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兵南CWT31突發 :: 2012/07/24(Tue)
* 昨天讓紅衣跟阿樹點文想到的,所以CP跟氣氛都會很詭異

* All南,吉良狩屋(半親子),兵南兵,R18

* 不知道趕不趕得上,封面請一眉畫(黑白彩封未知),所以開預定,壓力使人突破天際(???

預定網址走這裡


(1)

神聖之路大賽剛結束,暑假的腳步在後驅趕著期末考,逼近還沒從戰鬥模式切換回讀書模式的雷門小選手們。幸好神童拓人十分明智的在考前兩個禮拜,召集一年級新生們來自己的病房實施「腦力強化訓練」--俗稱讀書會,總算讓大家平安通過期末考,以輕鬆的心情迎接升上國中後的第一個暑假。

然而對狩屋正樹而言,無論何種時期的暑假,都沒有差別。他拒絕天馬一同去沖繩指導小朋友足球的邀約,在期末考完的傍晚立刻搬出宿舍,回到育幼院幫忙瞳子姐照顧孤兒們。

「正樹,如果朋友有邀請你出門的話,儘管去沒關係呦。」暑假開始的一個星期後,瞳子忽然說。

「熱死了,我才不要出去。」狩屋瞥了中午的大太陽一眼,嫌惡的撇了撇嘴,回頭問:「瞳子姐,水果可以吃西瓜嗎?」

「可以。」

「喔,等一下我去切。」

「……正樹變得很可靠呢。」

被瞳子這麼一說,狩屋手抖了一下,奶瓶偏移出嬰兒的嘴,差點沒漏出來。

「我、我本來就很可靠!」

「唉呀唉呀,記得你剛來的時候因為不敢半夜上廁所,隔天抱著棉被躲在衣櫃裡,嚇得我已經準備報警了,幸好浩人即時找到你。」瞳子遙想當年脾氣彆扭的小不點,對照現在模樣,滿足的嘆了口氣:「真的長大了呢。」

「與其擔心我,瞳子姐先擔心自己嫁不嫁得掉吧!」狩屋惱羞成怒,又不敢過份違逆瞳子,只好攻擊女人家在意的點出氣。「每天守在這裡照顧小孩,可是不會有男人看到的!」

一道溫潤的聲音從狩屋背後響起:「你錯了,想娶瞳子姐的傢伙們可是足足能繞著吉良大樓一圈喔?可惜姐姐已經心有所屬了。」

「!」狩屋繃著肩膀,彷彿在便利商店偷竊失手的少年,被大肚子店長猛抓著手腕、吹鬍子瞪眼的大喊:「抓到你了,臭小偷!」般不知該如何收場。

瞳子歡天喜地的招呼:「浩人,你回來啦?」

「嗯,我回來了,姐。」吉良浩人傾身脫去皮鞋,在充斥著各種大小鞋子的鞋櫃裡找了個空格歸位,踏上玄關時,狩屋已經拿出客人用的素面拖鞋,規規矩矩的擺在吉良眼前。

「謝謝你,正樹。」

「嗯?……嗯。」

狩屋始終沒將頭抬起來。

***

孩子們的晚餐交由聘僱的老師打理,吉良、瞳子則在廚房旁的小餐桌吃些簡單飯菜。狩屋掛念著被尊敬的對象聽見自己管不住嘴巴的畫面,用餐時沒什麼食慾,匆匆吃完後假借著收拾名義端著飯碗走到洗碗槽,實際上卻豎著耳朵,偷聽大人們的對話。

