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中下) :: 2012/10/17(Wed)
有鑑於紅衣ㄉㄉ哭訴自己CP冷,於是ㄈㄅ我來支援了

這是來不及寫完的Broken...哭哭,我努力趕11月補完(可能嗎

請讀者朋友們大力鞭策我!!!不然我最近都在玩零之軌跡,一整個墮落

========================

翌日,豪炎寺在來賓停車場和睡眼惺忪的妹妹分手後,提著早餐敲上円堂房門。

円堂今次反應倒挺快,敲第二下時豪炎寺聽見門後傳來答答的腳步聲,緊接著門鎖鬆動,円堂的影子剛在眼前虛晃了一下,豪炎寺的肩膀便被握住,一舉扯進房門。

「……」

豪炎寺斂著臉,靜靜沈浸在這個暌違多年的擁抱。

「壽司我全部吃光了。」円堂開口。

面對話題突如其來的跳針,豪炎寺從善如流的說:「我買的是兩人份。」

「所以不能浪費。」

「喔,你還吃得下早餐嗎?」豪炎寺微微一笑,心情飛揚不少。

鑽過疊得山高般的紙箱進入客廳,視野頓時開闊許多。昨晚站在那彷彿弔憑的燈光下覺得房間要多陰森有多陰森,早上來看又是另一回事;望東的窗戶收起窗簾便有足夠的採光,即使空間相同狹窄,視覺舒服了,自然降低排斥感。

円堂清空矮桌,方便豪炎寺展示他帶來的慰勞品:漢堡。

円堂無所偏好,任何食物他都能當強化自身的能源吞下肚,唯獨對這家西式早餐的漢堡讚譽有加,以前晨練結束時常拉著自己和鬼道往店裡衝。

老實說,福嫂每天準備的早餐味道不知好上幾倍,偏偏那肉排被淋上某種『特殊醬料』,使人越嚼越上癮,直到味蕾記住那味道,就再也找不著比它更好的了。

--那是名為『友情』的醍醐味。

豪炎寺幫円堂買了一升的鮮乳,自己喝的是紙杯裝的熱卡布其諾。円堂盯著他手中咖啡,邊嚼邊問:「你在哪買的?」

「停車場出口有一排販賣機,右邊那台。」

「我也想買一杯。」

豪炎寺愣了下,疑惑道:「你喝咖啡?」記得円堂明明不喜歡咖啡的味道啊?

「嗯,鬼道每天早上都自己煮、義大利的大家也都當飲料喝,習慣後雖然不排斥,他們還是老愛取笑我加糖。」

「……哈哈,原來是這樣。」豪炎寺放下紙杯,乾澀的說:「吃完一起去買吧。」

兩人相談甚歡,豪炎寺主動避開昨晚爭執的舉動明顯讓円堂表情鬆懈下來,直到豪炎寺看時候不早、円堂還想爭收拾的活,忍不住擺起臉色,円堂才訥訥退進浴室換裝梳洗,出來馬不停蹄的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和背包,兩人一同衝出門。



「喂、這……?」

兩人站在球場邊坡面面相覷。

足球場擠滿了學生,彷彿亂七八糟的拼布,瞧得円堂下巴差點合不攏。

「這怎麼上課?難道今天是學園祭還運動會?」

「円堂,你沒搞錯時間?」

「……我確認一下!」円堂從口袋挖出揉成紙團的通知書,看完說:「沒搞錯啊,就是現在。」

「嗯……這裡恐怕超過兩百人。」

「同學,你是二-A的學生嗎?」円堂就近抓了一名男學生詢問。

「不是,我三年級。」

亂數問下來的結果,円堂發現三年級的不止一班,莫非場地臨時變更用途忘了通知?円堂告訴豪炎寺自己的推測,豪炎寺點點頭,提議道:「到體育組問問?」

「只能這樣了。」

現在是上課時間,校舍走廊冷冷清清的,豪炎寺和円堂見狀反倒覺得安心,至少可以確定並非全校同學都跑到足球場上。體育組在福利社旁邊,円堂率先敲門進入,劈頭一聲熟悉的嬌嗔:「好慢!」

