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咖啡渣

同人文放置處




劍拔弩張02 :: 2011/03/09(Wed)
源田最終還是認命的彎腰、讓他的左手攀上自己的脖子,用厚實肩膀的扛起不動的全身體重。儘管他並沒有很重,以自己的標準說來根本是太輕,但對方老是不願意好好的將重心固定在同個方向,這會兒偏左、那會兒朝右,導致他也無法正常走路,好幾次兩人都差點摔倒。

「你走好一點行不行?」源田開始有些惱怒:「你到底是喝了多少?要不是我剛好看到你走出去,說不定你就醉死在電梯前了。」


源田生氣的表情讓不動楞了半晌,罕見地沒有回嘴,反而像作錯事的孩子般癟著嘴唇,焦距渙散的雙眼漸漸浮出一層薄霧。許久未見到不動露出這種表情,源田的怒氣瞬間就消散得乾乾淨淨,反倒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把話說得太重,不動可能是遇到婉拒不了的狀況,自己不該那麼兇他云云…

不動賭氣似的把頭撇開,從源田的角度看下去只能看到對方的後腦杓;原先用髮蠟朝後固定的瀏海已經散了下來,露出兩個小小的髮漩,好在往左耳後撥的髮束依舊堅持崗位,不至於讓他看起來太狼狽。

「嗯?」源田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勾起對方紅通通的耳垂。耳垂上零星散佈著幾個針孔大小的耳洞,其中有一個明顯才剛穿不久,還傷口邊緣還有些紅腫。他偷偷的用指腹拂過那散發著熱度的肉垂,比麵團還柔軟的觸感從手指的神經末稍若有似無的傳來;氣對方在重要宴會上還喝得不知輕重的不滿也隨之塌了大半。

「你又穿新耳洞了?」

從旁人來看,源田的動作已經是親暱的範圍了。但耳朵被撫弄的人卻似乎沒有發現兩人的姿勢此時此刻是多麼的曖昧,純粹覺得這樣很癢才甩頭躲開源田的手指、抬起下巴正想警告時,源田剛好將臉湊上準備道歉…

彼此的氣息忽然間交織在一塊兒,不動下意識地閉上呼吸,任由熟悉的溫度包圍自己。那雙彷彿刷上睫毛膏般的濃密眼簾被逐漸接近的噴吐給吹得微微顫動,而掩在眼簾下的兩潭碧綠正倒映著一張不斷放大的臉…

電梯忽地『叮』的一聲朝左側敞開,一對金髮碧眼的夫婦走了出來。而上一刻還傳遞著曖昧的情愫的兩人,突然間默契十足的捻熄眼神交纏出的火花,儘管仍在離彼此不到30公分的距離間分享著呼吸,卻有一道無形的隔閡斷絕雙方更進一步的交流。從外人角度看去,也只會當作是清醒的男人照顧喝醉的朋友。

源田後退了一步讓出通道,而那位有點年紀的外國女人在雙方擦身時瞅了滿身酒氣的不動一眼,然後用著一副理解的表情向源田笑了下。後者回報禮貌性的微笑,依照外國禮儀、用英文說道:「祝您有個愉快的夜晚(Have a good night)。」

「謝謝,您也是。(Thanks, you too.)」女人講完後便咯咯笑起來,似乎是覺得源田也許很難有稱得上是『good』的夜晚。

短暫的萍水相逢還遭到嗤笑,源田覺得很是無奈,外人的出現也讓方才的旖旎蕩然全無。尤其被他箍在胸前的男人的手指正極為用力的掐緊自己的手臂,他頓時有種『我是招誰惹誰了…』的複雜心情。

電梯再度發出清脆的聲響,提醒著門即將關閉,而夫婦倆也轉身離開時,一直乖乖窩在源田胸前的不動背部突然繃緊、緊接著腳往前一蹬,順勢把源田推入電梯裡,力量之大使得毫無防備的後者輕易失去平衡。所幸他在臀部親吻地板前先撞上牆壁,高級的木牆吸收了大部分的衝擊,發出低沈的砰聲,倒沒產生什麼劇烈晃動。

