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劍拔弩張04(H,18X滲入) :: 2011/03/13(Sun)
1. 幹我真的做到了!4000多字,沒有騙人的H!
2. 雖然不是源鬼H,雖然是不源,但我覺得我家源田有夠man!!!
3. 源田真是越寫越喜歡的角色=///=
4. 死兔雖然不是源鬼但我還是可以要圖嘛XDDDDDD
5. 寫到最後已經不知什麼是恥了,H好難寫...還有自我流設定來自大學篇,不要在意謝謝。
6. 大家白色情人節快樂!下章是不動受虐記喔呵呵~源鬼等下下章吧
7. 聽說明天要期中考,遠目...

--------------------



從毛巾縫隙竄進來的黃光讓視野在黑暗待了許久的不動短暫失去視覺,只能拼命眨著眼來適應。源田注意到他那皺到顯得猙獰的奇怪表情,貼心的將身子往前靠,用自己龐大的身軀擋去大半燈光。

像一隻盡責的母雞用自身豐滿的羽翼來守護柔弱的稚子們。

在被稱為『King of Goalkeepr』的時期,源田曾被隊友打趣說自己才不像King,而是在後頭守護帝國城堡(球門)的Queen。他不以為意,King也好Queen也罷,守門員的責任本來就是用己身抵擋每一次的攻擊。『King of Goalkeepr』的稱號就是在他習得新守門技『Beast Fang』、從此不再有任何一顆球能突破自己的獸爪時得到的。可惜這招對身體的副作用太大,被鬼道勒令為禁斷之技,和『皇帝Penguin一號』同時遭到封印。

然而『Beast Fang』的強大老早化為自己的一部份,只是被『不讓鬼道和隊友擔心』的意志強迫壓抑下來。潛意識裡他始終覺得,若當時他不管鬼道的命令、強行在比賽中使用『Beast Fang』的話,或許故事的走向會完全不同。

不管是對雷門中學,或者是世宇子上。

當自己躺在病床上,只能從電視看著円堂一次又一次的承受世宇子的攻擊、最終用那看似沒有底限的守門技擋下『God knows』,那種悔恨交加的感覺像帶刺的藤蔓盤繞在心底。隨著雷門逐漸將局勢逆轉,藤蔓也勒得更緊,僅剩的自尊在叫囂地尋找突破口,可是無法動彈的自己卻連報仇的選擇都失去了。

不動帶著Alien石出現時,他不否認自己把他當作是救贖的對象。沒有經歷過黑暗的人不會明白,當有人能替你從無盡的絕望中開一扇窗,即使交易的對象是惡魔也只能接受。

鬼道也許不明白他跟佐久間執著於禁斷之技的意義,他猜不動同樣不明白,那人純粹是擔當『惡魔的說服者』的角色,先是挖開他們的瘡疤、然後用Alien石的神秘效用來誘發兩人的爭鬥心;他們也能藉由Alien石來彌補當時未能使出禁斷之技的悔恨。

簡單來說,彼此都在互相利用罷了。

至於加入真帝國後逐漸瞭解不動這個人的過去和目的,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緬懷過去其實沒什麼意義,至少現在他跟鬼道在彼此都繞了一大圈後還是兜到一塊,中途還因不動的加入讓這份『聯繫』更加穩固。他也曾為三人的關係傷透腦筋,畢竟從小受的教育並不包含三人行的解決之道。

「好慢。」

眼睛適應光源後,不動終於鬆開隆起的眉間,一雙漂亮的眼珠開始咕溜溜地轉,那是他算計某人時的小動作之一。

源田笑著道破他的目的:「給你時間醒酒,不好嗎?」

「哼…」

不動翻了個身、並站直身軀,濺起的水花少許潑到源田臉上。源田側頭躲開、再轉回時,不動那張裝在男人身上簡直浪費的漂亮臉龐已經逼在眼前。浴池本身及腰的深度加上不動的那比平均數值好不到哪裡去的身高,讓他剛好能與蹲下的自己平視。

高溫讓不動有些緩不過氣,白皙的臉頰被熱水蒸出一層薄薄紅霞,染出如高級和菓子般誘人咬下的色彩。不動瞇起雙眼,濃密的睫毛凝結著透明的水珠,眉眼顧盼都勾引著人內心中的蠢動情慾。

只有彼此的夜晚由接吻揭開序幕。

不動的唇還殘留著溫泉的熱度,源田從對方的舌頭中嚐到甜甜的味道,獨特甜味屬於不動隨身攜帶的口香糖牌子;兩人耳鬢廝磨時,不動身上的酒味幾乎消失殆盡,剩下溫泉烘托沐浴乳的沈香圍繞彼此。

