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火影忍者 】【NS】無題 :: 2016/02/28(Sun)
直接把文章拿來改人名複製貼上應該是違規的,有版權問題的話我再刪掉。

這是復健作,純粹覺得小王子的描述很鳴佐,大致偷換概念和替代人名一下。

定義而言不確定是抄襲or借鑑,總之90%摘錄至: 小王子 第20~21章 BY 聖埃克蘇佩里。

整篇潤下來覺得小王子馬幾神作,為啥可以用那麼少的字寫那麼深厚的感情呢?

*********************************

#鳴佐 #偷換概念 #小王子 #胡說八道

花=忍者裝=忍道
小王子=鳴人
狐狸=佐助

*************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長的時間以後,鳴人終於發現了一條大路。 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村子的。

「你們好。」小王子說。

這是一間忍者學校。

「你好。」一些學生們禮貌卻疏遠地說道。

鳴人瞅著這些人,他們全都穿著自己收藏在櫃子裡一樣的忍者裝束。

「你們是甚麼?」鳴人驚奇地問。

「我們是木葉村的下忍。」學生們說道。

「啊!」 鳴人說不出話來。

他感到自己非常不幸。他以為自己是整個宇宙中獨一無二的忍者。可是,僅在這一座學校裡就有五千名完全一樣的「忍者」!

鳴人自言自語地說:「我還以為我自己有的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忍者裝呢,我有的僅是一套普通的裝束。這裝束,再加上三枚只有我手掌大的苦無,而且其中一枚還可能是缺了角的,這一切不會使我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影”……」於是,他躺在草叢中哭泣起來。

就在鳴人哭乏了,走到草叢旁的池塘,蹲在邊上解渴當下,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喂。」
「?」鳴人轉過身來,但什麼也沒有看到。
「我在這兒,在蘋果樹上。」那聲音說。
「你是誰?」鳴人說,發現對方穿著不似那些下忍。「你很酷。」
「我是佐助。」佐助說。
「來和我一起玩吧我說,」鳴人建議道,「我很苦惱……」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佐助說,「我還沒有被馴服呢。」
「啊!真對不起。」鳴人說。
思索了一會兒,他又說道:
「什麼叫”馴服”呀?」

「你不是此地人。」佐助說,「你來尋找什麼?」

「我來找”影”。」鳴人說,「什麼叫”馴服”呢?」

「”影”,哼,」佐助嗤了一聲,「他們握有權力,他們還能擅自決定忍者的人生,這真礙事!他們唯一的可取之處就是好歹他們很強,你是來尋找變強的方法嗎?」

「不,」鳴人說,「我是來找‘影’的。什麼叫‘馴服’呢?」

「這是已經早就被人遺忘了的事情,」佐助說,「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聯繫’。」

「建立聯繫?」

「一點不錯,」佐助說。「對我來說,你還只是一個小男孩,就像其他千萬 個小男孩一樣。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樣用不著我。對你來說,我也不過是一個小男孩,和其他千萬個小男孩一樣。但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對我來說,你就是世界上的唯一了;我對你來說,也是世界上的唯一了。」

「我有點明白了。」鳴人說,「我有一套全世界最偉大的忍者的裝束……,我想,它把我馴服了……」

「被衣服馴服?或者說,是被這套衣服代表的”忍道”馴服,這是可能的。」佐助思考了一下說,「世界上什麼樣的事都可能看到……」

「啊,這不是在地球上的事。」鳴人說。

佐助感到十分蹊蹺。

「在另一個星球上?」

「是的。」

「在那個星球上,有”影”嗎?」

「沒有。」

「這很有意思。那麼,有”變強的方法”嗎?」

「沒有。」

「沒有十全十美的。」佐助歎息地說,不是很遺憾的樣子。

佐助又把話題拉回來。

「我的生活很單調。我想變強,而”影”又阻礙我。所有的忍者全都一樣,所有的”影”也全都一樣。因此,我感到有些厭煩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馴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會是歡快的。我會辨認出一種與眾不同的腳步聲。其他的腳步聲會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腳步聲就會像音樂一樣讓我從藏身處走出來。再說,你看!看到那邊的麥田沒有?我不愛吃麵包,麥子對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我對麥田無動於衷。而這真使人掃興。但是,你有著金黃色的頭髮。那麼,一旦你馴服了我,這就會十分美妙。麥子,是金黃色的,它就會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會喜歡那風吹麥浪的聲音……」