「做什麼…嗚!?」

連解釋的時間都吝於給予,不動用身體將源田禁錮在自己懷中的狹窄空間裡,前一秒分明還軟弱無力的萎糜模樣,此時卻能一手緊扣他的腰、另一手托高他的下巴,並直接伸舌侵入他微張的嘴。

想要尋到對方那片柔軟的肉床並不需費多大的力氣,當彼此的舌頭互相碰觸到後,不動便開始任性地翻攪,也不管源田配不配合;擱在下巴上的手指在達到目的之後開始不安分的往下滑,將圈住脖子的黑色領結扯出一點縫隙、露出藏在衣領下的小麥色的皮膚、及正因緊張而顫動不已的明顯喉結。

不動的手並不大,正好是能扼住源田脖子的寬度。他惡劣的壓迫著源田的喉嚨,用整個手掌充分地去感受那人因呼吸不順暢而間歇滾動的橢圓物體。

這個親吻來得太過突然而且充滿了侵略性,完全跟甜蜜沾不上邊。對方那逼迫性的態度令源田覺得十分惱火且不舒適,便果斷地握住眼前的手腕向旁邊用力拉開、另一隻手掌插入兩人的嘴唇之間逼出不動的唇,拒絕去配合他的侵略遊戲。

「你幹什麼!」源田盡量讓自己忽略唇上殘留的酥麻感,擺出自認為最兇惡的表情、不悅的喝阻道。

「…這句話由我問你才對吧?我只是把剛才沒完成的事做完罷了。」不動舔了上唇一圈,用沾滿兩人唾液的濕潤唇瓣吐出足以讓聖人失控的話語。『誰叫你動作這麼慢…』最後這句他只是悶在心裡不敢說出來。

假如視線能傷人,不動大概已經被凌遲個幾百遍了。源田那雙棕色的瞳孔簡直快燃起紅色的火焰來,恨不得能用眼神燒死面前的無賴。

「別開玩笑了!」源田按上開門扭,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大步跨出,眼看就要丟下不動離開…

「嘿,我可是真的喝醉了!」不動吃力地踩著奇怪的步伐追上去,好在源田也只是作作樣子便停下來,不動趕緊搭在他的肩膀上防止自己站不穩。「真糟糕,難得你回來、今天又是這麼特別的日子,我果然不該喝掉那杯調酒的…」

看源田認真動怒的模樣,不動也不再逗他,三兩下交待完自己不小心喝醉的過程。

他現在的情況還稱不上完全讓酒精麻痺自己的神經,而是意識尚清醒,大腦卻無法下達正確的指令動作。

「…喝醉不能當作你無禮的藉口。」源田心有餘悸的摸著喉嚨,方才差點窒息的感覺依舊揮之不去。
「嗚!」不動也明白剛剛的行為的確過份了點,這更證明在酒精侵入大腦的情況下,他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了。「抱歉,源田…」

不動真想哀嚎,難得源田回來、混帳鬼道又管不了他,本來以為可以瘋狂的跟源田sex一整晚…沒想到一杯酒破壞了他的全盤打算。儘管現在性慾高漲,憑自己的狀況根本無法保證有體力當1號,但實在很想進入源田那久違的身體啊啊啊!

權衡之下,他終於做出一個在自己看來實在是虧本的決定------

「一次,」不動伸出食指晃了晃。「今晚就讓我上一次。剩下的時間隨便你,愛怎麼玩我都配合...如何,很划算吧?」

---------------------------

還沒寫到H我就覺得好恥...這樣怎麼辦啊我連LV1都還沒升到耶...
這章卡文卡好久,剛開始把不動寫得太受只能砍掉重寫OTZ

下一章H不解釋。順利的話白色情人節可以看到?
3P請往後延...
鬼源鬼請往後延...
我會當魔法少女的!所以QB請賜給我"第一次寫H就上手"這本書吧!!!(喂)

題目:閃電11人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劍拔弩張(源鬼不)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劍拔弩張03 | top | 死兔/病毒的鬼不新刊感想~>>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offeegrounds.blog.fc2.com/tb.php/13-8c735a1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