源田覺得一定很在意自己早先嫌他滿身酒臭的不動好可愛。為了獎勵他,源田在不動的耳殼上又咬又吮,並用舌頭彈打他紅通通的耳垂---那打洞不久的部位總是特別敏感。

果然,一聲急促的叫聲立即在浴室裡引起陣陣回音,不動腰下的水面也因他快速顫抖的背脊朝外蕩漾出一圈圈的波紋。他接著後退一步、原先抓住源田的長髮的手改為摀住自己的耳朵,一臉防備的斥責:「別舔那裡…」

尾句還未說全他便停止,視線緊緊黏著逕自在池邊坐下、雙腿朝兩旁打開、膝蓋以下沒入水中的源田。源田指著腰上僅存的遮蔽物,臉上笑得極為溫柔,嘴巴卻用不容拒絕的語氣命令道:「那換你來舔這裡吧?」

…自己沒聽錯吧?不動用像看著怪物般的眼神盯著一臉輕鬆的源田,開始產生其實自己還在酒醉,沈浸在跟源田sex的幻想裡。

畢竟那個萬一當受方時都得讓自己挑逗老半天的源田,怎麼可能擺出這麼誘人的姿勢、說出如此主動的邀請?

不動太過震驚的反應在源田看來很是有趣,他抬起腿勾住對方的腰、用腳跟來回磨蹭脊樑與骨盆間的凹陷處,腰間的毛巾隨之拉高,他相信不動可以看到自己正蠢蠢欲動的性器:「怎麼,不是說要抱我嗎?」

然而不動卻停下動作,從情慾中清醒的目光轉為銳利及打探:「…你很奇怪。發生什麼事了?」

「什麼意思?」源田也鬆開勾在他腰上的腿,認真的回應道。

「這不像你。」




不動所認識的源田,是一個十分拘謹且自律的人。源田他不像鬼道和自己及時行樂的心態,對於三人間的複雜關係也抱持著近乎罪惡感的不知所措。兩人在大學的交往期間很少發生性關係,這對性慾強的自己而言絕對是分手的原因之一。大三時鬼道回國,兩人一如既往的針鋒相對反而讓他安心,對性和人生的看法也相似到令人厭惡。

但鬼道能理解他、就如自己能理解鬼道,兩人從上床到交往根本不需言語知會,純粹用行動證明彼此的關係已不再單純。

然而,兩人卻沒有在源田面前同時出現過。

鬼道是個無可挑剔的同伴兼情人,跟他在一起總能讓自己記起閃電日本隊的種種:不管是一個眼神就能意會的默契、抑或雙司令塔成功達成使命的滿足感,都是他少數能珍藏的寶貴回憶。

應該是快樂的,他想。

鬼道完成學業後搬回日本接手鬼道集團,他順理成章的成為鬼道藏在檯面下的幕僚,暗地幫助鬼道集團開闢出另外一條以操作金融手法為主的生財管道。誰也不會相信鬼道敢將風險如此高的業務交由一個大學還沒畢業的商科生,但正是這份氣度讓不動心甘情願的扛下可能失敗的壓力,幾乎是拼上性命的在將子集團一點一滴建立起來。鬼道提供資金時曾說過失敗不要緊,但正是這句話讓不動將所有失敗後可能承受的後果都攬在自己身上,絕對傷不了鬼道集團半分汗毛。

鬼道知道後也只是嘆口氣,當晚兩人第一次如此心平氣和的做愛。以往都是像恨不得把對方折騰死去活來般的激烈,因此每當結束後多半累得直接睡死、隔天一大早鬼道又得上班、他則栽入股票開市的數字裡頭,不知不覺中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總有一天會分手吧?』有時不動真討厭它們之間這種令人憎惡的默契。

直到他畢業那天,鬼道去參加源田、佐久間和自己的畢業典禮。他在出門前就有所感悟鬼道可能會提分手,因為自己也正有如此盤算。

然而源田的存在打亂了他們的一切計畫。不動也是在那時才知道他們兩人對源田的渴求竟也是相似的可怕。





「沒事的,」不動的嚴肅讓源田覺得有些心疼,更多的是感動。他撫上不動的臉頰,真誠道:「只是想通一些事罷了,別露出這種表情…」

不動儘管還是一臉懷疑的表情,但他並非是一個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只是暗自決定事後派人去調查源田出差時到底跟誰碰過面、發生什麼事便罷。換作是鬼道,大概不問清楚不罷休吧?那個人喜歡將一切事物掌控在手裡,簡言之,他是比自己還容易感到不安的人。

