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火影忍者 】【鳴佐】【轉貼】論鳴人的二及佐助的屌 by 萱草海棠 :: 2016/05/06(Fri)
起因是我在佐盟發了懸賞......

joke narusasu


有名勇士接刀了!

joke2.png


仔細一看居然還是個我很喜歡的風格的寫手大大!!!

萱草大大超狂,今天4號揭榜6號早上PO文,看得我都傻眼......

而且文筆超棒!完全符合我內心的叔鳴佐相處 >///<

得到萱草大大的允許,搬文過來給大家看~~~這是老天看我過太慘給我的福利吧!我哭QQ

歡迎各位給感想,我會轉給萱草太太知道的!

R18注意
----------------------------------------------

題目:論鳴人的二和佐助的屌
作者:萱草海棠

*現代paro,叔鳴佐,兩人是同一所大學的教授,物理學博士,佐助每天都會載鳴人上下班。沒錯,有點生活大爆炸的感覺。
*兩人love love同居中。
R18注意

現年30歲的宇智波佐助,現任精英大學物理系教授,博士學位,一表人才,連續3年榮獲精英大學最受學生歡迎教授獎。目前與戀人love love同居中,戀人是精英大學連續3年榮獲最受學生歡迎教授獎第二名的漩渦鳴人,也是佐助的青梅竹馬。

然而,這樣事業愛情雙豐收的宇智波佐助,已經連續一個星期沒有做愛了。何止做愛,連自慰都沒有過。

同居的漩渦鳴人最近在自己研究的暗物質領域取得了新的發現,已經連續一個星期奮戰在實驗室裡;而自己也在光電能源領域中有了很棒的進展,忙起來連飯都顧不上吃。所謂飽暖思淫欲,一日三餐都無暇顧及,哪裡還能想到自慰呢。

所以,當佐助被清晨灑入主臥的夏日陽光晃醒,不情不願的睜開一隻眼睛,卻睡眼朦朧的看到自家戀人流著口水,很沒形象的仰面朝天睡在身邊時,一星期未經情事的身體會起什麼反應也是情理之中。大概是昨天忙到太晚,漩渦鳴人只脫了褲子,襯衫也只解開了上面的幾個扣子,還沒來得全部脫掉就進入睡眠狀態。不過這樣更好,好看的小麥色皮膚從敞開的領口中暴露出來,順著佐助的視線可以看到隱藏在襯衫下面的八塊腹肌,兩條長腿結實有力,肌肉線條明顯又不過分粗壯。佐助不由得回味起戀人用這幅精壯的身體擁抱自己的模樣,而自己曾經無數次將白色的濁液噴灑在對方形狀完美的腹肌上。這一切都為本身只是個簡單生理現象的“晨勃”加上了一層別樣的色彩。佐助忍不住在心底暗罵了一聲,他將自己的失態歸咎為對方的好身材。實話,作為一名物理學家,自家戀人的身材未免鍛煉的太好。

雖然和戀人自小就認識,確認交往之後也沒羞沒臊的做了很多次。但看到眼前美景佐助還是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羞澀什麼的都滾一邊去,現在解決生理需要才是最重要的!這麼想著,自己一個翻身,餓虎撲食一般就壓在了對方身上,粉嫩的小舌順著對方的脖頸向下一路舔舐過去,在遇到礙事的襯衫扣子的時候,靈巧的用牙齒解開,右手從襯衫的下擺伸入,用微涼的指腹摩挲著手感良好的肌肉,同時,包裹在內褲中,已經抬頭的堅挺也大膽的磨蹭著對方的下體,佐助十分欣慰的感受到,對方內褲裡的東西因為自己高超的技巧正慢慢變大變硬。

“唔……佐助……”自家戀人呢喃的睜開雙眼,睡眼惺忪地看著在自己身上做功的戀人抬起頭,甩給自己一個小惡魔一樣的微笑。

“早上好,漩渦鳴人先生。請問早餐要吃點什麼呢?吐司,牛奶?還是……我?”

