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中) :: 2012/10/09(Tue)
糟糕主線拉太長太囉唆了(死

-----------------------------------------

氣氛沉入一片死寂,円堂再次開口,卻是客客氣氣的請豪炎寺離開。
「對不起,請讓我一個人靜靜。」
(中)
豪炎寺回到一開始的走廊,茫然地盯著足球場,場內燈火通明,入夜後反倒熱鬧起來,處處都是孩子練球的身影。

豪炎寺忽然很想取消休假,回到隊伍裡。他想不起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至今還沒搞清楚円堂身上出了什麼事,一切似乎就結束了。

「円堂……」

豪炎寺敲敲門,也不管円堂有沒有仔細聽,一股腦地交待道:「我要回去了。壽司不能放太久,有你喜歡的甜蛋捲和炙鮪魚腹肉,鮭魚卵要先吃掉,免得發臭。你明天開始要帶隊吧?這幾年我們常去的早餐店換了地方,明天早上我會再來,帶著早餐。」

豪炎寺深吸一口氣,才又道:「剛才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很抱歉逼你說出那些話,我不會再問了。」

喀,門出乎意料地開啟,一張鈔票從門縫遞了出來。

「老樣子,謝謝你。」円堂含糊的說。

「沒問題。」

豪炎寺抽走鈔票,正想聽円堂有什麼話要說,卻看到見後者急急帶上門,連道別語都說得匆促。

豪炎寺碰了一鼻子灰,手裡攢著車鑰匙,指腹深深陷進冷冰冰的凹槽。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喂?我是豪炎寺。」

「哥哥,你怎麼了?」

「咦?」妹妹夕香突如其來的關切令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看下面,這邊、這邊。」

豪炎寺四處張望,在靠近宿舍的巨大燈柱下發現就讀雷門國中的妹妹,豪炎寺夕香上下跳著朝自己揮手。她身旁圍繞一群同年紀的女孩,皆穿著雷門運動服,紛紛以好奇的眼光盯著這方,有幾位思考了下,露出驚訝的表情,轉頭向其他女孩們竊竊私語。

說是竊竊私語也不盡然,豪炎寺可都從手機中聽見她們訝異卻愉快的笑語。

「夕香,那是你哥?他怎麼會在這裡?」

「跟報紙上長的不太一樣!本人好帥!」

「啊!他下來了!我的髮型有沒有很亂?」

夕香噘著嘴回答:「我也不知道,他沒說今天會回來。奈緒妳別忙了,頭髮往後撥就好,我哥喜歡精神點的。」

但是再怎樣也不會對妹妹的同學出手,夕香在心裡默默補充。

「夕香?」豪炎寺大步走來,顯得有些急促,「這麼晚了還不回家?」

「哥哥才是,來學校也不說,根本不想念人家!」小女孩抱怨道。

豪炎寺一時語塞,他臨時請假來見円堂,不料開心過頭,忘了通知家人,尤其是寶貝妹妹夕香……當初自己收拾行李離家、往百里外的國家訓練所報到,夕香抱著自己腰際哭鬧的模樣尚且歷歷在目,如今她都初二了,長得越來越像母親,個性堅強又可靠,還向福嫂學了一手好廚藝說等自己回來嚐……豪炎寺越想越傷感,抬手順過夕香後腦杓,說:「對不起,我回來了,夕香。」

夕香起先斜著眼看他,終究忍不住撲進豪炎寺懷裡:「不許再走了!」

「這……恐怕不是我能決定的。」

梳著包包頭的女孩上前幫腔:「豪炎寺哥哥留久一點有什麼關係?夕香真的很想你!她每天都會去圖書館翻報紙,有你的報導就會影印下來貼在筆記本裡……啊,對了,豪炎寺哥哥,請幫我簽名!」

「理繪!」夕香紅著臉扯開女孩:「妳不要亂說!」

「咦?我是真的想要簽名啊。」理繪糊塗的看著她。

「不是這件事……」

女孩們拌嘴的模樣十分可愛,令豪炎寺想起原本目的,倏然板起臉孔質問:「等等,夕香,我真不敢相信妳一個初中生竟然在學校逗留到這麼晚,妳朋友也是……爸爸知道嗎?」

夕香喊冤道:「因為下禮拜後有足球測驗啊,我盤帶技術很差,奈緒是足球社的MF,要等她練習完才有空教我們。」

「測驗沒有安全重要。」他絲毫不讓步,光想像天真的妹妹晚上在外頭徘徊就一陣膽寒。

「哥哥,你沒看到足球場還這麼多人?我跟爸爸說好下班他來接我,別擔心啦!」

「這……」

陸續有人注意到邊緣的騷動,一雙雙打量的目光朝豪炎寺兄妹投射過來。現場雖不乏家長陪同子女練球,豪炎寺獨樹一格的氣質很難不吸引人注意。

多年前閃電日本隊奪下世界冠軍的歷史性一刻至今還留在國民腦海,更別說閃電日本隊的原點--雷門中學就在稻妻町,親上加親,恐怕在場所有人都是那場比賽的觀眾之一,他們祈禱日本隊獲勝的心絕不亞於任何人。

豪炎寺修也,當年的火焰前鋒,早在畢業就被各國家代表隊破格徵召,以15歲的年齡成為最年輕的職業球員。他的故事尤為家長津津樂道,因他堅持足球和學業必須兼顧,受到教練激烈反對,尤其他就讀的還是升學為主的私立菁英高中,怎麼想覺得困難。

豪炎寺乖巧的聽著,正當教練以為自己一番苦勸達到效果時,一句:『我已經決定了。』封死所有退路。

而他的確辦到了,三年後,豪炎寺成為少數擁有知名大學頭銜的職業選手,沒日沒夜的接受嚴苛訓練,就等奧運的關鍵時刻替日本踢進致勝分數。

可這麼一名大人物,怎對他的報導卻少得可憐呢?

