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宇宙兄弟] 藥到病除 (上) :: 2012/12/30(Sun)
這篇本來只是二度要求要看電愛。

結果寫一寫卡了N個禮拜後就變成今天這樣了。

恨自己囉哩八唆的寫作習慣......

反正是日日人離開後的第二年的故事,怕被捏的狗咩囉

下篇才有電愛而且我還沒寫XD

遲來的聖誕禮物,能趕得上新年的話還挺奇蹟的!

========================================

『Hello,這裡是南波家。很抱歉日日人現在不在家,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如果你知道他的聯絡方式、或者聯絡得到他本人,煩請務必告訴我。我是他哥南波六太,會盡快回電。』

嗶--

「姆醬,呃,是我,日日人......嗯......剛剛那語音信箱......挺不賴?」

......

「對不起,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哈哈。」

「我下次再打來。」

嘟、嘟、嘟--

* * *

『四月一號,上午十一點半,您有一通語音留言。』

嗶。

「姆醬,我是日日人,在俄國受訓一個多月了,這邊網路管制很嚴格,所以不太能上網收發EMAIL。沒別的事,跟爸媽說不必擔心我,訓練任務加油。」

* * *

『十月二十八號,下午一點零八分。您有一通語音留言。』

嗶--

「姆醬,我是日日人。生日快樂。」

* * *

『十二月二十四號,晚上十一點。您沒有任何語音留言。』

* * *

六太仰躺在沙發上,埋首於雙掌內。醉意使他頭疼欲裂,呵出的氣具是濃厚的嘔吐味,即使在廁所吐過一輪、也用漱口水清潔口腔,依舊無法根除一身酒味。

沙發旁的邊几擺滿CES-62任務的文件,堆疊底下的則是沒能收拾的CES-51版本--日日人走時並沒帶走它們,裡面有許多注釋和上課筆記,因此六太一併看完了。

無可否認,這份筆記使他達到充分預習的效用,就月面任務的理解程度而言,六太敢論自己絕不輸其他組員。

因為是那個日日人留下的東西;親自跳上月球的日日人書寫的東西;最喜歡宇宙的日日人獨自坐在書桌前思索出的東西。

除此之外,一個外觀精美的包裹斜疊在文件之間,在這裝潢樸素的客廳裡顯得特別突兀。

六太單手托腮,僅以視線轉向包裹:寄件人簽名是自己所熟悉的歪醜字體,地址是電腦輸出的俄文,和附在包裹上的名片地址形狀雷同。他彷彿看見日日人到店裡挑選禮物的模樣,想必那傢伙請求店員包裝時看到那『鮮豔繽紛』的包裝紙時一度打算反悔,想想又覺得麻煩所以沒開口……寧可抱著誇張的、只有女孩子會喜歡的粉紅色包裹走到郵局寄航空郵件……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癡嗎?這傢伙……」

「誰?說誰白癡呀?」

嚇!

六太瞪大了眼睛,不久前才在NASA和自己道別的日籍太空人前輩--紫三世一身過大的聖誕老公公的紅服裝,手裡提著一元商店賣的廉價束口袋,活脫脫像是個會走動的驚奇箱似的站在自家客廳裡。

「聖誕快樂,南波君~禮物,給~」

紫從束口袋掏出某樣東西,拉過六太的手就擅自放入他掌心。

「……」

「非洲進口的陽具項鍊,祝你年底前馬到成功--雖然不可能就是了。」

「謝、謝謝……」

「呵呵,我就說吧,羅利,南波會喜歡的!」

--不不,自己只是禮貌上,在不得罪前輩的情況收下而已!

「咦?真的嗎!?六太?」

日日人的好友--羅利•庫歐摩穿著同樣的紅色服裝、兩邊胳膊夾著禮物,鞋沒脫就直接走進來。

「嗨,羅利……」六太看著不斷靠近自己的鞋印,頭又痛了起來。

「聖誕快樂,六太!」羅利交出左邊的禮物:「剛剛聚會時沒來得及……那個、日日人的禮物我也有準備……請你幫我寄到俄國去。」

「……讓你費心了,多謝。」

「最近有他的消息嗎?」

六太遺憾的搖頭。

「是嘛……那能再麻煩你一件事?」羅利解開鈕釦,露出裡頭的白色襯衫,上方印著黑色的『頑張ろ』三字。「這是我從賢治那裡學來的,是『一起加油』的意思。他走時我什麼都來不及說,這段期間我也拼了命在思考……但果然,除了這句話之外,沒有第二個更適合向他道別的日文了……幫我拍起來傳給他,六太,拜託了。」

「……我知道。」

六太舉起手機,手抖了半天鏡頭才成功聚焦在T恤上。

正確又洋溢著青春氣息的『頑張ろ』,確實是賢治的風格。雖由身為哥哥的自己說出這種話不太站得住腳,但他覺得羅利真的很倒楣,長期被日日人這樣惡作劇,能學好日文才奇怪,不過……