別誤會,雖然現在的佐助如此主動,但那主要是因為急於釋放的情欲。其實在以往的交往中,他並不會刻意的去引誘鳴人,他想著自家戀人現在一定特別感動,肯定會翻個身把自己壓在身下然後幹了個爽。然而,物理系人稱“意外性第一”(俗稱二百五)的教授漩渦鳴人從來不會按牌理出牌。比如他現在就揉著眼睛,問了一句佐助怎麼也想不到的話。

“現在幾點了?”他問。

“臥槽!”一把抄起身邊的iphone6,看著上面顯示的日期時間,宇智波佐助發出了一聲驚呼,“8:30了!快起床!白癡吊車尾的!咱們要遲到了!”

“冷靜點,小佐助。”漩渦鳴人反倒不慌不忙的握住佐助的纖腰,“實驗遲到一會兒也沒關係吧,我們先把要做的……”

“我9點鐘有課!”佐助一把拍掉漩渦鳴人的爪子,“趕緊給我起床!不然你就自己一個人去學校吧!白癡吊車尾!”

“什麼嘛!我現在也是鼎鼎大名的精英大學教授好不好,”漩渦鳴人皺著眉,雖然百般的不情願,但還是起身收拾上班的東西,“你那個白癡吊車尾的稱呼打算用到什麼時候啊。”

“少廢話了!吊車尾一輩子都是吊車尾!還有你系什麼扣子啊!難道你想穿著昨天睡覺的襯衫上班嗎!快給我換掉!”

於是漩渦鳴人嘟嘟囔囔的又開始換衣服。


宇智波佐助叫漩渦鳴人“吊車尾的”,是有原因的。

宇智波家與漩渦家算是世交,兩家離得特別近,佐助與鳴人從小就一起長大,然而,佐助不管是學習成績還是在女生中的人氣都甩鳴人好幾條街。一直在班上成績倒數第一的鳴人便得到了來自佐助的嘲諷“白癡吊車尾”。兩人性格自小便水火不容,佐助謹慎認真,鳴人瀟灑不羈,兩人互看對方不順眼,從幼稚園到高中一直是吵鬧不斷。

然而,當高中臨近畢業,佐助告訴鳴人自己的志願是精英大學的時候,那一向標榜“享受青春 拒絕學習”的漩渦鳴人忽然努力起來,每天徹夜讀書,然後頂著一雙跟他的好基友我愛羅一樣濃重的黑眼圈上學。本來打算好好嘲笑他一番的佐助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鳴人心竟然狠狠地揪痛了起來,於是每天擺著一張嫌棄臉連夜幫鳴人補習。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佐助才忽然發覺,其實自己早已喜歡上鳴人。

也許漩渦鳴人真的是個天才,明明最開始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學力,但在佐助的調教下,最後居然順利考上了精英大學。佐助在知道鳴人考上之後,比鳴人還要激動,一向冷淡的他竟然也激動的流下了眼淚。看著佐助流淚的臉,鳴人仿佛理所應當一般,自然而然地幫他舔掉了眼淚。

然後當天晚上他們就睡在一起了。

本來嘛,都是血氣方剛的男孩子,確認了對方心意之後當然要做啊!佐助看似內斂但其實相當有決斷力,認定的事情絕不回頭;而鳴人從來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外界的評價。這樣的兩人自然不屑去掩飾自己的戀情,所以他們才能連續3年獲得精英大學最佳情侶獎吧。

誰知道那個吊車尾的漩渦鳴人最後竟然成為了大名鼎鼎的物理學教授呢,而且在暗物質這一領域頗有研究,這要是讓他們的高中老師旗木卡凱西知道,一定會嚇掉了面罩。

“系好安全帶,我們要出發了!”佐助坐在駕駛席上,不耐煩的催促著自家自由散漫的戀人。

鳴人則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掏出手機打起了遊戲。

過去3年,只要是自己有課的時候從來沒有遲到過的宇智波佐助教授萬分焦慮。眼看著要遲到還趕上早高峰,5分鐘才走了300米不到,堵在上班路上進退兩難,自己身邊的白癡吊車尾還一副絲毫不在意的樣子,手遊吵鬧的音效讓佐助更加心煩意亂。

“吊車尾的!把手機關掉!”眼前的長龍動也不動,佐助煩悶難耐,一把拍在了方向盤上,另一隻手揉了一把自己因為來不及梳洗而十分淩亂的黑髮,大聲說道,“煩死了!”

