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宇宙兄弟] 忍耐的主題 (R18 :: 2012/12/02(Sun)
耶恭喜我又刷出一篇H文 lol

首先恭喜二度出本!!!強烈推薦披薩兄弟,內容萌得要死,請大家有興趣務必購買!

幫忙放放 印量調查

這篇...雖然我每次寫文都很希望讀者告訴我感想,但這篇亂七八糟沒頭沒腦的自爽文能得到什麼感想?

不管了,老樣子,謝謝閱讀 > <

火星又被我延宕了一個禮拜,ㄏㄏ
====================================


六太第一次在電車上抓到色狼是在國中的時候。

儘管猶豫躊躇好久,他仍無法棄那女孩不管,因此他出聲戳破其他乘客放任色狼為所欲為的假和平。

從此他再沒遇過色狼。

可這不表示,他沒遇到和被色狼騷擾同樣難堪的事。

* * *

「日日人,笨蛋!你在摸哪裡!」

高中生的六太被卡在在沙丁魚群般的車廂末端角落,和他一樣高卻差了足足三歲他的弟弟日日人身體緊貼著牆壁,看著把清靜角落讓給自己的六太,表情止不住笑意。

「不小心的啦,姆醬。」

「快拿開啦!」為保持平衡,六太先前就把兩臂張開撐住牆角,後方強大的推擠力道逼迫他不斷往前傾斜,讓他語氣跟著不善起來。

「誒?」

「誒什麼誒!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大笨蛋!」六太氣急敗壞的低吼。

日日人扁了扁嘴,六太正想繼續斥喝,從身下傳來的緊迫感又更明顯了。

「日日人!」

「姆醬,撞到後面的女生了喔。」日日人無辜的說。

「啊......?」六太連忙回頭,果然看到後方OL臭臉瞪著自己。

「抱歉,真的很抱歉!」六太頻頻鞠躬,有著紅豔唇色的OL嘖了一聲便不再理他。

六太心情低落的回頭,不意外地與日日人目光相撞。

「都你害的。」

「是姆醬太容易興奮。」

不要說的事不關己啊,混帳日日人!

「你再不拿開,信不信我賞你一個頭錘?」

「要試試嗎?」

日日人變本加厲的拉下六太褲頭拉鍊,手指滑溜的鑽了進去。

「日日人!你太過份了!」

直到現在,六太仍以為對方在開玩笑。

「......好嘛,對不起。」

日日人見六太真生氣了,不情願的撤手。

「呼......」六太鬆了口氣,板起臉孔教訓道:「知道錯就好,開玩笑也得看場合,你就是這樣才老被說是KY......等等,喂!你又想幹嘛!?」

六太慌亂地聲音都飄忽起來,他左右轉頭朝後方一掃而過,確定沒人注意到角落動靜,才狠狠移回視線,咬牙切齒道:「笨蛋,這裡是電車!」

「我知道啊。」日日人坦然的表情讓六太氣得想不顧一切錘下去。「姆醬,幫我遮好喔。」

六太忿忿往前站了一步,兩人距離近得能聽見彼此呼吸。

日日人急促的呼吸噴吐在自己脖頸間,六太難掩羞恥撇過頭不去看他,叮嚀道:「臭小子,快一點。」

「嗯。」

靠近門邊的高中女孩嘻笑的音量在車廂裡佔據不小份量,自己背後西裝遮不住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全神貫注的盯著手機,左邊情侶乾脆相擁一塊,右方OL似是還記恨自己撞疼了她,輕蔑的視線三不五時擦過自己......六太身在一個充斥各種干擾的空間,腦中唯一能描繪的卻是日日人淌紅著臉,雙眼緊閉,門牙咬緊下唇的景象,耳裡聽得見的也只有那偶爾才會竄出他嘴邊的悶哼。六太相信自己臉一定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他縮緊脖子,更不敢往後亂看,深怕有人發現角落的異常。

「好......好了沒啊?」

「嗯......快了。」

「喂、我覺得那個OL看過來了!」

「姆醬,手借一下。」

「?」

也許是自己多心,日日人的語氣總覺帶了點不耐煩。

專注於在意弟弟的異象,六太沒多想著任日日人拾起自己左手,放在一個熱呼呼的東西上。

等等,熱呼呼?

「!!!!!!!!!!日日人你!!!!!」

「哈......果然......這樣比較快。」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六太簡直快哭出來了。

為什麼他得在電車裡幫弟弟自慰啊!!!

