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宇宙兄弟] Hibbit ( File B ) :: 2013/11/03(Sun)
之前寫了一半,今天突發奇想打開來補,看著上半年寫的東西感覺好陌生啊......那時還沒換工作呢XDD
但因為明天還要報告市場,只好補一點點。

哭哭( 沒人同情 )

兔日日 / 布日六 / 牙仙子

真想都出ㄚ
作夢比較快




前情提要的第一章底家


六太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總之兔子第一次的發情總算讓他給度過了。

由於手邊對人形兔子的資料只更新到周歲,他進了資料庫,認命的閱讀起周歲之後的研究資料。

--如果兔子跟一般公兔一樣隨時隨地都在發情,他得考慮呈報上級,看是否能閹了他。

反正人形兔子跟其他實驗室的基因混種動物一樣,沒有生育功能,發情對他來說反而徒增痛苦吧?牠可不能老寄望自己的大腿。就算訪客少,只穿著一件內褲坐在辦公室--腿上還騎著一頭兔子--依舊是讓人心驚肉跳的行為。

「一個月發情一次,持續天數三至七日......嘖,月經嗎?」六太看完資料後忍不住吐嘈。

一個月的1/4天,似乎還在忍受範圍內。

暫時放他一馬吧!
* * *
很快的,夏天到了。

兔子每天睡在辦公室裡享受空調沒什麼感覺,六太的衣裝卻換成了短袖襯衫,每天從外頭進辦公室仍無法避免流汗。六太習慣進辦公室前先到廁所用毛巾擦拭額頭和胳膊,這也是避免生細菌的方式,任何會讓兔子生病的行為都得避免,魔鬼藏在細節裡。日日人的太空梭會爆炸,就是因為隔熱泡棉在地球時生了一小塊霉斑,在月球期間雖只腐蝕了不到1%的面積,下墜途中便被高溫摩擦出火花,沒多久吞噬了整架太空梭,釀成七人全數死亡的悲劇。

那是幾月幾號來著?

啪!

「痛!」六太捏了捏眉間,眼神不善的瞪著打斷他思緒的傢伙。

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兔子還跨坐在他大腿上玩耍,兩腳如盪鞦韆似的在半空中搖晃,兔掌巴完六太頭後依舊不思反省,抬高了手準備再打第二下--

「住手!」六太趕緊厲聲喝止。

「出去。星星。掉下來!」兔子開口,經過一個春天的教導,他已能用單字拼湊出意思。

「免談,我還不想被炒。」

「出去!星星!掉下來!」

兔子不死心的重複一遍,語氣隱隱點著了怒火。

「不行,你死心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答應的。」

兔子掩不住失望。

「出去......星星......」

天文熟知如六太,自然知道牠指的是今晚的流星雨。

兔子難過的表情或多或少觸動他心裡某根神經,六太放軟姿態,摸摸牠額頭道:「今晚不行,明天再說。」

六太是不說謊的,兔子聞言立刻綻開笑靨,輕咬六太手掌下團表示親暱,接著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臉鑽往六太短袖空隙露出的胳肢窩。

「喂!你幹嘛!?」六太嚇了一跳,下意識用手臂卡住牠脖頸,換得兔子嘎嘎的亂叫。六太忍不住將牠甩到地上,沉聲喝道:「給我安分點!」

兔子還沒觸地便翻了身讓四肢著地,穩住身形,牠臉上沒有被推開的懊惱,而是打算重振旗鼓再次撲上來的躍躍欲試;牠兔掌小力拍打地面,暗紅色的眼珠眨也不眨直盯著自己......的胳肢窩,一副嚮往的瘋狂模樣,這景象六太太熟悉,然其中的矛盾感卻在眼前揮之不去。他瞄了桌曆一眼,恍然大悟。

一個月還沒過,這兔子發什麼情?

六太沒興致鑽研,從善如流地撥了內線到樓上基因部。

「喂?」同事接聽了電話。

「你上次給我的資料裡,兔子發情間隔時間是準的嗎?」六太直奔主題。

「呃,那是用平均值算的,你懂的,跟女人一樣嘛,提早或遲來就得注意,任何異常都可能是身體的警訊。」

這正是六太所擔心的,牠的發情間隔似乎太短。「要注意什麼?」

「飲食和睡眠是基本的......唉呦,你真當我獸醫啊?我隨便用養狗的方式跟你說你也信?」

「唉......不然問誰?」

六太看著桌上分機名單,各部門的名字對他來說都陌生至極。

情況允許的話,他並不想跟這間公司裡的職員有過多往來,和核心骨幹往來過密對一名外人而言並不是件好事。

至於複製人實驗,公司只要在定時報告裡告知自己實驗失敗或成功就好,其餘的他不想知道。他們簽下協定,實驗成功的話大家再坐下來重新談,若實驗失敗,公司會把日日人的基因還給自己,並替他找新身份重新開始。