「…過來。」打定主意後,不動將源田拉近自己,讓他大半臀部都垂空在水面上,逼得源田必須兩手朝後支著、方能保持平衡。

「嗚!」源田感到跨下的垂軟瞬間被一股溫熱包圍,他低頭看去,不動濕濕黏黏的頭髮雜亂的散在前方、遮住他的五官。源田小心地將重心移到左手,右手朝前把他不聽話的頭髮順開到耳後,露出對方含著自己的情色表情。

不動熟練的吞吐讓源田的莖柱很快變硬,他吐出開始發紫的柱體,轉而用舌頭舔起深紅粗大的柱頭,尖尖的虎牙故意在溝處來回劃著,略帶著疼的麻癢不斷從尖端傳來。

「你輕點…!」有點害怕牙齒真的劃傷自己,源田連忙出聲阻止不動的惡意舉動。

不動擺出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還是聽話的放鬆牙關,再次將越發熱硬的物體吞進去。好幾次觸到喉嚨深處的不適感讓不動露出難過的表情,但他仍然忍著咳嗽的衝動,同時加快手上搓揉的動作。

嘩啦嘩啦的水聲擋不住源田壓抑的喘息,半後仰的他,手指因陣陣襲來的刺激而開始抖動著。他嘗試著抓住某樣東西,無奈身下是光滑的地板,他只好用空出的手抓住不動的頭髮,本意是找個東西抓著,但整根被吞入的強烈舒服感讓他不自覺的改由將不動朝自己用力壓按下去。
「啊…啊…」短促的呻吟漸漸變調,不動感到口中的物體繼續漲大、隱隱有爆發的趨勢,他趕緊加快搓弄的動作,否則牙關酸得要死的他不敢保證會不會發生一口咬下的可能性…

源田突然低吼一聲,不動趕緊吐出對方,卻還是不慎讓噴出的精液射了整臉,有幾滴甚至濺入麻木得張合不了的口中。源田大力喘著氣,雙腿間隨著肉柱的噴射一併顫抖。不動抹去臉上的白色液體、隨手甩到旁邊,不懷好意的笑道:「這樣就累了?我的一次…可是很長的喔?」

源田等著全身的酥麻感稍微退去後,撐地將自己往後一挪,雙腳跟著離開水裡、重新踏上地面。

如此主動的源田還是讓不動很不適應,但考慮到自己那已經叫囂著想插入的跨下,他決定繼續享受難得想開(?)的源田。

「潤滑液呢?」不動左顧右盼,才發現飯店準備的潤滑液和保險套都放在洗手台上。「好遠…」

「直接用這個吧。」源田指著殘留在不動身上的少許精液,成功換來對方一臉看到白癡的表情。

「我大概是瘋了…源田怎麼可能說這種話…」不動搖頭晃腦的苦惱模樣讓源田不禁笑了出來。

「沒事的,我洗澡時就先擴張過了。」源田輕描淡寫道。

不動認真的覺得自己一輩子的驚嚇加起來都沒有今天多。

---源田變了---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他看起來很高興,過去做愛時總在臉上出現的陰霾也消失得一乾二淨。

彷彿就是…完全接受了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

既然如此…不動趴扶在源田身下,手指沾著白液試探性的插入。應該是緊窒的入口果然鬆馳許多,至少在一根手指頭伸進去時感受不到太大的阻礙。「源田…」不動心情複雜的呼喚了他的名,最後頭一低,吐出舌頭在入口處輕輕叩關。

「嗯!」源田此時已然躺下,強忍著合緊大腿的本能、默默感受著不動在自己體內探索的奇怪感覺。移下的視線只能看見那人的髮旋,但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對方正緩緩舔開自己腿間的縐折,手指也增加成兩根、伴隨著唾液和溫泉一步一步的沖入自己體內。

「源田…好厲害…」不動停下舔噬的動作,用讚嘆的眼神看著被撐大的入口。「感覺得到嗎?已經是第三根了。」

「…啊啊…嗯…」手指在體內翻攪抽送的刺激感強烈的讓源田說不出話來,只能以斷斷續續的呻吟代替回答。

「我必須得說,這真是我人生中最棒的情人節…」不動喃喃說著,突然抽出手指、手撐住池緣跳上岸來。「雖然等等我大概會很慘,畢竟鬼道那傢伙等等就會回來…但能看到你的這一面,真的值得了…」

他擼了擼早就硬得跟鐵塊一樣的性器,確認它能抵進那將令他失去理智的入口之後,抬起源田的一腳放在自己腰上,最後在插入瞬間低頭封住對方口中溢出的哀嚎。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劍拔弩張(源鬼不)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毫無顧忌的我們06 | top | 劍拔弩張03>>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5-e89b045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