「誒?夏未?」

雷門夏未一身淡紫色的套裝,皺著眉頭站在他眼前。

「慢吞吞的,當心我扣你薪水。」

口裡明擺著威脅,夏未描繪眼線的眼睛卻勾勒出重見円堂的喜悅,豪炎寺接著他的腳步進入,夏末神情一愣,隨即迅速抹上鎮靜恬雅的面容,招呼道:「好久不見,豪炎寺。」

「好久不見。」

豪炎寺素來便是言簡意賅的人物,夏未不以為意,轉向円堂道:「情況有變,你今天的課全部取消,晚上手機保持開機,等候我們通知。」

「誒?為什麼!」

「哼……因為我錯算你這傢伙的影響力,以為你暫代兩個禮拜不會造成影響……開心嗎,孩子們可都衝著你來……放心,這事我會想辦法解決。」

「夏未,妳講清楚點。」円堂哭笑不得的打斷她。

雷門夏未一副『你還不懂?』的表情,仍舊進一步解釋:「他們是這堂在其他地方上體育課的學生,不知從哪裡知道你來代課兩週的消息,全部不願配合上課,硬要擠在一起聽你教足球……哼,讓我知道帶頭者是哪個班級的話……」

「咦--他們?這麼多人喜歡足球?」円堂出乎意料的開心,「我可以上啊,反正今天不會用到球門。」

「你樂傻了嗎?這麼多人一定會出事。」

「如果讓各班體育老師們一起幫忙呢?假設操場的哪個角落都行,那就像運動會宣誓一樣先集合整隊、由円堂下指令,如此一來,就算只是做基本動作,學生們應該不會有意見。」豪炎寺提議道。

「不行,每個教師都有自己的規劃,厚此薄彼只會顯得校方不尊重教師。再者,孩子們實力比你想像中的還好,萬一和他們期待的不相符,明天家長瘋狂的抗議電話有得你受了。」夏未否決道。

「嗚啊啊,這樣不行、那樣不行,現在該怎麼辦?」

「坐下,開會!」

一聽要開會,円堂立刻朝豪炎寺遞出求助的眼神,豪炎寺回報以愛莫能助的苦笑,眼睜睜看夏未將円堂抓進會議室。

豪炎寺清楚自己的身份是訪客,內部會議的位置自然輪不到他,他本來也只打算留到円堂上課後就開車回家,殊不知會發生這樣的狀況。低頭看影子快縮到腳下,豪炎寺思考一會兒,決定利用空檔去商店街、帶碗雷雷軒拉麵給円堂當午餐。

屁股還沒把椅墊坐熱,豪炎寺此時最不願聽見的手機鈴聲悠揚響起。

「豪炎寺先生,我是椎名。您不能突然遞這麼多天的假條!」負責管理球員出勤的椎名經理兼公關今天稍微晚進公司,看到桌上傳真嚇得連西裝外套都來不及脫,電話一通立刻搶先截斷豪炎寺可能準備的任何藉口。「就算有特殊原因,也必須經過上級批示……你現在馬上回球隊報到!」

即使是國家代表球隊,若以為能輕易拿到豐沛資金可就太天真了,公關經理得時常和掌握預算的官員打交道,這些人可不是輕易能打發的主。豪炎寺外型出眾、談吐極佳,經理起先的確有將他包裝成足球明星的打算,他自信即便在眾興雲集的場合,豪炎寺的光芒依然不會被掩蓋。

可惜……真是可惜了,這麼一個好苗子……本性竟然是聰明、狡猾、善於偽裝!這之前自己從沒察覺,直到有個收益大好的廣告合約找上門,豪炎寺配合度極高的全程參與,直到合約快談成時忽然丟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考上理想的大學,想以學生兼選手的身份活動,因此希望能將機會讓給比自己更合適的隊友云云,總之把人家唬得一愣一乍的,最後還不因做白工生氣,反倒稱讚他的上進心,轉頭囑咐自己別想著要用金錢污染年輕球員……聽聽,這都什麼話啊!明明自己也是在完成本份,待遇怎就差這麼多?

「椎名先生,我之前連續主動放棄假期的舉動不能替我帶來相對應的長假嗎?記得我幫助找不到人參加賞櫻宴的您時,您很認真的發誓會給予我補償……」

「年輕人,大人發的誓後面有很多但書,你應該先問清楚。」

「……這個長假對我很重要。」豪炎寺死不鬆口。

「千宮路議員對球隊更重要!」椎名自知不能逼太緊,隨即放緩語氣道:「你跟議員不是很有話聊嗎?議員從德國訪問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指定見你,你怎麼能讓他失望?先回來跟他會面,我馬上去調整你明天到週末的行程讓你放假,嗯?」

「就這麼說定了。」

掛斷通話後,椎名經理鬆了口氣:議員那關總算平安度過了。他讀著自己手上記錄,過了幾秒鐘,忽然領悟過來--

糟糕,真讓這小子得逞了!
(3)
千宮路大悟,德國企業家,本名迪亞哥,十年前結識日裔的妻子,育有一子。五年前,為了思鄉的妻子全家遷籍日本,從妻姓千宮路,名字音譯為「大悟」。

