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吹賽/吹雪] 誰是誰的誰(中) :: 2012/03/13(Tue)
呃,中間寫完很久了...
下篇...我也不知道啥時會寫完呵呵(?
等有路出差回來再說ㄅ(幹
=============================

叭叭――!

「SAVE,老哥!」

「敦、敦也?」

和吹雪士郎長相如同一個模子印出,唯有頭髮上差異的雙胞弟弟吹雪敦也搖下駕駛座的車窗,神態自若的打招呼:「嗨,好久不見。」

後車門自動開啟,小豹彎屈前肢、方便吹雪爬下,鼻頭在他腰椎間拱了拱,示意他上車。

兩人一豹坐在車裡,氣氛莫名尷尬。

小豹懶洋洋地趴在右邊座椅上打了個大哈欠,鼻孔噴吐出嘶嘶哼鳴,動作跟一頭真的雪豹沒兩樣。

吹雪覺得自己該道謝,小豹馱著自己跑那麼遠的路也難怪牠會累。他伸手想摸摸牠的頭,不料小豹直接將尾巴狠狠甩在吹雪手上,宛如倒勾鞭子的短毛扎得吹雪縮回手,苦笑道:「敦也,牠似乎不喜歡我?」

「別惹他,小傢伙兇得很。」敦也眼睛盯著後照鏡,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老實說,24歲的敦也和士郎的差異更大――可惜吹雪事後怎麼想都想不起他的長相,彷彿他們重新相處的記憶從來不存在。

「敦也,你怎麼會在這裡?」

「別誤會,救你可不是我的主意。」敦也說:「看老哥在現世過得那麼爽,讓サイア把你榨乾也好,免得出去危害更多女人。」

「喂,我哪有那麼糟。」被形容得跟花花公子沒兩樣,吹雪士郎連忙平反。

「哈哈!再久一點你就打算把サイア吃干抹淨了吧?」敦也語氣不善:「我說你,想吃先看清對象好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サイア的真實身份。」

「......她真的是?」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認識サイア。」

敦也打啞謎的舉動讓吹雪更加糊塗。

「想知道詳細,你該討好的對象就在你旁邊。」敦也落井下石道:「把你打算用在サイア身上的手段留給小雪豹吧。伺候牠高興,說不定什麼都說了。」

吹雪目光移向小豹,他不懂怎麼討動物喜歡,總之先伸手釋出善意:「謝謝你救了我。」

小動物理都不理,頂多動了動尾巴,吹雪只好解讀成牠明白自己的意思,但這般愛理不理的態度該叫他如何繼續下去……

「拜託!你這樣哪叫伺候,哈哈!」敦也不給面子的嘲笑道:「用點大腦吧,老哥,這世上還有誰會冒著風險去救你?父親母親、我,好吧,你那些日本隊隊員姑且算入,而你看見他們了嗎?」

「有你在,敦也。」

「別下定論得太早,我知道的可沒你多。」敦也嘆了口氣:「我唯一知道的,只有一頭笨動物,連自己存在都快維持不住,卻依然捨命想救你……」

「吼吼吼――」

「別吵,幫你說話呢。」

「嘎嗚......」

「不需要?你家都快被那女人侵佔了,瞧你連人話都說不出口,我老哥哪一點值得你做到這種地步?」

「誰說我不會說人話的!」小雪豹「砰」一聲變為人形,吹雪熟悉的徒弟・雪村豹牙撲往前座張牙舞爪,朝敦也威嚇道:「你不要在前輩面前亂講!」

「好啦,現在會說人話了。」敦也得逞的笑道:「老哥,接下來我要專心開車,你們趁機把話講開吧。」

吹雪不敢肯定的喚了聲:「雪村?」

「哼。」雪村沉下臉,當下挑明:「你不該碰她。」

吹雪不知該如何解釋。解釋就是掩飾,他無法掩飾自己的身體或多或少因為サイア笨拙的挑逗而燃起慾望。

「你別怪他,他只是跟天下男人犯了同樣的錯,控制不住小弟弟而已。」

敦也說風涼話的本領讓吹雪一度懷疑這嘴賤的傢伙,真是最挺自己的親兄弟?

「......小弟弟?」雪村像是想起什麼,眼角偷偷朝吹雪褲擋瞥去,臉頰迅速竄紅,擺在膝蓋頭上的雙拳隱隱發抖。

吹雪自然隨著他的反應看去,原來被サイア扯開的褲頭來不及繫上,先前勃起早已消褪,卻留了個大一號的肉塊垂在外頭。

他不慌不忙拉回拉鍊――無論是哪種困境,吹雪總能保持體面的模樣,這讓從窗戶倒影頻頻偷瞄吹雪動作的雪村頗不是滋味。

「雪村,敦也剛剛說的侵佔是什麼意思?」吹雪嚴肅問。

雪村顯然還沒從直接看到吹雪下體的衝擊恢復,剛剛顧著跑沒發現,這不就表示前輩的......那個直接磨在自己背上嗎?