被自家戀人忽然的大聲嚇了一跳,鳴人不自覺的摁下暫停,他側過頭,從頭到尾看了一遍戀人,然後恍然大悟的點頭道,“都說欲求不滿的人脾氣十分大,果真如此!”

“欲求不滿你妹啊!”佐助臉一紅,有點沒底氣的怒斥他,因為早上的欲望完全沒有得到緩解,此刻,在自家的車裡,自己的小帳篷還穩穩的支撐著。

“你這還不叫欲求不滿?”鳴人說著,竟伸出手在佐助的小帳篷上彈了一下。

“別鬧!我在開車!”

“你這種狀態下開車不行啦!”鳴人忽然把手機拿到自己眼前,“我剛穀歌了一下,每年,全球因為勃起狀態下開車而引發的事故平均有200起,其中致命事故達到13起。”

“少廢話,你擋著我的視線了!快拿開!”前面的賓士終於往前移動了一個車身的位置,佐助趕忙跟上。

“宇智波佐助同學,這樣很危險你知道嗎!”漩渦鳴人正色道,“為了不引發事故,我幫你弄出來吧!”

佐助詫異的望向一邊的戀人,對方藍色的眼睛神采奕奕,剛才的困倦一掃而空。佐助絕望的發現,漩渦鳴人這個二貨,他,是認真的。


想阻止他,然而來不及了。

對方的手已經熟練地拉開了自己褲子的拉鍊,隔著內褲輕輕描繪著柱體的樣子,已經很久沒有得到照顧的小東西,因為鳴人溫柔的刺激而高聳的挺立著,叫囂著想要更多。柱體愈發的粗大起來,即使隔著內褲,也能清楚地看到龜頭的形狀。頂端已經開始滲出喜悅的液體,將淺灰色的棉布內褲打濕了一片,內褲上可愛的小番茄的圖案也已經被巨大的龜頭漲成了蘋果大小
漩渦鳴人惡作劇般,隔著那濕漉漉的棉布,在尿道口上輕輕掐弄了一下,逼得佐助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夏日早上8:45,陽光充足,從駕駛室這邊的窗戶還可以看到,停在自己左邊的紅色寶馬車裡,女司機一臉煩躁的表情。

不行,這樣絕對會被發現的!

“別鬧了……你這樣,更危險吧……”佐助咬緊了下唇。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現在也走不了。”鳴人抬起頭,給了佐助一個大大的傻傻的笑臉,“看佐助的狀態,馬上就能出來了!”

“怎麼可能……”然後佐助忽然就捂住了嘴。

漩渦鳴人解開了礙事的安全帶,在副駕駛中俯下身來,他用自己的舌頭,隔著棉布輕輕舔舐著龜頭,太過強大的刺激讓佐助忍不住想合上腿,卻被鳴人霸道的掰開。舌頭圍著尿道口打轉,偶爾隔著棉布伸入那道細縫之中,或是輕輕舔過柱體,將已經濕噠噠的棉布內褲弄得更濕。他用空出來的右手食指,像摸貓的下巴那樣輕輕刮蹭著已經漲得巨大的卵蛋,然後滿意的看著佐助緊緊地捂住嘴,眼角濕潤。

感覺佐助的賁張已經快要撐破內褲,鳴人才小心翼翼的咬住內褲的邊緣,佐助也非常聽話,配合的抬起臀,由得鳴人褪掉了自己的長褲和內褲,巨大的昂揚一下子彈在了鳴人的臉上,鳴人非但不躲,還用自己的臉頰輕輕磨蹭著不斷吐出露水的龜頭。

