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F鬼] 這不是背叛 (上) :: 2012/01/11(Wed)
忘記PO了XD 呃他是Fidio X 鬼道,會不會插入不知道。

從此以後愛上被我OOC的Fidio,我會被F飯殺,拜託F飯看不下去就關掉吧

下篇還有一半還沒寫...

之後看能不能更新吹雪。(幹我在逃避開word
==============================
(上)

鬼道在義大利的公寓就和他本人一樣有種莫名的禁欲感。整齊的客廳,井然有序到無趣的家具擺設,費迪歐每次進來都覺得到樣品屋參觀。

但鬼道的臥房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明明是身材矮小的日本人,房間偏偏一張King size高級大床佔據了大部分空間,床頭櫃還擺了音響和液晶電視,比起那沒有爆點的客廳,Fidio果然還是喜歡直接殺到他房間談天。

他和鬼道是無話不談的好友,雖然鬼道一點也不幽默,但自己剛好也沒有義大利人的健談風趣,兩個人湊在一起多半是討論戰術,要不就各自看自己的書。

樣子的鬼道,卻在SK視訊時個性會有不一樣的變化。

「Akio,你起床啦?」

鬼道去外面作宵夜,趴在床上聽音樂看書的FIDIO聽見電腦音箱發出的電子敲擊聲後起身走過去,彎著身按下通話接收鍵。

「又是你?」螢幕閃了一下,不動明王的瞪大了的綠瞳像鬼片似的出現在螢幕上,語尾高揚,有耳朵的人都聽得出不爽。

無奈Fidio反應遲鈍,反而很開心的跟他閒話家常起來:「你那邊現在是早上吧?今天不用上課?」

「哼,蹺掉就好了。」他不想多費唇舌解釋自己剛爆肝考完期中累得要死,還是特地早起打SK給鬼道的小心思。

「蹺課不好喔,」Fidio認真道:「你沒有全A就拿不到獎金,也沒辦法來看有人了吧?」

有你媽,不動心想,別以為是外國人就可以叫得那麼親暱。「你管太多了,白色流星先生。」

「哈哈。」Fidio聽到開門聲,識趣說道:「有人回來了,讓你久等了。」

幹,不動更不爽了,聽起來好像Fidio他才是主人似的。

Fidio把位置還給鬼道後,拿起披薩回到對方床上,繼續原本的動作。

他和有人是好朋友,很好很放肆的那種。所以明知Akio是有人的另一半,他依舊不覺得自己待在人家房間有什麼不妥。

他也很喜歡Akio,可惜對方老是不想跟自己多說幾句。

流利的日語傳入耳裡,Fidio如往常一樣的捨棄床頭音響,拿出自己的i開頭隨身聽,耳機將音樂直接塞入耳裡,斷絕一切雜音。

這是他對有人和Akio的尊重。

吃完披薩後他覺得肚子有些撐,爵士女伶沙啞的嗓音彷彿催眠曲,一旁暖氣烘烤使他睡意浮上眼,身體不自覺的和柔軟被褥捲成一團,不知不覺睡著了。

不怎麼舒服的夢翻攪著他的大腦,他發出一道呻吟,然後翻了個身繼續睡去。耳機在這時也被同時扯下,意識朦朧間,他似乎聽到一聲尖銳急促的聲響。

Fidio原本不想管的,攏攏被子繼續入睡,然而那道奇怪的聲音卻盤據在腦中,甩也甩不掉。

Fidio終於想起自己還霸佔人家床位呢!於是他發出低低的一聲咕噥,百般不願的張開眼睛。

所見之景立刻讓他受到衝擊。

Fidio在自己驚叫出聲時果斷的用棉被塞住自己不乖的嘴巴,下一步動作理論上應該是翻身面對牆壁,裝作熟睡的樣子混過去,可是他卻怎樣也無法做到。

從躺下的視線45度角看過去,鬼道低垂著頭,眉頭深鎖,微張的嘴抿成一條直線,似是在忍耐著什麼。

同為男人,Fidio馬上感覺到空氣中飄散的奇怪感覺。

續看下去,鬼道的左腳異於往常端正的坐姿,腳尖惦在地後又放鬆的上,陰影和燈光交錯出慘白的顏色,Fidio的視線全被被那繃緊後又放鬆的腳指給俘虜,直到眼睛乾得發疼才捨得眨眼。

鬼道忽然乍喘一聲回頭後望,嚇得Fidio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怎麼了?」

是Akio的聲音。

帶了點暗沉,多了些讓人戰慄的因素。 鬼道不理他,疑惑的目光在床上的人打轉:「...啊啊,沒事。」

等鬼道的視線終於移開後,Fidio按捺不住好奇心再度睜眼,這次他直接看向螢幕。
哇啊啊......原來不是再看A片,居然是......和Akio視訊自慰嗎?

