幾次都宣告失敗後,佐助頭一歪,認命進了醫院。

等他身體康復後,佐助聯絡上宇智波帶土,要求他用鼬遺留的藥水代替墨水,替自己實施瞳孔刺青手術。

帶土這人酷愛作死,滿口不負責任的答應,還興致勃勃的設計了花樣,命名為『萬花筒寫輪眼』。

「那個金髮的小鬼,一直在找你呢。」刺到一半帶土忽然開口。「啊,你能說話沒關係,我技術很好的,不會扎到不對的地方……大概?」

「……那又怎樣?」

想起瀕死前看到那笨蛋哭的滿臉鼻涕的倒楣模樣,佐助心中略過一陣厭煩。

都叫他別管了,為什麼硬要和自己扯上關係呢?

「卡卡西也問過我你的去處。」

「你告訴他了?」

「怎麼可能?當初我不顧他意願、硬在他眼球上刺青,他就氣得差點沒把我給殺了,何況是身為他寶貝學生的你?」

「……哼,我對你們的過往一點興趣也沒有。」

「那是~大人的愛情表現不是你這種連黃毛小鬼都搞不定的廢物能理解的~」

「--你!」諷刺至極的語調讓佐助當下產生抓起身旁的手術刀刺進這人喉嚨裡的衝動。

忽然一陣劇痛,佐助在毫無準備下慘叫出聲。「啊--!」

「唉唉,就叫你眼球不要動了,害我刺歪啦~~~」

直到帶土做完手術、幫佐助纏上繃帶的那段期間,佐助再也沒和他說過半句。

佐助看著鏡中的自己,瞳孔紋上的特殊花紋清晰地令他鼻酸。他朝臉上潑了把水,再次抬頭,又是平時冷漠的表情。

「幹什麼用那副不中用的表情看我?」佐助朝鏡中角落的金髮青年開口道。

鳴人走到他身後,雙手搭在佐助肩膀上,強迫他轉身。

血紅的瞳色、如黑色太陽般的花紋,鳴人簡直不敢想像佐助是如何挺過那種光想像就令他一陣惡寒的施術期間。

「好了,放開我。」

大概是鳴人的表情太過黯然,佐助沒發現自己說話的態度放軟了些許。

「……好奸詐。」鳴人低低說道。「鼬哥太奸詐了我說。」

「哈啊?」

「沒事,走吧,上課鐘聲響了。」

FIN

題目:火影忍者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火影忍者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火影忍者 】【鳴佐】哥哥是佐助 04~05 | top | 【火影忍者 】【鳴佐】【轉貼】論鳴人的二及佐助的屌 by 萱草海棠>>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30-689575f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