前面的車又開始走了,佐助聽到後面有人按著喇叭,催促自己前行的聲音。他只得用癱軟的右腳輕踩油門,微微向前蹭了蹭。

順著佐助的動作,鳴人自然的將佐助的柱體含在口中。同時他解開了佐助的安全帶,拉著佐助的腿讓他向下滑去,讓他用背部支撐著自己,一隻手探向佐助的下身,他先是惡作劇的在佐助光滑圓潤的雙丘上打著圈圈,看著佐助忍不住的顫抖,然後悄悄地用一隻手指探入狹小的孔洞內。

“別……”佐助輕聲呻吟,因為鳴人的刺激,他渾身都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自己的表情大概非常奇怪,他在內心祈禱著周圍的司機都不要注意到他。

一星期沒有使用過的內穴緊致而敏感,與自己主人大庭廣眾之下行苟且之事的羞澀緊張不同,這裡非常明確又十分大膽地向鳴人傳達著自己的渴求:想要更多!想要更多!小穴的嫩肉緊緊地咬住鳴人的手指不放,明明看起來已經貼合的沒有一絲縫隙,然而鳴人還是順利的插入了第二根手指。

指甲輕輕劃過內壁,腸道迫不及待的分泌出更多的液體,鳴人滿意的感受到嘴裡的陰莖也興奮的一陣顫抖。手指輕車熟路的找到了佐助最為敏感的一點,然而開始集中攻擊,勢要逼得敵人繳械投降。

果然,佐助捂住嘴巴的雙手忽然放下,摁住了自己的腦袋,強迫自己含得更深,然後在一陣激烈的顫抖後,佐助成功的解決了晨勃的問題。

鳴人在最後一刻掙扎開,開心的看著佐助將乳白色的精液噴了一儀器表。

鳴人擦擦嘴,“沒想到出來這麼多,小佐助你這幾天都沒有解決過嗎?”

“閉嘴!吊車尾的!”剛剛達到高潮的佐助忍不住劇烈的喘息著,就連說出來的話都軟綿綿的毫無威懾力。

“這樣不行啊,你看。”鳴人又拿過手機,“我剛穀歌了,每年,全球因為儀器盤被精液弄髒而造成的事故高達60起,其中致命的達到2起!”

“那一點也不多好嗎……”佐助攤在駕駛席上,腦子裡想著究竟是哪幾個二貨儀錶盤被精液弄髒了還開車。

“這樣可不行,多危險啊!”而自己的二百五戀人一臉的嚴肅,“訥,佐助,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舔掉吧!”

佐助沒理他。

“舔掉吧,好不好?”

漩渦鳴人用手指輕輕沾了沾儀錶盤上佐助的精液,然後送到了佐助的唇邊,佐助不想理他,也不想和他爭辯,於是自暴自棄的含住了鳴人沾著自己精液的手指。

“真乖。”鳴人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讚賞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佐助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褲子和內褲還褪在膝蓋的位置,自己光著屁股坐在駕駛席上開著車,被汗水和各種液體打濕的皮套有著粘膩的觸感,這讓自己非常的不舒服。

而身邊的戀人還一副開心的樣子,饒有興味的看著自己上身襯衫領帶,下身光溜溜的開車。在戀人火熱的視線注視下,他感覺自己的欲望又要抬頭,最重要的是,剛剛並沒有得到滿足的後穴,還在開合著想要鳴人的臨幸。

堵車的原因不僅僅是早高峰,還有前面的剮蹭事故,隨著員警的處理,車流也終於通暢起來。

佐助光著屁股開過警車的一瞬間,心裡還是有點擔心的,不會因為公共場合露屌什麼的被抓起來吧。

“佐助你往哪兒開啊,大學不在這邊!”感覺周圍景物不對,鳴人說道。

“反正也遲到了,先不去大學了。”

車子停在了一家人跡罕至的破舊工廠。這讓鳴人非常的心驚膽戰,“佐,佐,佐助,你該不會惱羞成怒想殺了我拋屍吧?”