螢幕裡是Akio含舔著人造陽具的臉,看他眼畔朦朧的茫然模樣,Fidio不難聯想隔了一個歐洲大陸的人另一手肯定忙於套弄的動作。

Fidio臉上一熱,慌忙別過眼,但卻也撞見鬼道跨下間挺立的紅色性器。

和自己總在勝利時互擊掌心的手掌包覆住腫脹的陰莖,手指成圈利用指節上的凹痕快速搓擦尋求快感,Fidio深知這道手續的進行模式,天下所有的男人自慰時的舉動都是差不多的單純。

兩名相愛的人突破不了距離和空間的限制,只能用這個方法消耗對彼此的思念。Fidio絲毫不覺有何不妥,反倒憐憫起他們無法聚首的無奈與悲哀。

他是感情豐沛的義大利人,天生對愛情毫無招架之力。

鬼道的肩膀在發抖,Akio吐出人造男根,綠色的瞳孔浮現霧氣,從喉嚨深處撕吼出如波河般深不見底的愛慾。

當然,Fidio是聽不見的,然而就他對兩人的認知,聚集在鬼道耳機內的聲響肯定是如此。

Fidio怔愣間,鬼道忽然有了大動作。

他撇頭咬住衣襟,精緻的側臉上佈滿細密汗珠,隱忍融合愛戀又隱藏失望的複雜表情讓自己看傻了眼,耳邊雖飄著鬼道堵在布料,沈浸在心虛和刺激裡的呻吟,Fidio卻始終忘不了對方高潮的表情。

下腹一熱,Fidio發現自己也硬了。
對男人。
對鬼道。

仗著反應藏在被下,Fidio擁抱著罪惡感讓手背撐開褲腰,輕輕握住自己抬頭的錫杖。

並非有意褻瀆,而是一種真摯的信仰。

祈禱他們能幸福。

Fidio默唸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言說服自己脫軌的行為,身下的勃發反倒更加敏感。

多麼奇異的感受。

Fidio將自己縮在被子裡,閉眼回想鬼道方才的表情,套弄的動作卻隨著印象的鮮明而越發遲疑。他怎樣也無法更進一步下去。

該射出嗎?答案斷然是否定的。無論如何這對他們的友情來說,都是十分失禮的事。

掩飾自己背叛的唯一遮蔽物突然被用力拉扯開來,Fidio覺得身體一涼,鬼道不帶感情的聲音讓他有如被冰水澆淋一身:「你在幹什麼?」

「有...有人!」Fidio慌張地掏出手,強笑道:「沒什麼...我正想回房呢...」

「你看了多久?」鬼道不吃這套,血紅的眼珠裡閃過噬人的冰冷。

「......」Fidio自知理虧,老實招認:「大概...五分多鐘。有人,我向你道歉。」

Fidio心懷忐忑的閃躲鬼道的懾人目光,眼角餘光瞥見螢幕上,不動正朝著鏡頭說話,表情微慍,似是不怎麼高興。

「有人,Akio他......」

「啊啊,他不知道你在我床上。」鬼道平淡的說。「正生氣呢,別理他。」

「有人,雖然由我說很怪,但你不去呃...安撫他一下?」

「隨便他吧。」鬼道似乎有些賭氣的說。

Fidio更覺良心不安,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讓喜歡的朋友們產生嫌隙,正想繼續勸,鬼道不耐的打斷他,道:「跟你無關,他無理取鬧,搞得我興致都沒了。」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F鬼) 這不是背叛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F鬼] 這不是背叛 (下) | top | 2011創作回顧問卷>>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41-437a0b2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