豪炎寺的教練很久以後才想通其中關節,不免笑罵一聲:這孩子脾氣果真拗得難以察覺。

豪炎寺個性低調,難能可貴是對自己未來的處境很有自覺。他明白鋒頭越漸越會惹禍上身,他的身份卻注定無法選擇被人放大檢視,因此他乾脆躲進學校,媒體無法進入神聖的學習殿堂、從家人口中問不出什麼新鮮事,自己也能不被干擾的成長。小小年紀想法就這麼彎曲,不是當事人很難體會豪炎寺這種保護自己、守護家人的手段,總之豪炎寺做得挺成功的,可惜跟家人相處的時間就大幅縮短了。

夕香還想再辯,卻見人潮有靠近的趨向,她和朋友對看一眼,權衡狀況後說:「奈緒,我跟哥哥先走,明天再跟妳們練習好嗎?今天人太多了。」

「好呦,明天見,夕香。」

「掰掰,妳們加油!」三人互相擊掌,頗有勢在必得的意味。

「其實……既然我已經在這裡看著,妳們練習當然是沒關係……」豪炎寺有種當了一回壞人的彆扭感。他四處張望,內心隱隱吃驚:都快八點了,球場人數不減反增,休息區堆疊成山的書包看得出學生放學大都留校自主練習,足球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受歡迎?

豪炎寺將自己的疑問說出口,夕香想了想,說:「應該是去年開始,學校評分項目增加了足球測驗,每學期兩次。可別小看它喔,我社團的學長平時成績在二十名左右,分數加一加後竟然上了很好的高中。他說不管怎樣都要把握足球測驗,所以大家才要努力練習!不信的話,你十點來看,人不會比較少喔!」

乍聽是好事,卻有某種難以形容的不協調感,豪炎寺斟酌著詞句,問:「那……踢不好的人呢?對足球沒有興趣的人呢?只幫足球加分會不會太不公平?」

「應該還好吧,考核的項目不難通過,有練習的話一定能拿分,反而比語文、數學簡單。」

夕香的敘述條理分明,像是從教科書摘錄下來的段落,沒什麼不合理之處。豪炎寺只好把不協調感拋之腦後,笑問:「不嫌棄的話,哥哥可以教妳們。」

「咦咦---真的?」

「嗯。」豪炎寺溫和的笑:「明天放學時練習,讓妳們早一點回家。」

兩人告別女孩們,豪炎寺主動握起夕香的手,同時通知父親自己載走妹妹。一大一小的影子被路燈拉得纖長,夕香看得有趣,於是她掙脫哥哥的手,蹦蹦跳跳地踩著豪炎寺的影子前進。

夕香被緞帶束起的髮絲略過他的手臂,豪炎寺內心跟著觸動了一下,徐徐開口問:「夕香,妳現在多高?」

「145公分。」

「……妳長大了。」

「不夠,我希望能跟媽媽一樣高!上次爸爸給我看照片,她穿OO高中的制服好漂亮……哥哥,我能不能上跟媽媽一樣的高中就靠你了喔!」

夕香眨著酷似母親的眼睛,瞳孔閃耀著純真卻又疏離的目光。

「好。」一個字,是豪炎寺最重的承諾。

夕香生命坎坷,出生不久即喪母,小學時又因車禍之故,重度昏迷將近一年。種種經歷造就她早熟獨立的個性,可她並不因此與同年齡的朋友產生隔閡,反而藉此成為班級核心,是一位無從挑剔的好女孩。

可她本來不是這樣子的。

身為兄長,豪炎寺很心疼這樣的妹妹。

「其實不需要我,夕香也一定辦得到,不管是長高,還是考上OO高中。」他重新拾起女孩的手,傳遞血緣連結而成的脈動。「不過這樣子的話,我身為哥哥的尊嚴就太可憐了,請將通過足球考試的任務讓給哥哥,再依賴我久一點吧!」

夕香緊緊抱住豪炎寺的腰作為回答。

豪炎寺回擁,懷裡孩子的體溫是最真實、割捨不了的牽絆。

相較之下,傍晚從円堂身上感受到的,徒剩冰涼。


TBC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Broken(円豪R18)
  2. | trackback:0
  3. | 留言:1



<<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中下) | top | 円豪 - Broken 正式版 (上)>>


comment

ギャルゲかよ

d2B7vv7Y
まさにハーレムってこの事なんだろうな
ギャルゲ主人公になれる方法
http://pKe017h1.n3-game.me/pKe017h1/
  1. 2012/10/11(Thu) 15:56:34 |
  2. URL |
  3. #Mwlh7svM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88-3856bf4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