“我倒是想呢,”佐助白了一眼鳴人的下身,用手狠狠地捏了他的小帳篷一把,滿意地聽到鳴人發出一聲慘叫,“不過先把這個解決了再說。”

駕駛席實在是太過於狹窄,兩人不得不轉戰後座。值得一提的是,佐助難得豪放的直接把褲子和內褲甩在了駕駛席,就這麼光著屁股轉移到了後座上。

早就已經饑渴難耐的鳴人一把將佐助壓在後座上,解下佐助的領帶,將他的雙手縛在一起舉過頭頂,學著佐助早上的樣子將佐助襯衫的扣子一一解開。

佐助興奮得高揚著脖頸,任由鳴人從脖子開始一路印下細碎的吻。他輕輕含住因為在公共場合暴露在空氣中而緊張發抖的粉色肉粒,另一隻手不輕不重的照顧著另一邊的乳頭。佐助則弓起身子,配合著鳴人侵略一般的啃噬。剛剛解決的晨勃問題又這麼回來了,佐助難耐的用自己抬頭的欲望蹭著鳴人的大腿,讓他感受到自己的熱情。

鳴人對此非常樂於配合,他迫不及待的脫下了褲子,欺身向前,象徵性的用自己的碩大拍了拍佐助因為興奮和害羞而漲的通紅的臉頰。他覺得自己的龜頭非常喜歡佐助臉頰細膩的觸感,已經忍耐不住滲出的前列腺液也流了佐助一臉。

“色情。”佐助說了他一句,不知是批評還是誇獎,不過他倒是很乾脆的含住了自己的碩大。鳴人忽然想到佐助第一次為自己口交的模樣,羞澀中又帶著點抗拒,完全沒有技巧的吞吐,有時牙齒還會碰到敏感的龜頭。然而這都沒有關係,畢竟自己只靠著佐助這張臉就能硬了。

佐助現在口交的技術已經非常好了。在一次次的情事中,他清楚的記得漩渦鳴人所有敏感的地方,當然,他的身體也記得鳴人為他口交時的快感。比如,用自己的舌頭,從卵蛋一直舔弄到龜頭,比如,將舌頭圍著龜頭的地方打轉,時不時輕微的吮吸,或者將柱體整根含入,喉嚨被異物刺激的感覺並不舒服,然而,當佐助迷離的眼神看到鳴人興奮難忍,甚至發出呻吟的時候,也還是覺得這樣非常的值得。

快給我吧!你的東西,我會全部喝下去……

然而鳴人卻在最後一刻將自己的火熱拔了出來,然後將它抵在佐助忍不住開合的後穴上。

“可以吧?”鳴人啞著嗓子問道。佐助知道這是鳴人情欲難耐的表現,他愛死了鳴人現在沙啞充滿磁性的嗓音。

“全都放進來!”即使被剝光了壓在自家車後座,即使雙手被捆高高舉過頭頂,高傲的宇智波還是要發號施令。

“遵命,我的陛下。”鳴人臉上閃過一絲笑容,然後就著剛才手指的擴張,一下子把自己的熱情全部插入。

佐助滿意的發出一聲呻吟。

鳴人的東西,在我的身體裡。佐助能感受到鳴人陰莖上穩健的脈動,被填滿的充實感讓他舒服的流出了眼淚。

“怎麼了,會痛嗎?”鳴人低下頭,舔過他的眼角。

就好像多年以前,得知鳴人考上精英大學時,鳴人也是這樣,溫柔的為自己舔去眼淚。

感覺鳴人要退出自己的身體,佐助趕忙將雙腿纏上鳴人的腰,“一點都不痛!快動!”