那玩意在掌內忽然猛烈彈跳,滑溜溜的感覺像是亂竄的泥鰍,六太下意識地收緊手指,拇指倉皇按住那滾燙冒泡的噴發口,惡狠狠的低吼:「不行!」

「姆醬!」日日人眉頭難得皺成一團。「別鬧!就差一點......」

「果然還是不行!這裡是電車耶,萬一被發現我們兩就死定啦!以後人家會怎麼叫我?手淫的哥哥?不行,絕對不行!!!」

「姆醬....好難受,手拿開啦......」

日日人的聲音聽起來好不可憐。

變聲後的日日人就像日本所有踏入青春期的少年,開始意識到「性」這回事,早早就在同齡朋友口耳相傳下學會手淫這檔事。

六太想起第一次在日日人的床上發現衛生紙的複雜心理,稍微一問,日日人就毫不避諱的招認,還一副射精跟擤鼻涕差不多舒服自然的口氣,聽得六太啞口無言。

「忍耐啦,下車後去廁所,愛怎樣隨便你。」六太硬著心腸堅持:「而且你現在射,一定都沾在我褲子上,超噁的,現在冬天,被人看到我也沒辦法用打翻冰淇淋或者奶昔搪塞過去!是說根本都你的錯吧!誰叫你要在電車上亂來!活該!」

「什麼爛理由嘛。」

日日人扁了扁嘴,雙眼滿是叛逆色彩。他忽然揪住六太規矩平貼在胸膛的領帶,拉近湊到他耳旁,輕聲說:「我有辦法。」

六太狐疑的斜望著他,內心升起一股不祥預感。

「你吃下去就行了,姆醬。」

* * *

電車門又開了,這是數條支線交會的一個大站。一波人出去,又一波人湧入,領地一次次被冒犯的感覺令人焦躁,卻從未有人為此提出質疑或者抗議。明明是最討厭肢體碰觸的日本人天天在電車裡與他人碰撞接觸,實在矛盾的好笑。
對日日人而言,倒是求之不得的美差。

「嗚嗚,好難受...」美和子抱著書包,小心不讓自己被人群衝倒。學校不久前才傳來有學長在電車裡摔倒被斷肋骨的意外,嚇得她一度拒絕搭電車上學,直到被媽媽威嚇不給零用錢,才悻悻的重新踏上往返之路。

今天的情況很不妙,她沒佔到牆壁的位置,靠節食瘦到四十五公斤的身體沒什麼支撐力,像是浮萍隨人群移動,漸漸被推往車廂盡頭。正當她疲憊的想喘口氣時,列車忽然煞車轉彎,離心力將她身子往後甩,重重撞在他人身上。

「啊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美和子哭喪著臉頻頻道歉,她不敢往後看,就怕撞到凶神惡煞。

「嗯......沒關係,我沒事。」

那是道年幼又一點沙啞的嗓音,美和子偷偷瞥向後方,見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孩才放下心來。

「真的很對不起喔......」

「雖然有點痛,不過,沒想像中的來得糟呢。」

「糟?」美和子擔心的想轉過身:「撞到你哪裡了嗎?」

「沒事,大姊姊自己小心點。」

「啊啊!我的站快到了......希望現在擠還來得及......」

美和子頭也不回的重新鑽入人群中,日日人這才作了個深吸呼,抑制內心雜亂的心跳,再緩緩吐出。

食指勾起六太下巴,年長的男孩順從的仰起頭,對上他的眼神。

那是超越迷茫,彷彿隨時會昏厥般的呆滯。

「姆醬?沒事吧?」

日日人輕撫六太鬢髮,魚勾似的纏繞在手指卻不割人,就像姆醬一樣,氣勢再怎麼凌厲,無論如何卻不會真正傷害到自己。

六太闔上眼,接受對方近乎疼寵的動作。

「唔,看來沒嗆到。」

分身小心翼翼地從六太口中一吋吋後退,拔離時依舊敏感的頭部摩擦到六太牙齒,因此日日人又射了一點在他舌頭之間。

六太嘴巴雖慢慢從O狀收合,仍是微張著,日日人還能看見白色泡沫在裡頭打轉。

不久,泡沫和著唾液,隨著眼淚汨了出來。

「咳咳,咳咳咳咳咳--」

六太開始乾嘔,撕聲裂肺的咳。

那東西就黏在食道裡,像遇熱的奶昔一點一滴滲下去。他無法用任何詞彙描繪這個味道和感覺,事實上他也沒多餘心思去想,確定的是身體極力排斥著,胸腹肌肉無一不在奮力收縮,試著讓六太把吞下去的東西弄出來。