佐助沉默不語,久久地看著鳴人。
「請你馴服我吧!」他說。

「我是很願意的。」鳴人回答道,「可我的時間不多了。我還要去尋找”影”,還有許多事物要瞭解。」

「只有被馴服了的事物,才會被瞭解。」佐助說,「忍者不會再有時間去瞭解任何東西的。他們總是到商人那裡去購買現成的東西。因為世界上還沒有購買朋友的商店,所以人也就沒有朋友。如果你想要一個朋友,那就馴服我吧!」

「那麼應當做些什麼呢?」鳴人說。

「應當非常耐心。」佐助回答道,「開始你就這樣坐在草叢中,坐得離我稍 微遠些。我用眼角瞅著你,你什麼也不要說。話語是誤會的根源。但是,每天, 你坐得靠我更近些……」

第二天,鳴人又來了。

「最好還是在原來的那個時間來。」佐助說道,「比如說,你下午四點鐘來, 那麼從三點鐘起,我就開始感到幸福。時間越靠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點 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我就會發現幸福的代價。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 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該準備好我的心情……應當有一定的儀式。」

「儀式是什麼?」前面一長串話鳴人都沒聽懂,他只好捕捉最後的未知名詞問道。

「這也是一種早已被人忘卻了的事。」佐助淡淡地說,「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比如說,學校裡的忍者就有一種儀式。他 們每星期四都會出任務。於是,星期四就是一個美好的日子!我可以在屋頂上睡午覺。如果忍者們任何時候都在上課,天天又全都一樣,那麼我也就沒有假日了。」

就這樣,鳴人馴服了佐助。他很快樂,甚至想就這麼留下成為木葉的”火影”,佐助卻要離開了。

當佐助離開的時刻就快要來到時,鳴人在途中攔下他。

「讓開,鳴人。」佐助說,「你為什麼哭?」
「這是你的錯,」鳴人說,「我本來早該走的,可你卻要我馴服你……」
「嗯,是這樣沒錯。」佐助說。
「你為什麼不難過!」鳴人按著佐助肩膀,藍色眼珠溢出淚水。
「我很難過。」佐助低頭。
「那麼離開對你有甚麼好處?」
「由於麥子顏色的緣故,我還是得到了好處。」佐助不輕不重的推開他。然後,接著說:「再去看看那些下忍吧。你一定會明白,你的那套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裝束。下次你找到我時,我再贈送給你一個秘密。」

於是鳴人又去看那些學生。

「你們一點也不適合我的那套忍者裝,你們沒有”忍道”,還什麼都不是呢!」鳴人對他們說。「沒有人馴服過你們,你們也沒有馴服過任何人。你們就像我的佐助過去那樣, 他那時只是和千萬個別的人一樣的一個人。但是,我現在已經把他當做我的朋友,於是佐助現在就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了我說。」

這時,那些下忍顯得十分難堪。

「你們很酷,但你們是空虛的。」鳴人滔滔不絕,「沒有人能為你們去死。當然囉,我的那套忍者裝束,一個普通的過路人以為我穿起來就是和你們一樣的忍者。可是,它單獨一套就比你們全體更重要,因為它屬於我父親的遺物。因為它是我收藏在櫃子裡,因為它是我用塑膠套保護起來的。因為它身上的白霉(除了有些長成香菇以外)是我除滅的。因為我傾聽過它的怨艾和自詡,甚至有時我聆聽著它的沉默。因為它代表著我的”忍道”。」

他找到了佐助,再次站到他面前。

「再見了。」鳴人說道。

「再見。」佐助說。「喏,這就是我的秘密。很簡單:只有用心才能看得清。 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實質性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鳴人重複著這句話,以便能把它記在心底。

「正因為你為你的忍道費了那麼多精力,這才使你的忍道變得如此重要。」

「正因為你為你的忍道費了那麼多精力……」鳴人又重複著,他知道自己不聰明,唯有這樣才能使自己記住這些。
「人們已經忘記了這個道理,」佐助說,「可是,你不應該忘記它。你現在 要對你馴服過的一切負責到底。你要對你的忍道負責……」

「我要對我的忍道負責……」鳴人又重複著……






「那麼……佐助,被你馴服的我,你又該如何負責到底呢?」
  1. 火影忍者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火影忍者 】【鳴佐】哥哥是佐助 01~03 | top | [宇宙兄弟] Hibbit ( File B )>>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27-518de82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