自己在鳴人的耳邊如此耳語道,輕輕地對著鳴人的耳孔吹起,他知道鳴人這裡非常敏感。

果然,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的火熱變得更加碩大。“好大,”佐助感歎道。

“你啊,”鳴人忽然歎了口氣,“能不能不要再誘惑我了?”

“你讓我滿足了,我自然會放過你。”佐助挑眉。

鳴人輕笑一聲,他忽然抬起佐助的腿,看了看自己和佐助結合的位置,然後大力的挺動起來。

細碎的呻吟混合著淫糜的水聲,立刻充滿了狹窄的車廂。

佐助已經經歷過一次高潮的身體萬分敏感,他全身都染上了淡粉的色彩,在鳴人瘋狂的撞擊下,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著,嘴裡也漸漸吐出一些他自己在清醒時絕逼不會說,也絕逼不會承認自己說過的污言穢語。

鳴人的撞擊過於激烈,佐助感到整個車子都隨著他的撞擊顫抖了起來。

佐助的陰莖激烈的抖動著,這是他即將沖頂的徵兆。然而這個時候鳴人卻忽然停止了動作。佐助一個眼刀瞥向他,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然而在此刻雙目紅腫充滿眼淚的情況下,即使是這樣的瞪視,也帶上了一些勾引的味道。

“說讓我射。”鳴人將柱體抽出後穴一半,頗有些威脅意味的說道。

“你這傢伙……”

“說讓我射!”鳴人這回將柱體全部抽出,用碩大的龜頭圍著佐助的小穴磨蹭打轉,絲毫不管佐助的小穴還在寂寞的開合,拼命邀請著鳴人大屌的光顧。

“好啦!讓我射!拜託你!”佐助覺得自己快要被後穴的空虛感逼瘋了,情欲在自己的身體裡無限的膨脹,但又找不到發洩的出口,最終他放棄似的大聲吼了出來。

“乖孩子。”

鳴人充滿愛憐的將佐助被汗水打濕,散亂的黏在臉上的黑色髮絲撥到耳後,滿意地看著他深色的眸子因為情欲而瘋狂迷離,他在佐助的唇邊輕輕烙下一個吻,然後將自己全部的熱情又一次狠狠地撞向佐助內部的敏感,佐助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被束縛著高舉上頭頂的雙手緊緊握住,任由修剪的很好的指甲在手掌心印下一個個半月形的痕跡。他忍不住第二次射了出來,同時內壁一陣緊縮,這對鳴人造成的刺激未免太大,幾乎在佐助射精的同時,他也發出了一聲低吼,猛烈地抽插幾下之後,將自己的愛液全部注入到了佐助的體內。

他們擁抱著一起達到了高潮。




事後,兩人在車廂中互相愛撫,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他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居然全部射進去了!你這個白癡吊車尾的!”

“為什麼怪我啊?我可是為了咱們倆的安全著想!幫佐助釋放出來而已!”

“我沒帶換洗的內褲。”

佐助看著鳴人用自己的內褲為自己擦拭下身,他不滿地皺眉說道。

“啊?”鳴人撓撓頭,“要不你先穿我的?”

“我才不要。”佐助看著鳴人那沒品的魚板圖案,搖了搖頭。

“那你別穿了唄。”

“不要!”

“你這人怎麼這麼難伺候!”

“還不都是你的錯!話說你為什麼要全部射進去啊!”

佐助的眼角餘光看到了駕駛室裡,儀錶盤上沒有來得及清理乾淨的精液,已經凝固成了白色的塊,糊住了儀錶盤上的數字,他在心裡輕輕歎了口氣。

上帝保佑,別讓我們成為那60起事故中的一個。


10點鐘。當一向不遲到的宇智波佐助出現在大學講堂裡的時候,面對自己學生們震驚的目光,他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黑髮,學著自己高中班主任的口吻說道,

“不好意思,我今天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

Fin.

題目:火影忍者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火影忍者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火影忍者 】【ALL佐】專屬!寫輪眼の隱密調教 | top | 【火影忍者 】【鳴佐】哥哥是佐助 01~03>>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29-df1b00d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