啪嚓。

鏡頭底下的羅利笑容有點僵,像是逼自己揚高嘴唇的笑容、一雙微紅的小眼睛,以及衣服上的『頑張ろ』,強烈的情感躍然紙上;尤其他翻開衣領的模樣,像極了超人--這位美國家喻戶曉的英雄,準備大展身手的預備動作--

六太忽然產生將羅利緊緊擁入懷裡的衝動。

羅利瞭解擁有「太空人」身份的日日人。

他是日日人的候補,日日人該做的訓練,羅利一個都不會錯過,他跟緊著日日人的步伐、甚至必須做的更好,卻沒有一句怨言。

六太初識羅利不久,便注意到日日人相待他時的細微差異:日日人會對羅利開日式的諧音玩笑、治療P.D的後期亦是請羅利幫忙處理復健過程--這要在國內絕不可能發生:向能取代自己的人求助?開什麼玩笑?

日日人和羅利卻做到了。

六太按下傳送鈕,笑容苦澀。

不敢對弟弟說出『頑張ろ』的自己……實在丟人啊。

日日人蕭索的側影掠過腦海,六太捏緊手機螢幕,心道:收到照片就主動回傳個訊息吧!這可是羅利的心意,別挑在這種場合腦筋裡的螺絲給我掉光光!


送完禮物的紫看六太和羅利那方(對日日人的)情意正濃,不知怎麼就很想惡作劇一番,於是他躡手躡腳的步出客廳,打算做幾顆雪球來冷卻那兩傢伙的思念。

休士頓的夜幕散漫地抖落雪花,將掛滿彩色燈飾的社區妝點成單調而淒冷的銀色。紫大聲打了個飽嗝、攏攏衣襟踏上雪地,一排從自己腳下延伸至車道的狗腳印拉住他的視線。

「喔?」

紫舉步跟了上去,他進入六太客廳時曾注意到落地窗被開了條縫,正好是如阿波那種小型犬能鑽過的大小。看這雪的勢頭,自己不妨做一回好人,早早把阿波抱進來才是上策。

輕巧的腳印像是有目地的朝車道奔去,消失在鐵捲門半掩的車庫入口前。羅利的VOVLO就停在車道上,紫經過時順勢掃了輪胎一眼,發現前輪積雪被引擎餘溫消融後與泥土混在一塊,形成污濁的水窪,水窪四周散佈著阿波雜亂的腳印。

「……喔?」紫彎腰察看了下,如他猜想的,離地不遠的胎身有道凍結的水漬。他直起身、回頭望向燈火通明的房子,了然道:「真聰明啊,小狗。倒是我多管閒事了,嘛,回去吧……」

準備掉頭離去時,紫猛然想起一件事,他止步原地,遲疑的轉向車庫。

稍等一下。

他們來訪的時候,鐵捲門有被打開嗎?

* * *

「嗚啊!」

屋內傳來男人們的慘叫。

「--咳咳咳!阿波!你咬那什麼--咳咳咳!」六太咳得嗓子都啞了,連忙指揮羅利將阿波抱走。

「阿波乖,別亂動!」羅利憋氣同時撈走阿波:「六太,你沒事吧?要不要去廁所沖水?」

「好……咳咳咳!這什麼……好難受……」

紫進來時見狀況亂成一團,忙問:「什麼什麼--搞啥鬼?怎麼到處都是粉?」

羅利捏著鼻子道:「紫,你小心點不要吸到了。阿波不知道從外面撿了什麼東西,六太想從牠口中拿出來時牠沒放,結果紙袋就破了……」

「麵粉?」

紫拉了拉從阿波口中露出的紙袋殘骸,小巴戈犬這次配合的鬆口,滾著無辜的大眼睛,鼻頭發出嗚嗚的聲音,彷彿乞求原諒。「上面什麼都沒寫。」

「我先倒杯水給六太,他吸到太多了。」羅利憂心忡忡道:「我也有吸到一點,不是麵粉,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很不妙的東西。」

「不妙?」

「是,太空人絕對碰不得的玩意之一!」羅利倒水的手隱隱發抖:「幸好現在是連假,身體檢查被發現的話可是會失去資格的!」

紫嗅了嗅紙袋,臉色同樣凝重起來:「大麻粉?」

「也許不止,我不知道粉裡還混了什麼。」羅利頓了下,看著不再咳嗽的六太像是被抽乾身體裡所有力氣似的倒在沙發裡,擔憂道:「六太有吸麻的經驗嗎?」

「沒有吧。」

「現在怎麼辦?」

「難說……他會吐或過敏嗎?」

「還看不出來。」

「那……」



六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耳朵雖聽得見羅利和紫交談的內容,大腦卻鈍的無法思考。

他們再說什麼?

