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兵南] 短段 :: 2012/05/03(Thu)
* 請自動把國中升級為高中(???
* 唉寫文不能即時跟上一眉畫圖的速度害我有點鬱卒
* 白日夢嚴重,兵頭好帥!南澤學長萌!大家快來萌兵南!
* 本篇只是用來配合一眉ㄉ圖,與實際劇情無關 (原圖網址走這邊

03k.jpg



兵頭司身為一介隊長,在球場總是魄力十足的向隊員下達指令,說是全隊指揮塔也不為過。月光國山在他強勢的領導之下成功打進神聖之路預賽,然而其個人特色強烈的獨裁作風卻也使得坊間對此評價兩極。

這並不影響新時代女性對月光國山出品的男人的好評價。

這個年代,長得漂亮或可愛的男性已不完全受女性歡迎了,她們更傾向觀賞(關愛?),目標紛紛轉移到容貌次一等,品格卻不錯的男人身上。

月山國光的男人在女人圈裡素有標準好嫁的美稱(?) 要求聯誼的信函總沒停過。兵頭多半時間直接拒絕,這次卻是第五部門直接下命令,要他們和新設立的女子球隊(全員SEED的優秀人才)成員合作(全員皆沒談過戀愛),因此兵頭只好取消一次練習放大家回去打扮,五點準時在校門口集合帶去高級餐廳赴約。

兵頭沖完澡後直接裸著上身在衣廚裡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挖出小學畢業典禮的西裝。他興沖沖的套上,卻失望的發現自己連手臂都套不進去,長褲硬拉也變成膝蓋以上的短褲,若穿出去的話絕對不能以「失禮」兩字形容,監督恐怕會氣得拿IPAD砸破他的頭送入醫院,也好過在第五部門的嬌貴大使們面前丟臉。

「南澤,我有麻煩了。」手機裡頭,兵頭沈穩的聲音隱隱帶著恐慌:「請幫助我。」

南澤篤志只好匆匆套上衣服,順手拿起床頭櫃的髮雕,一邊揣測兵頭找他幫忙的理由一邊輕輕叩著他的門。

「兵頭?我進來了。」

南澤進去後,忽然聽見重物落地的聲音。

「...你在玩什麼?」他不悅的看著頭髮濕答答垂在臉龐,全身只著一條四角內褲,此時正用很狼狽的姿勢跪在地上的隊長,居高臨下的說道:「都要五點了,你還沒準備好?」

「我沒有西裝。」兵頭非常嚴肅的說道。

南澤關上門,走到兵頭後方,撿起皺得如抹布的兒童西裝,道:「你竟然想穿這個?你的腦袋果真跟足球一樣硬。」

「拜託你了,南澤前輩!」兵頭擺出土下座的姿勢,真心誠意尋求南澤幫助。

「哼。」南澤落坐在兵頭的床上,看似漫不經心的撥弄瀏海。「我為什麼要幫你?」

「......」兵頭一時語塞,找不到答案的他只好再次重複:「拜託,前輩!」

「......哈?居然做到這種地步,看來你真的很想在女人面前表現。這之後想幹嘛呢?禽獸。」

可憐兵頭完全不解南澤彷彿吃了一百顆酸梅的反應,他正色駁斥道:「我是隊長,絕對不能在眾人面前失禮。」

南澤翻了個白眼,決定不再跟兵頭囉唆。他跳下床,到兵頭的衣櫃翻找,兵頭的外出服少得可憐,他想了很久才挑出三件休閒服和較為正式的牛仔褲讓兵頭換穿,決定好搭配後總算像樣些,稱不上正式,至少勉強過得去。