千宮路在妻子娘家的支持下步入政壇。夫妻倆熱愛足球,亦因足球結緣,兩年前他高票當選為議員,從此不遺餘力的推廣足球運動,時常以「足球是任何人都能享受的平等運動」為題,列舉閃電日本隊奪得世界冠軍的例子,試圖喚起國人的愛國意識,兩年內小有成就。

這個人,不管是職業球隊或者國家代表隊,都是急於爭取的財源。

豪炎寺的父親是知名的醫院院長,而醫界則是政商名流望能拉攏的對象,在這基礎下,豪炎寺認識偶爾會攜家帶眷來自家拜訪的千宮路大悟也就不那麼令人意外了。

豪炎寺也曾當過他的兒子大和幾天的足球教練,指點他基本動作,千宮路大悟是希望他兒子能成為像火焰前鋒般帥氣的FW,豪炎寺指導時卻發現大和對守門員更有興趣,協助說服他父親讓他轉位置後,兩家因此熟絡起來。

豪炎寺駕駛的德國車種也是透過千宮路才即時拿到手,其實它是豪炎寺送給父親的生日禮物,只是經銷商出了點問題,車子被卡在海關,無計可施下只得拜託千宮路幫忙。

父親收到車後高興卻不領情,堅持等車開不動了再換,於是這輛車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事後還被千宮路狠狠取笑一番。


豪炎寺油門踩很緊,像砲彈般在高速公路上奔馳,兩個多小時後抵達球隊所在的城市。

千宮路已經到了。

豪炎寺視線略過一台像在發光的白色跑車,千宮路有輕微潔癖,車子每開出去必重新打蠟。豪炎寺偶爾會壞心的想:萬一千宮路開在高速公路時,天上掉下來一坨鳥屎掉下來沾到車前窗,他會不會乾脆一頭撞上護欄、再跳車猛擦……

「……看你的表情我就在猜,難不成只有我自己對回來這件事感到懷念又開心?」

「你多心了。」豪炎寺面不改色。「這位是?」

千宮路身旁坐著一位白髮稀疏的老人,他身材乾癟、神色掩不住疲倦,聽豪炎寺用英語問起自己,皺紋堆起微笑,伸手用腔調濃重的英語回答:「初次見面,叫我瓊吧。」

「瓊醫師是德國腰椎神經科的權威,許多歐洲球隊的聘僱醫師都是他的學生。」千宮路與有榮焉的說。「這次請他演講運動傷害的主題再適當不過!」

豪炎寺想起早上足球場的盛況,點頭道:「的確,踢球的人數似乎越來越多,尤其時孩子,不好好暖身的話的確容易運動傷害。」

「扭到腳還好,至少不會影響生活,萬一傷到腰椎神經可慘了……尤其是守門員,那機率實在高得可怕!唉……我今早才在電話裡跟大悟講円堂選手的事,希望他能引以為戒,乖乖做好暖身……」

豪炎寺頓時一驚,「円堂?他怎麼了?」

「你沒聽說嗎?歐洲體育台向義大利隊確認過,円堂選手因腰傷無限期休養,可惜下季場上見不到他了。」

這之後,豪炎寺再也無法保持專注力,與千宮路的交談多是心不在焉,唯獨瓊醫師開口時才認真傾聽。千宮路見他如此,自討沒趣道:「修也,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

「謝謝你,千宮路……瓊醫師,円堂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他現在就在日本,可以請您安排時間幫他看看嗎?」

「……我只能答應你會向漢斯探聽円堂選手的症狀,並跟他討論我的看法,那是他的病患,他會比我更瞭解円堂選手。」

「我明白,非常感謝您。」豪炎寺深深垂下頭,雖然不知自己能替円堂帶來何種幫助,多一個人,就是多一份力量。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Broken(円豪R18)
  2. | trackback:1
  3. | 留言:2



<<[宇宙兄弟] 萎縮的誓言 (上) | top | 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中)>>


comment

ㄈㄅ加油喔!!
一直很喜歡你的文:D
再加上我已經期待這篇期待很久了說wwwww
  1. 2012/10/20(Sat) 02:23:02 |
  2. URL |
  3. 奇異果貓 #-
  4. [ 編輯 ]

Dear 奇異果貓

謝謝妳喜歡我的文!
被期待感覺真的好開心,這篇情感也醞釀很久,希望能早日將結局生出來>////<
  1. 2012/10/28(Sun) 08:16:39 |
  2. URL |
  3. 非白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89-a63c4a3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まとめ【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有鑑於紅衣??哭訴自己CP冷,於是??我來支援了這是來不及寫完的Broken...哭哭,我努力?11月補完(可能?請讀
  1. 2012/10/24(Wed) 14:17:59 |
  2. まっとめBLOG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