「綠川沒跟你一起回來?」

「去員工旅遊了。」

「那你呢?」

「姐,你想毀了綠川計畫兩個星期的員工旅遊嗎?」吉良嘆了口氣。

「說的也是,那該有多掃興啊。」瞳子轉而殷勤笑問:「那麼,難得的假日你打算怎麼過?一起照顧孩子吧?」

「哈哈哈。」吉良只能用笑容帶過。

「笑就代表答應了。」瞳子才沒那麼簡單就能擺脫。

「正樹,剛剛你不是說暑假作業需要蒐集昆蟲標本嗎?我們去山上露營,在松樹上塗蜂蜜,抓好多獨角仙跟金龜子吧。如果能發現新品種就太好了!」吉良當機立斷地朝狩屋說道。

「誒……咦咦?」忽然被點名的狩屋手滑了一下,餐盤很不給面子的從獵人慌忙織成的網中掉了出來,發出乾淨俐落的破碎聲響。

「正樹,真的嗎?」瞳子一副不相信的眼神,鄙視的瞪著吉良。

「呃、我……」

「自然科作業嘛,姐,小時候我們不都做過?」

吉良非常開心的笑了。

不久,令狩屋一輩子難忘的「三天兩夜快樂露營自然考察之旅」,就此拍板定案。

***

幾天後,月山國光中--

「全員集合!」

兵頭的聲音較往常了低幾個分貝,向來泰山崩於前而不形於色的表情微妙的讓人感到……微妙。

月山國光的眾隊員剛練習完畢,正準備到大浴池好好浸上一泡,洗去一身疲憊時卻忽然被兵頭喊回,雖頗有微詞,可兵頭的命令比什麼都重要,於是大家意興闌珊的縮回腳步,乖乖到場上集合。

南澤走出人群,在眾目睽睽下站到兵頭身旁,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仔細一看又覺得他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總之,無論是兵頭還是南澤的表現,感覺稍微敏銳點的,多少都察覺到一股風雨欲來的腥潮。

「咳哼。」兵頭低頭清了清喉嚨,深吸口氣,下一刻卻遲遲不接話,似乎有著難言之隱。

莫非……第五部門來找碴了吧?

見兵頭如此表現,眾人忍不住往最壞的狀況聯想。

「隊長,不用顧慮我們!」一文字率先發聲。

「哼,要來就來吧!月山國光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屈服!」月島跟著附和。

「你們……」兵頭不禁動容,隊員鼓舞的眼神讓他產生面對的勇氣,終於堅定道:「好!從今天開始,大浴池禁止使用!」

「……」

南澤用手肘撞了兵頭腰側一記,冷然道:「繼續說。」

一聽還有後續,眾人只得暫時隱忍,祈禱兵頭別再丟下另一顆炸彈。

不幸的是,他們的祈禱從來都失效。

「明天一整天練習取消,大家都得到保健室,會有醫生來檢查是否……有……」兵頭越說越小聲,向來剛肅的臉反常的堪比顆爛熟的柿子。

「有性病。」南澤乾脆俐落的公布答案。

性病,這兩個只會在健教課本上見到的字眼居然從南澤口中講出來,眾人當下反應是--

面面相覷。

接著,以非常尷尬,又帶點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月山國光足球部的高嶺之花。

兵頭往前一站,寬大的身影遮住南澤臉部表情,恢復日常神態道:「監督臨時收到學校公文,要求暑假留在學校的學生都必須做詳細的身體檢查,項目包含尿液蒐集以及尿道樣本,明日下午會有專業醫師來,大家今晚別吃飯、只能喝水,明白嗎!」

「明白!」眾人一齊同喝。

兵頭滿意的點頭,續道:「大浴池今晚會請人消毒,宿舍二樓淋浴間全面開放,二三年級優先使用,一年級請在七點前盥洗完畢,十點熄大燈。明白後原地解散。」

「隊長。」一條曬得黑亮的胳膊伸出人叢。「能問問題嗎?」

「說。」

「為什麼我們必須做檢查?」一文字目光閃爍,語調較平時急促。

「這是學校命令,我們只需遵守即可。」兵頭從善如流的說:「不過,也許和警方之前抓到幾名在紅燈區留宿的本校學生有關。」

「為了保護當事人,我們只知道是運動社團的。」南澤接話道。「聽說,在場的只是一小部分,其他人被抓前就跑了。」

「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一年級的SEED,正宗五郎疑惑問。

「哈。」

哈,就一個輕輕的字眼,便輕輕鬆鬆的將許多藏在污泥下的東西剷了出來。

南澤憐憫的開口:「你們不知道,性病總發生在交叉性交上嗎?」
  1. 兵南短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2



<<[試閱] 鮑魚之肆 01~03(兵南兵&吉狩) | top | [千聖千] 兔子蘋果>>


comment

糟糕www
為甚麼看到最後一句我整個笑出來((爆
南澤同學完全戳中我笑點阿哈哈哈哈哈哈哈
  1. 2012/07/24(Tue) 14:42:35 |
  2. URL |
  3. 路過的圓豪廚 #-
  4. [ 編輯 ]

>>路過的円豪廚ㄉㄉ

我覺得由學長講出來再也順口不過了,而且說服力十足不覺得嗎www
  1. 2012/07/25(Wed) 02:24:36 |
  2. URL |
  3. ㄈㄅ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70-f264d06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