「誒、咦?姆醬、沒事吧?喂!」

「日......日人.....你這傢伙......咳咳咳咳--」

六太摀著嘴,拇指築壩似的橫放入嘴裡咬,避免聲音潰堤。

他勉強撐起一邊的眼皮,面前的傢伙看起來很著急的樣子,卻還能以不輕不重的力道拍撫自己背脊……給我端什麼穩重的架子啊?想哭就哭出來嘛!會變這樣還不是你的錯,給我露出反省的表情啊,笨蛋日日人。

腥臭的空氣堵在肺裡迷路許久終於找到疏通口,六太咳嗽的力道逐漸轉強,他稍一抬眼,發現周遭的人用像是看著什麼穢物的眼神瞪著自己,疏離、恐懼交織,架設起一堵無形的牆企圖隱藏縮在車廂角落咳嗽的自己。

嘛,大概是被當作傳染病般的存在了吧?

真好笑。

「--噁!」

* * *

「毛巾。」

「我擦過汗。」

「沒差,我還吐了呢。」

車站廁所裡,六太掬水漱口、清洗沾到衣服的嘔吐物完畢,朝後伸手向日日人討取毛巾擦臉。

「......」

「幹嘛?」

鏡裡的日日人木無表情,六太噘嘴輕嘖一聲,低頭又潑了自己一臉水,盯著水流漩渦狀的被吸入排水口,緩緩道:「你怕了?」

「...才沒有。」

「日日人,記得我說過什麼嗎?」

「嗯,對不起。」

強者,從不輕易出手。

「但是......不能原諒!」日日人冷聲道:「姆醬已經很難受了,那些人卻一點同理心也沒有,還說很難聽的話,我不該打那麼輕的!」

「喂,我會這樣是你害的。」六太好笑的提醒。

「那不一樣!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到底哪裡不一樣?六太十分想吐嘈,可惜暫時沒這心思。

嘛......會這樣思考的自己,果然對日日人的態度和其他人不同。

「嗚啊,肚子好餓。」

「車站外有鯛魚燒,要吃嗎?」

「不要,你吃就好。」

「我沒錢。」日日人拉出口袋,傻呼呼的笑。

「老媽昨天不是才給你零用錢?」

六太從日日人手臂上拿回書包,往裡頭掏錢包。

「買書花掉了。」

「啊......說的也是,這次輪到你付錢沒錯。」

兄弟倆約定輪流買宇宙相關的雜誌或讀物,互相交換閱讀好省錢。

「沒差啦,我不餓。」

「......我要吃抹茶口味的。」

「唉?不能挑奶油或草莓果醬嗎?」

六太逕自向前走,口中不忘酸道:「你不是不餓?」

「姆醬餓我就餓了。」

兩人一前一後朝目標攤販走,日日人跨了幾步與六太並肩而行,正要開口,就聽六太說:「日日人,今天的事是我們兩個的秘密,聽懂沒?」

「不能說嗎?」

六太搖頭。「你不懂,這是對喜歡的「女生」才能作的事。」

「可是,我喜歡姆醬。」

最喜歡了,他補充。

「單純的傢伙,你敢說的話絕對會被欺負到死。總之不准說!」

六太近似牢騷般的甩下威嚇。

日日人不悅的嘟嘴:「又要我忍耐了。」

「就像UFO一樣,我們自己知道就好。」六太伸臂勾住日日人肩膀,靠在他耳邊說。

「那就不好玩啦......」

「再吵鯛魚燒就不選奶油或者果醬口味的!」

「知--道啦。」




END
  1. 宇宙兄弟
  2. | trackback:0
  3. | 留言:3



<<[宇宙兄弟] 火星任務(一) | top | [宇兄] He can still breathe when drowned>>


comment

偷偷的留言...
www真的太好看了非白大寫的兄弟都會萌到戳中我的心
姆醬天使包容著弟弟讓人超感動不管怎麼上下其手都行(喂!!
日日人已經往電車癡漢(只對姆醬)發展了
  1. 2012/12/02(Sun) 11:24:31 |
  2. URL |
  3. 阿腹 #-
  4. [ 編輯 ]

日日人超壞的啦www在車上喝下去這樣的羞恥play...
最後的對話真的超溫馨的 喜歡ˇ
  1. 2012/12/02(Sun) 11:39:30 |
  2. URL |
  3. 籽 #-
  4. [ 編輯 ]

嗚啊啊!這種羞恥PLAY好萌啊!>///<
哥哥整個太縱容弟弟啦!
超可愛的wwww
  1. 2012/12/02(Sun) 14:14:48 |
  2. URL |
  3. 洗豆妖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208-1c00c2e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