問題來了。兵頭的鞋子只有球鞋和破破爛爛的布鞋,絕對進入不了高級餐廳。

南澤頭痛的嘲諷道:「你到底吃什麼長大的?」

01k.jpg


「唔...」兵頭憑著記憶掰指頭數到:「牛排,豬肉,雞蛋,牛奶...」

「難怪腦子和畜生一樣。」南澤低聲吐槽。

「你問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你那破鞋根本不能穿,我們提早出發,先去街上買鞋子,有看到適合的西裝外套順便帶一件走。」南澤冷笑道:「人要衣裝,看到你正式的打扮之後,誰想得到你其實是除了足球外什麼情調都不懂的木頭呢?」

兵頭被酸得一頭霧水:「南澤,你很奇怪。」

「你的錯覺。」南澤說:「過來,我幫你弄頭髮。」

兵頭走到床邊,正經八百的跪座在南澤面前。「麻煩你了!」

手指挑了一束兵頭垂在眼前的髮尾,南澤不再挑釁,而是認真的思考該如何幫他整理頭髮。

兵頭的自然捲雖不嚴重,髮質卻偏乾澀,長期曬太陽使他頭髮顏色分佈不均,最好避免後梳。南澤擺弄了老半天決定不了,正煩惱時,兵頭插話道:「跟你一樣不行嗎?」

「啊?」

「像你這樣。」兵頭伸出手,輕輕撥了撥南澤朝旁分的瀏海。「我覺得很好看。」

南澤沒有回答。

否則內心又酸又澀的情感將扭曲成螫人的話語,刺傷兵頭。

髮蠟一遍遍抹在瀏海上,拉成長直片狀後撥到一旁。兵頭顯然不適應頭皮沾上外物的感覺,頭不自在的左右搖晃,看得出他想抓癢。南澤將手擦乾淨後,三指斜插入他耳際抓了抓,兵頭的表情才舒坦些。

04k.jpg


「...第五部門有時真會給人添麻煩,我寧可把時間花在看球賽上,做這些事一點意義也沒有。」兵頭第一次發起牢騷。

「第五部門可沒有要SEED當足球笨蛋的意思。」南澤涼涼道。「走吧。」

「是。」

兵頭拿下南澤懸在衣架上的西裝外套掛在手中,南澤淡淡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P.S.

南澤和兵頭很順利的買到衣服和鞋子,比預訂集合時間早了十分鐘。

兵頭發現他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他並沒事先詢問隊員有沒有正裝。隊員們理所當然的沒有,全員不約而同穿上制服赴約,他和南澤的西裝打扮反而突兀。

「回去換衣服吧。」
「好......」

02k.jpg
(換完後更帥的學長)

P.S.2

兵頭如南澤所料的非常受女人歡迎。

事實上南澤壞壞的氣質也十分激發母性本能,圍繞在兩人身邊的女孩數量是差不多的。

不能免俗的,有人提議玩國王遊戲。

考慮到這是很純潔純情的聯誼,禁止提出肢體過度碰觸的指令。

國王:「黑桃10請出列。」

兵頭:「有。」

國王:「請在全場女性挑出你印象最深刻的人,並說出原因。」

兵頭選擇對方隊長,認可她在比賽中的實力。

輪到兵頭當國王。

兵頭:「紅心五請出列。」

南澤慢慢吞吞的站了起來。

兵頭:「請在全場挑出你印象最深刻的人,並說出原因,被挑中的人也必須回答這道題目。」

南澤狐疑地瞪了他一眼,不知道兵頭葫蘆裡買什麼藥。

南澤:「兵頭司。我對他頻繁用錯場合的正經感到印象深刻。」

兵頭:「那麼,輪到我了。」

兵頭深吸一口氣。

「南澤篤志。因為......」

從南澤失去淡定的表情,兵頭知道他從此再也不必費心思去猜那人對自己的感覺了。

偶爾聯誼其實還挺不錯的,兵頭想。


HAPPY END (???)







TRUE END


聯誼當晚變這樣:

一眉04


可喜可賀!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兵南短篇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基円] Somewhere only we know 序 | top | [兵南] 勝率 某個橋段>>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54-847af80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