相較於六太從NASA攜出的數據,這並不是一份太過平等的條約,但對當時的六太來說無所謂,他只是不想錯過任何能重見日日人的可能。

正因清楚自己的思念在世人眼裡什麼也不是,六太好慶幸這世界上還有和自己一樣瘋狂的人,助他實現瘋狂的願望。

「把今天檢查的數據傳給我,我幫你問。」

「麻煩你了。」

六太點擊資料夾,拉出檔案丟到雲端硬碟裡,沒幾秒便聽見同事一聲輕快語調的「收到了」,正準備掛斷,同事冷不防說道:「是說六太,剛我聽上面的講,下禮拜要派人去測量你家兔子的智商,你自己準備一下。」

「測智商?不是早就測過了嗎?」六太一怔。

「喂喂,都多久以前的事了?你以為每隻合成生物都跟你家兔子一樣聰明?不到半年會看童書會辨認星座,噢,還會說兩國語言呢!嬰兒的學習力都沒這麼誇張,牠的智慧以非常可怕的速度在成長。你明白嗎?這可是前所未見的狀況!」

「……啊哈哈……的、的確呢?」同事半調笑中略帶羨慕的語氣聽得六太直覺裡頭大有文章,他不欲多問,逕道:「總之,這件事就麻煩你處理,還有需要提供的資料請隨時告訴我,謝謝你幫忙!」

不給對方討論的機會,他直接用食指壓下掛斷鍵,才徐徐放回聽筒。

兔子已經回到牠地盤,趴在地上的抱枕看書。

六太杵著側頰朝牠方向看,暗忖:還是乖的時候討人喜歡。

才剛這樣想,兔子又有所動作,就見牠坐直起身,把旁邊一顆球撥到毛毯外的光滑磁磚上,讓那球筆直地滾到六太腳邊,自己則正面朝六太伸出毛茸茸的兔掌,開口:「球。」

六太將球輕輕踢了回去。「不是在看書嗎?注意力怎這麼差……?」

「看完了。」兔子說,等了老半天沒等到球,原來是擦到地上散亂的積木邊緣停了下來。

六太早學會忽視辦公室日漸增加的小型垃圾,甚至隱隱察覺自己處在被兔子一步步壓縮的空間中更能感到平靜。
他離開辦公室的時間越來越晚,陪在兔子身邊的時間越來越長,直到兔子八點上床睡覺,六太才悄然離開。

六太將手機和辦公室監視器畫面連結在一起,想到了就點來看,看兔子半夜不定時爬起,有時掂腳攀在窗台上撥弄著天文儀仰望星空、有時在地上鋪開自己幫牠買的百科單字互動卡吐著小小的舌頭練習說話,更多時候牠會從窩裡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台白色的平板電腦,那是老古董了,電池早失去壽命。剛發現平板電腦時兔子還不清楚開啟的方法,敲敲撞撞一陣子見全無動靜便拿到忙碌出生態報表的六太面前問:「這是什麼?」

這句話名列兔子最愛說的句型之首,也就這句牠發音快又正確。六太懶得教牠,憑那兔掌根本在觸控螢幕上搗不出任何名堂,他也不想往後的例行檢查得到一隻近視眼的兔子,瞥了一眼繼續埋首於工作中,只是伸手討道:「拿來,這是你不需要的東西。」

「不要!」

六太抬頭,兔子強勢的回絕令他有些意外。他接著眨了眨眼,有瞬間覺得那孩子一臉倔強樣真像極了小時候在祭典上沒撈到半條金魚的日日人,他故作鎮定地移開視線,淡淡扔下一句:「隨便你。」趕在悲傷滲出心窩前將它關回去。
兔子揖拉著耳朵,掩不住失落的窩回窗台。

沒想到牠不久居然挖到電源線,還運氣好地插在正確位置!

某次手機監視螢幕顯現出不尋常的藍光,六太才發現兔子已經學會開機,只差輸入密碼的步驟,就能登入平板電腦。
這還是除了星空之外,沒耐心的兔子第一次特別執著於某事上。

以此為契機,六太開始密切關注兔子獨處時的一舉一動。

他幾乎是一鎖上辦公室的門便開啟手機,程式立刻跳出裡頭的場景,窗台邊的兔子打了個呼嚕,翻過身繼續睡。
六太嗤笑一聲,手機收回口袋,開車離開偽裝成商業大樓的建築物。

兔子在裝睡,他清楚的很。

------------------------

(不知道民國幾年後ㄉ)TBC

老實說貓貓真的很可愛,治癒QQ 我也想養兔日日啊姆醬生一隻給我(OOC

題目:宇宙兄弟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宇宙兄弟
  2. | trackback:0
  3. | 留言:1



<<【火影忍者 】【NS】無題 | top | [宇宙兄弟][布日六] 與差錯觥籌交舉 02 (R18)>>


comment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3/12/25(Wed) 10:45:36 |
  2. |
  3.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26-5082999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