頭好暈,喉嚨好痛,身體重的彷彿不是自己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誒?想不起來。

對了、今天是聖誕節--六太看見擱在邊几的禮物,總算有確定的單字敲進思緒裡。

聖誕節、拆禮物,孩提時代養成的本能是六太此時行動的依據,紫和羅利緊緊盯著他的動作:拿過禮物放到腹上,蹙眉瞪眼噘著嘴,把緞帶當作假想敵般的纏鬥著--瞧他雙手抖得那付德行當然是解不開的,羅利苦笑了聲,掏出瑞士刀幫他割斷緞帶,六太抬眼望著羅利,渙散焦聚下隱隱流淌著亢奮。

「啊、啊,解開了,好棒!」

下一刻,他抱著禮物,精疲力竭的睡著了。

* * *

爭執。

『不行,我反對。留六太一個人在家太危險了!』

危險?怎麼可能,自己獨居很長一段時間了。

『沒關係的吧?要我的話,可絕對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醜態。』

醜態?莫非、是指被月面任務小組除名?

是日日人嗎?

* * *

「六太……真可憐,在哭呢。」

「喔喔,錄起來錄起來。」

「紫!」

「反正是難得的經驗,錯過這村沒那店啦~」

六太抽抽噎噎的模樣像極了阿波皺巴巴的臉,他眉頭深鎖,不斷發出沙啞的呻吟。紫聳聳肩,在沙發四周徘徊,舉著手機尋找錄製點。就在他對準六太的臉來個特寫時,全身像水母癱躺在沙發上的人忽然憑空揮出左拳,不偏不倚打歪紫的企圖。

「嗚喔!」紫誇張的踉蹌一步。

「怎麼回事?」

「……還真看走眼了,反應居然是打人嗎?」紫重新捱過去、興致富饒的看。

羅利躲得老遠,評論道:「有什麼好奇怪?在美國,吸到神智不清拿槍亂射路人的都有,你們日本人真的很壓抑耶。」

「因為我們都只是為了成為社會的小螺絲釘而活嘛......南波這點倒是箇中好手。」

「真奇怪啊,你跟日日人、吾妻和六太,明明完全相反的類型,卻同樣被JAXA選中......你們國家的標準究竟是什麼?」

「這種事沒人會知道的,羅利,也許只是時間運氣剛好對上而已。」紫擺擺手:「再說我跟日日人可差多了,反倒是你覺得跟吾妻先生比較像的南波,才是讓人完全不懷疑他跟日日人是兄弟般的相似呢。」

「日日人、唉……」憶起擁有前輩與朋友雙重身份的日日人,羅利感傷道:「真想跟他共事久一點。」

「聽說上頭開了好幾次協調會,卻都沒辦法讓蓋茲點頭。」

「可是、他這麼努力克服了P.D!大家都看到了啊!」

「羅利,你知道原因。」紫沉聲道:「我們只是一群演員,被遴選、還是被淘汰,到頭來決定權都不是自己的。」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所以我沒說日日人離開NASA不好,但他說走就走、連聲再見也沒說,這樣的態度讓我感覺很糟,不,簡直糟透了!」

「……」紫無話可說,儘管他覺得不打招呼就走很有日日人的風格,他跟對方的感情並無深厚到需要替他辯駁的地步。

除了一人。

這裡,還有一名曾因捍衛日日人名譽而丟掉工作的老實傢伙。

「抱歉……羅利……」

六太的聲音忽然從背後冒出來,嚇了羅利一大跳。「六太?你醒了?」

「嗯……」六太模糊應道,事實上,他連眼前站著誰都看不清楚,無數噪音在腦袋裡敲鑼打鼓,他無法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連想的力氣都提不起來。

「南波,你覺得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紫打量道。

「沒事。羅利、那個--」六太伸直手臂,朝空中胡亂揮舞:「對不起,日日人他不是故意的……是我的錯,要是早點發現就好了……都是我太遲鈍,連弟弟求救的聲音都聽不見……我還能再更愚蠢一點嗎?」

羅利無語凝噎,他抹了抹眼,小聲說:「六太,你很痛苦吧。」

「我們該走了,羅利。」紫輕輕拍下羅利肩膀:「趁雪還沒把路封死時回去。」

「可是--」

「他看起來還挺正常的,不是嗎?況且,」紫意味深長的望著六太,續道:「日本人是個非常、非常介意被人窺視內心的民族,尤其在這種時刻,放南波一人獨處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為什麼?」

「因為,你不是能安慰他的人。」

沒人能。

題目:宇宙兄弟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宇宙兄弟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所以我說看完宇宙兄弟... | top | [宇宙兄弟] 火星任務(一)>>


comment

最親近的人卻沒有在第一時間伸出援手,這份懊悔讓姆醬痛苦萬分。
開頭姆醬的電話答錄機所說的話Q Q
非常在意那個白粉(笑)還有下篇要出現的情節。
期待下一篇wwww遲來的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1. 2012/12/30(Sun) 09:01:25 |
  2. URL |
  3. 貓印 #-
  4. [ 編輯 ]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1. 2013/02/11(Mon) 13:44:14 |
  2. |
  3.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10-35cb0ef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