卑鄙的大人,完全不顧自己需要時間消化就一臉沒事似的問東問西,明明還想把那個東西......放入サイア體內.......

「雪村!」

「啊、是!」

「我剛剛說的話你有聽見嗎?」

「......嗯,但我沒有跟你解釋的必要。」雪村別開頭。

若非他紅通通的臉頰出賣他的心情,吹雪還真會以為雪村就如當初被第五部門吸收時那般冷酷無情

「他害羞。」

敦也故意插話,雪村非常配合的再次擠到中間攻擊敦也:「誰害羞了!就叫你不要亂講!」

「你們感情真好。」吹雪笑道。

「哈哈!」敦也忽然拽住雪村的衣領,一舉將他拖到前座,接著他身形一閃,落在雪村原先座位上:「雪村,接下來的路你來開。」

「我不會開車!」雪村嚇得緊抓方向盤,車子登時左右搖晃,甩得吹雪士郎暈頭轉向。

「我也不會。」敦也仰倒在士郎身上大笑:「但別忘了這裡是你的地盤,你想怎樣都行。你開你的,我們兄弟有話要聊。」

「......哼。」雪村注意力只好拉到前方,留給吹雪兄弟相聚的私人空間。

「他很可愛,不是嗎?」

「......」

「怎麼啦,那種眼神。」敦也躺在士郎腿上,伸手摸摸曾經是自己半身的臉,說:「你沒注意到嗎,士郎,你看到狼仔變回雪村時的眼神...」

「就跟你看他的眼神一樣?」吹雪士郎抓住他不安分的手,靜靜接話。

「嘛,你說呢?」敦也抽回手,環抱士郎的腰。

「敦也,雪村怎麼找到你的?」士郎拍撫弟弟的寬背,過去大家都以為敦也是兩兄弟中膽子較大的,其實他才是負責照顧私底下偷哭的敦也的人。

「是我找到他的。」敦也把頭鑽進士郎懷裡,低聲說:「我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車子裡,你不見、爸媽也不在,更奇怪的是周圍沒有雪……但我知道你很危險……」

「是我把你丟出來的嗎?」

「也許吧,你總是狡猾的那個,知道怎樣做才能活下來。」

士郎靜靜聽著,掌下動作加倍溫柔,敦也舒服的從鼻孔發出咕噥聲,看來像是要睡著一般。

「......雪村說的沒錯,你不該碰她。」

敦也呼吸漸弱,這句話是他最後的留言。

「敦也呢?」雪村見後面沒了動靜,轉頭問。

「回去了。」吹雪摸著腿上的白色圍巾,道:「你為什麼叫他敦也?」

「不然要叫什麼?」

「好歹他比你大,依你的個性我以為至少會加個敬稱。」

「什麼啊,明明是個比我矮的小孩!」雪村回憶道:「他開車直接撞進我的花田,硬把我吵醒說要救你......對了,他叫你哥哥...前輩,我怎麼沒聽說過你有弟弟?」

小孩子?吹雪怔忡了半晌才回答:「嗯,我曾經有個雙胞胎弟弟,但是他很早就離開我了。」

「他死了嗎?」雪村不加修飾的問。

「恩,小時候全家出遊時遇到雪崩,只有我活下來。」

吹雪揪緊白色圍巾,上面似乎還殘留著敦也的體溫。他沒告訴雪村,自己存活下來的原因在於圍巾的一角露出雪堆,救難人員才能在他窒息前把他拖出來。

那是敦也的圍巾。

如果他沒有忘記帶自己的圍巾,兩個人是否都能得救呢?

「......前輩是笨蛋。」雪村低低說。

「噯?」無端無故挨徒弟罵,吹雪搔搔下巴,一時間不知如何應對。「怎麼了?」

「交換座位的時候敦也叫我說的。」雪村說罷抿緊唇,不願繼續解釋。

「……唉,你們兩個真是……」

引擎轟隆轟隆的在汽車底盤震盪,灰色的小客車一路駛往路徑越發顛簸的森林深處。



TBC
  1. 誰是誰的誰 (吹X雪)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德法衝動取材之旅 Day 1 | top | [鬼不] After Victory>>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46-7fb3d30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